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9/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4080字 2011-08-14 08:22:12
  58

  苏南冷淡曹嘉文的时候,也是阿米莉尔和路易闹别扭的时候。圣诞过后,阿米莉尔从温哥华回来,小别重逢,她和路易开心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路易约她去魁北克滑雪。路易说好第二天一早去接她,不料早晨刚把车开出来,就接到前妻的电话,说汽车出问题了,停在半路,请他马上去帮忙。他只好给阿米莉尔打电话,说有急事儿要办,结果一办就是大半天,滑雪自然没去成。阿米莉尔和苏南说起这事儿,居然完全没有争长论短的劲头,只是无可奈何地抱怨说,离了婚的人,其实还是一家子,前妻孩子个个都重要,只有眼前的女朋友是外人。
  打开冰箱,阿米莉尔圣诞前送的蛋糕还呆在那儿。苏南气不打一处来,这几天早饭不用吃别的了,天天蛋糕。甜腻不说,阿米莉尔还老是旁敲侧击地问,怎么不见曹嘉文来陪你吃呀?她越是小心翼翼,苏南越是受到惊吓。本来说好圣诞节在家请客,还是替他请!什么东西都准备妥了。忽然就冒出个何芳,一个电话就让曹嘉文丢了魂儿。苏南深感自己对曹嘉文无能为力,自己的真心真意,并没有换来他的全心全意。要么全部,要么不要,这是苏南一贯的生活原则。尽管曹嘉文看起来相当适合自己,但他在圣诞节平安夜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不能原谅的。苏南为自己的原则困惑,她清楚放弃原则并不仅仅意味着对自己的背叛,原谅曹嘉文一次,难说他会不会有下一次。但是,她又舍不得好不容易才培养起来的这份感情。再说,哪里会有绝对安全的男人?
  曹嘉文陆续收到几家公司的聘用通知。其中最吸引他的有两家:一家著名软件公司请他做高级程序员,另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请他做项目经理。由于语言文化上的障碍,中国人很难找到管理层的高级职位,做起来自然也困难些。但曹嘉文做惯了大系统,构架系统、组织开发、与程序员一起熬夜赶程序、与客户友好交流乃至斗智斗勇,都象黑洞一样吸引他,神秘、冒险、又充满乐趣。难得他乐此不疲,在他看来,数学模型是美丽的图画,每一个元素、每一条连线都蕴藏着生命;噼噼啪啪的击键声是陶醉的音乐,每一枚键跳、每一击声响都契合着他人生的密码。这是他的世界,他宁愿冒小公司不稳定的风险,宁愿放弃更容易驾驭的位置,也许,并不仅仅出于兴趣,他需要把时间填满,需要鼓起一叶涨满的帆,把自己送上不为日常琐碎烦心的航程。
  他打电话告诉苏南,说不再东想西想了,他已经决定,就做小公司的项目经理。在此之前,苏南一直不发表看法,让曹嘉文自己考虑。现在听了他的决定,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但还是禁不住有些担心:“你可要考虑好,去大公司是铁饭碗,福利好,工作也轻松。”他信心十足地说:“我反复考虑过了,小公司也有优势,挑战多,机遇也多。虽然有风险,但正是我喜欢的。再说了,干得不顺心我还可以换工作,又不是把自己卖给了公司。”苏南受他的情绪感染,语气变得轻快:“我知道啊,现在正是你的黄金年龄段,经验丰富年龄又不大。两边的工资待遇呢?──我只是问哪边付的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小公司工资略高,大公司福利略好,但小公司给我的股票配额多,若干年后也许还有机会进董事会。”苏南暗想,换了自己,百分之百会去那家大公司,小公司的抵抗力很差,股市晃动一下,也许就垮了。曹嘉文比自己大了十几岁,依然不愿安分守己,看来男人的世界注定没有安宁的日子,却又怪不得他们,男人肩上的担子无影无形,却压得死人。曹嘉文并不是特别喜欢打打杀杀的男人,即便是这样的男人,真的和他在一起生活,分享到的与牺牲了的究竟孰轻孰重?她开始理解他,理解他的前妻,也理解自己。她对他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同情,这同情甚至消弭了积压多时的怨恨。她发觉自己完全应该游离于他的世界之外,这样一想,原本看重的,一下子没了份量,倒像有了闪失,没着没落的,轻飘飘置身事外,说话的声音都空洞,好像可以“梆梆”地敲得出声音。
  曹嘉文有了工作,底气足了,心情也好了。两个多月来,尽管他一直不肯承认,但他潜意识里多少有些自卑。有了这份工作,不再自身难保,与苏南说话也不再战战兢兢。他趁热打铁,趁着苏南高兴,希望实现关系正常化。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真人,说什么也不象在网上找一个虚拟的恋人方便,妥协是出于珍惜,挽回是缘于不舍,自尊心是给自己看的,在所爱的人面前它一文不值。他不要什么矜持,也无意装扮宽厚,他只想把苏南拉回身边。这样想着,他打起精神,旧话重提。毕竟被拒绝怕了,他的语气显得相当犹豫:“苏南,我们很久没一起吃饭了,晚上我请你吃墨西哥菜好不好?”苏南正为自己刚才的伟大发现感叹不已,竟微微有些得意,拿定了主意不理他,就说:“谢谢,我冰箱里还有好多东西没消灭呢。”曹嘉文不甘心,鼓鼓勇气又说:“我租了几盘电影,有兴趣周末过来一起看吗?”苏南发觉人虽拿了主意,心却受着引诱,尤其想到往日的亲密,今后的疏离,竟不能不在乎他。她顿了顿才回答:“不了,谢谢你。这几天累得很,想休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话仍然说得委婉,舍不得立刻打上死结。曹嘉文有点儿急:“你不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好好谈谈吗?难道误会真的就不能消除?你非得一棍子打死人不可?”苏南叹口气,略带歉意地说:“你的好意我清楚,可你也知道,我有时太固执,实在很难说服自己。”
