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7/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3540字 2011-08-14 08:20:23
  56

  进了渥太华,苏南直接把车开到曹嘉文的公寓门口停下来,既不看他,也不说话。曹嘉文摇摇头,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就对她说,你不愿意见我,我在电话里给你解释吧,回去的路上慢点儿开车。苏南说,谢谢,不必解释了,再见吧。曹嘉文下了车,看她把车开上了大路。几个月前,何芳也是这样开走的。此情此景,触目惊心。
  苏南一个人回到公寓。阿米莉尔还在温哥华和父母一起过节,房间里的陈设一点都没有变样。她和曹嘉文走以前布置好的圣诞树冷清清地立在墙角欢迎她。她气鼓鼓地扔下行李包,在房间里无目的地走了一圈,憋了两天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她把音响打开,大声地跟着唱,让眼泪鼻涕恣意地泛滥。后来,就去给自己放了一池热水,浮上泡沫,闭着眼睛泡在里面,似乎这样就能把所有的烦恼洗得一干二净。
  曹嘉文打来几次电话,苏南客客气气,不卑不亢,却不给他解释和道歉的机会。曹嘉文要过去看她,苏南说她想一个人呆着。曹嘉文不信邪,直接到她楼下,按大门对讲机让她开门,她回答说:“对不起,我有别的事情,马上要出门,不能让你上来了。”他在楼下等了一小时,她根本没出来,再揿对讲机,她干脆由它响,根本不去应答。
  隔天曹嘉文电话里提起新年聚会,苏南淡淡地说:“再说吧,你觉得有心情吗?”他只好知难而退,对老万解释说苏南另有安排,恐怕不能一起聚了。老万开玩笑问:“不是你们两个私下浪漫聚会吧?”曹嘉文苦笑着说:“没有的事儿,苏南自己在家耍小姐脾气呢,我和她大概没戏了。”
  “因为何芳吧?”老万一语道破他的窘境,“我就说上次在何芳家有问题嘛!你要果真是一个人,还不如我们一起过元旦,有什么心事也好聊聊。我已经约了几家人,很热闹的。”曹嘉文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他心里正不痛快,一个人逮什么烦什么,心想出去散散心也好。
  老万搞的是一个POTLUCK 聚餐会。所谓POTLUCK ,就是聚会时,每家带一两个菜,凑到一起大家吃。曹嘉文不会做菜,买了一大包带鱼,回家做个炸带鱼,虽无特点,却很实惠。
  到老万家,已经先去了四家人,曹嘉文倒有三家不认识,只认识养小白鼠的医生一家。老万一一介绍,其中一家是老万在多伦多就认识的朋友,前年入了加拿大籍,就去美国发展。曹嘉文留了心,和那家的男主人攀谈,想请教一些问题。那人在纽约一家手机公司做工程师。今年圣诞节,渥太华的一位朋友跟他换房子休假。美国的来加拿大,加拿大的去美国,各住对方的房子。这样的“换防”省钱不说,还不必担心空房子被盗,是朋友间常做的“交易”。
  老万招呼大家,把餐厅的桌子拼起来,摆上各自带去的食物。曹嘉文见老万太太挺着大肚子和几位太太在厨房里转来转去,一刻也不停,就跟老万说:“别让大嫂累着啊,她可怀着你的宝贝儿子呐!”老万悄悄说:“你以为我们愿意啊?有的人来了一大家子,就带了屁大的一盘菜,不赶紧炒几个菜,一会儿开饭岂不要主人的好看?”
  正说着厨房就传出“吱啦”的声音和呛人的辣椒味,客厅里一片喷嚏声,美国手机叫起来:“抽油烟机快打开!”老万摆手说:“这房子没装抽油烟机。”美国手机一边擦鼻涕,一边大发感慨:“加拿大还是落后,这么多年了,抽油烟机还不是家家都有。”说着又叫起来:“那快开门窗呀,要不警报会响的!”老万呵呵笑道:“警报也不会响,早拆下来了。要不每天做饭都响,受得了吗?”美国手机直摇头:“老万你真行,还是中国人的老观念,连自己的死活都不顾。要是在美国──”曹嘉文听着不顺耳,心想你的故乡不就是拉面的故乡吗?一口一个美国也改变不了你那口音。他转身走进厨房,原来太太们中间有位北方人,自告奋勇炒了一盘尖椒土豆丝。
  餐桌上名堂还真不少,各家的菜做得有模有样。介绍之下,丈夫们居然很多都是“科班”出身,留学的时候在餐馆里做过油锅和二厨什么的,都“给外国人做过饭”。曹嘉文听不懂这些头衔,只好想像他们切菜大约比他打键盘还利索。
  吃完饭老万把这次从国内带回来的DVD 机打开,放起了卡拉OK,大家吼到快十二点,停下来看电视直播。国会山前,人们穿得厚厚实实,笨拙地挥舞着手臂,狂欢庆祝。曹嘉文他们也跟着电视里的群众倒计时,呼喊着度过了新旧交替的时刻。
  几家有孩子的忙着告辞,剩下的人围在一起打牌。有要打双百分的,也有要打拱猪的,最后双方各开了一摊儿。拱猪这一摊儿,曹嘉文和老万没几个回合就败给了美国手机和养小白老鼠的医生,等着上场的人笑呵呵地把他们轰了下去。美国手机嚷着要他们钻桌子,老万说事先没讲过,赖了去。曹嘉文对老万说:“不好意思,很久没打牌了,连累你丢面子。”老万嘻嘻哈哈地说:“说哪里话?打牌不就是图个热闹。我出去抽支烟,一起走走?”曹嘉文抓起外衣,跟他走了出去。
  “不喜欢‘美国手机’?”老万笑眯眯地问。
  “他去美国不过两年,拿的还是加拿大护照。可说起话来,好像祖祖辈辈都在美国,比美国人还美国人。”曹嘉文也不管他是老万请来的客人,只管把心里的不痛快说出来。
  “可惜美国人不这么想,在美国人眼里,他永远是中国人。”老万点上一支烟,神情渐渐严肃起来。“其实到处都有这样的人,不管在不在美国。”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躲他远点儿就是了。加拿大人有个通病:既羡慕美国人,又讨厌他们的傲慢。加拿大的中国人对美国的中国人莫非也有这个情结不成?”
