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8/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1496字 2011-08-14 08:21:15
  57

  新年过后,曹嘉文闲得无聊,又去上英语课。走进教室,居然又是詹妮弗的课。上课对詹妮弗叫会话练习,对他则叫聊天。总统大选,社会新闻,风俗民情,都是话题。不过,谁的潜艇撞沉了谁的船,谁的飞机轰炸了谁的领土这类话题,却是课上的禁忌。
  詹妮弗对曹嘉文十分热情,大惊小怪地对他说,她去北京认识的朋友至今还跟她通信。曹嘉文则司空见惯地说,是啊,北京人很注重友情。回到英语学校,他很有故地重游的感觉,詹妮弗还是原来的詹妮弗,班里的学生也有不少老面孔。但这一切对他似乎又很陌生,他加入的学生行列,有边上班边听课的,有至今找不到工作的,也有闲在家里没事儿干的太太们。他来他走,没有人在乎,生活的秩序依旧。
  当时课堂上关于故乡的争执仿佛又在眼前。现在看来,一切辩护都显得无力。故乡是永远的,传统附丽于那片土地。一旦走开了,再说什么都没有临场感。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被自己的传统除名,也许那个智利人说得对,干脆抛弃自己的传统,换成加拿大的,才会快乐。传统是游子的影子,一个没有影子的行走,接下来的,必然是孤独。于是,他明白了,他渴求苏南、渴求何芳的愿望何以那么强烈,他是在为自己寻找一个可以匹配的影子。
  傍晚时分,圆圆的落日沉重地往西天缓缓坠下,远处参差不齐的建筑物无声无息地在辉煌如血的天际和白雪素封的地面之间一线横亘。
  曹嘉文陷坐在沙发里,金色明亮却全无暖意的夕阳从他身旁斜斜地耀眼地照着,滑出很远,一直连到厨房的灶台。灶台上冷冷清清。
  屋里静悄悄地,安静得可以玩味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以前有苏南,或没有苏南的时候,都不曾觉得这么无聊。他想想忍不住,再度欠身而起拨打她的电话,铃声从惶惶不安,到安定的绝望,按部就班地在他心上响了四次,随后是苏南熟悉的英语留言提示。他在听完提示之前挂上了电话,他不想让苏南知道自己又给她打了电话。
  也许她还在加班,他又拨通苏南办公室的电话号码,还是四次铃声,然后还是留言提示。居然哪里都找不到她,他开始胡乱猜测,心情很烦,心绪很乱。他打开电视,终于起身用微波炉热了点儿饭菜,对着电视画面一通扒拉。吃完了,却不知道电视里播的是什么。他还是忍不住又给苏南家里拨电话,还是没人,这回他留了言:到处找不到你,不知你玩儿得开不开心?没什么事儿,只是想你,晚安。
  曹嘉文靠在床上想,圣诞节平安夜出的那件事,表面上苏南是受害的一方,实际上所有的人都受到了伤害。苏南现在不再发火,倒不是她想明白了这一点,而是她多半已经彻底伤透了心,决定不再理他了。他想起他们一起看的电视节目,揣测自己这一次会不会是幸存者,他也想起她说的“生活的艰辛”,想起“失去了才发现其珍贵”这类老掉牙的说法。事情难道真的无可挽回了吗?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习惯于跟苏南在一起,尽管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那种生命的默契。
  有这种默契,未必就是幸福,只不过多了一重思考。这种默契,做一辈子夫妻也未必能有,一如他的婚姻。他只在何芳身上偶尔发现过这种默契,但也只是一闪而过。正是这一丁点儿支离破碎的默契,把他们维系在一起。他和何芳可以在心灵上通行无阻,也就靠了这一丁点儿的默契,现在,默契消失了,沟通的门也就关闭了。
  他想起了那幅拼图,最初在詹妮弗房间见到的那幅冬景。不知她是不是已经拼完了?拼图游戏完成的时候,每一个独立单元都可以找到自己准确的位置。人们忙忙碌碌,高贵或卑微,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不过是这个世界上一块小小的拼图而已,色彩艳丽也好,精雕细刻也罢,都只是单独的碎片。有趣的是,这些碎片时时刻刻都在改变自己,企图嵌入新的位置。于是,生活这张大拼图永远没有完结的时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3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