  曹嘉文放下电话,怅然若失。终点又回到起点,其实还不如起点,苏南比初见面的时候更加难以接近,甚至失去了可能性,就象藏在网络防火墙后面的公司机密,知道有那么回事儿,却轻易接触不到。曹嘉文可以管好一个复杂的大项目,也可以指挥形形色色的程序员,还可以跟客户相处得亲如一家,可他就是处理不好自己的生活。
  下午,开车从超市买菜回来,他发现车位被一辆外来的车占了。他摁了几声喇叭,没人理会,就到门口控制板上揿管理员的铃,也没人应答。他只好把车泊在另一个空着的车位,心想一会儿再找管理员,反正这座小楼里,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空位的车主和管理员都认识他的车,要泊车叫他就是了。
  上网查信箱,终于有了何芳的来信。她写道:“平安夜的事很抱歉。我不喜欢给自己心里要寻找的某种振荡简单定性,我害怕甚至包括自己在内的因素沾染。我们曾经有过的那种感觉真好,人不就是活个感觉吗?我们是网友,又不是网友。生活本来就复杂,难道我们可以无赖地说:都是网络惹的祸吗?网络确实开阔了生存的空间,同时,网络又要求我们具备选择、判断和控制的能力。有些事是绕不过去的,一串念珠,拿起是它,放下也是它,放不下的,原本就没有拿起。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我们懂得了这一点,心里留下的记号就是好的。即便有痛苦,我也觉得值。在你心中,我是一个完成了的记号,希望苏南不要计较这个记号。必要的话,我愿意出面解释。”
  曹嘉文回信说:“感情天生不服从驾驭,人生最难的从来都是选择,也许选择放弃比选择争取更让我们快乐。你说的那种感觉我懂,但那感觉有时让人想哭,倒不完全是痛惜眼前,大概更多是悲叹未来。不管我们怎样做,心中都会留下遗憾。到底什么是理智,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罪恶,什么又是可以原谅的?”写写删删,斟酌再斟酌,总是难以满意。等他写完信,肚子也饿了。他站起身,发觉天已黑了下来,忽然想起车位的事儿,急忙跑下楼去。那辆外来的车不见了,他的车位上停着被他占了车位的邻居的车。他看看自己的车,雨刷上夹了一张折起来的纸,不由跳起来骂了一句英文,拿起纸片一看,果然是张泊车罚单。
  他立刻呼叫管理员,这回管理员倒在家了。曹嘉文劈头就问:“是你叫人来,给我的车开罚单的吗?”管理员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是啊,你占了别人的车位。”曹嘉文解释:“我回来时,有人占了我的车位。”管理员说话依然不紧不慢:“没错,所以那辆车也被罚了。”曹嘉文发急道:“我是住户,你应该通知我换车位,帮助我,而不是叫人来开罚单。”管理员毫不通融:“你是住户不假,但不等于你可以随便占别人的车位。”
  曹嘉文耐着性子说:“我再说一遍,当时我的车位被占了,门前的大街不准停车,你又不是不知道。”看来管理员十分熟悉自己的本职工作,对这样的事儿早已熟视无睹,他不急不躁地说:“你应该在第一时间通知我。”曹嘉文压压怒气:“我通知了,你当时不在岗位,没人接听我的呼叫。”“那你应该持续呼叫。”曹嘉文火往上撞:“事实是我呼了你,你不在。况且你认识我的车,那个位子的主人找你,你完全可以呼叫我,我会立刻下楼给她让位。你根本没有必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管理员注意到了他的态度,口气也生硬起来:“不管怎么说,你占了别人的车位,理应罚款。你去市政厅交罚款吧。有问题,那里有人解答。”曹嘉文忍无可忍:“我要向你们公司投诉你!”管理员并不发火,不屑地说:“曹先生,我很遗憾,不过你请便!”
  本来,曹嘉文也算个安分守己的良民百姓。赶巧这一天先是苏南,后是何芳,搞得他心情坏到极点。再加上这个管理员平时就吹毛求疵,对楼里的几个中国人态度一向蛮横恶劣,所以曹嘉文毫不犹豫,第二天就给房产公司打了电话,投诉这个管理员。
  房产公司客户服务处非常客气,答应立刻开始调查这件事,但说到撤销罚单,他们却推说那是市政厅的事儿,房产公司无权开出罚单,自然也无法撤销它。
  曹嘉文打电话向老万讨主意,老万劝他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说罚款不过是几十块钱的事儿,跑起来费时费力,恐怕不值得。曹嘉文说主要是咽不下这口气,老万不以为然,说在国内受的气不比这大?找谁说理去?况且,这事儿曹嘉文自己也有责任,未必就打得赢。曹嘉文当然清楚老万说的在理,但他的倔脾气上来了,死活不肯罢休。他自己拿着罚款单去市政厅,工作人员告诉他,只要房产公司证明他是大楼的住户,就可以撤销罚单。他马上再去房产公司交涉,办事员客客气气,却不肯办事。他据理力争,说他要求出具一个居住证明天经地义,并坚持房产公司应该尊重和保护住户的利益。几经周折,最后一直闹到主管经理,才取得了那个证明。房产公司正式道歉,保证对管理员加强教育,提供优质服务。同时也婉转地指出,希望客户自觉遵守公寓管理条例。
  打那以后,管理员一见了他,就哭丧着脸,招呼都不打了。他虽不在乎,却不舒服,开始留心租房广告。其实不管有没有这件事儿,他都该改善一下居住条件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41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