  “呵呵,世界通病,不只你我。不说这些了,大过年的。”老万话锋一转,“我帮你请了苏南,可她死活不肯来。你跟她到底怎么回事情?”曹嘉文心情沉重起来:“说来话长。”就把那天晚上在何芳家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讲了一遍。
  “这可真是麻烦。”老万并不急于发表意见,他问曹嘉文:“苏南和何芳事后都怎么说?”曹嘉文沮丧地说:“苏南什么也不说,也不发火了,打电话过去,客气得象不认识我。何芳更干脆,把手机关了。开着也不接我的电话──手机上可以显示号码。我发电子邮件,她理都不理。你知道,我不方便给她家里打电话。”
  老万的烟头在黑暗里一明一灭,又问:“你自己呢?你什么态度?准备跟谁好?”曹嘉文苦笑着说:“主动权不在我手里,不是我准备跟谁好,而是她们谁都不跟我好了。”老万不慌不忙地说:“不,主动权仍然在你手里。要我说,你就跟苏南认个错,赶快结婚吧。别看她嘴上不饶人,我看她是真心喜欢你。何芳当然也出色,可毕竟有老公孩子。”曹嘉文叹口气说:“我都给苏南认过一百个错了!她大概也是借题发挥,我早跟她说过了,我不想再结婚,结婚我有压力。”
  老万哈哈笑起来:“曹嘉文,你没病吧?人家苏南要相貌有相貌,要工作有工作,凭什么不结婚跟你在一起?给谁也不干呢!”曹嘉文自嘲着说:“我知道,像我有这种腐朽思想的人没几个。”老万诚恳地说:“换了我是你,我会更实际一点。虽说你条件好,但找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并不容易。等你老了,年轻的女孩子照样有的是,也不缺愿意跟你结婚的,可那时人家图的是你的钱!”曹嘉文有些委屈地说:“你容我再想想。其实,我考虑更多的是孩子,唉,不说也罢。”老万恍然大悟:“这么说,倒是大家都误会你了。”屋外的积雪厚厚的,沉甸甸地好像就压在曹嘉文心上。他摇摇头:“我也没那么纯洁。通过这次吵架,各人的缺点都暴露出来了,苏南虽是受损的一方,但她的反应那样激烈,还是让我难以接受,以前我们也吵过架,她甚至能骂出脏字,这些都是我的顾虑。”老万扔掉烟头,拍拍他肩膀:“越搞越复杂了,这些事别人只能提提建议,主意还是要自己拿。其实,我只有一个黄脸婆,你比我有经验,呵呵。进去吧,有点冷了。”
  曹嘉文和老万回到屋里,恰好赶上太太们在讲方海伦的故事。这次是谣传方海伦同性恋,对象是教堂里认识的一个台湾女学生。老头丈夫发现后,暴跳如雷,不准她再去教堂,还限制她打电话。她只有通过因特网跟外面的世界联系。要说她还真不安分,经常跟人在网上做爱。有一次一边聊天一边自慰,被老头撞个正着。老头开始变着花样虐待她,卧室里手铐绳索皮鞭伟哥样样齐全。老头的遗产早没指望了,但她仍然摆脱不了他。老头还有一把杀手锏,那就是她在加拿大的身份。她除了逆来顺受似乎别无选择,否则她将一无所有。
  曹嘉文想,她当初不就是一无所有吗?婚纱、名车、出入上流社会,她得来本属偶然。机遇可以一夜之间把她变得与众不同,也可以无声无息把她毁掉。曹嘉文不能断定,这么张扬的性格,这么多彩的生活,到底算不算幸福。
  回到家,已是黎明,曹嘉文和衣睡去。他再睁开眼睛,已将近中午。他给苏南打电话说:“新年好!”聊了没两句,好像就没有什么话好讲,只得挂了。闲下来以后,他已经习惯白天没事儿懒在床上,早饭也很久不吃了。他随手拿本书倚在床上看起来,忽然就记起什么似的,丢下书,从床头抓过儿子寄来的圣诞贺卡。想打电话,一看时间,却已经过了北京的午夜。晚上吧,他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4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