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4/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330字 2011-08-01 18:14:30
  53

  宾客散尽,何芳安顿儿子睡了觉,又去安排苏南洗漱休息。苏南问,曹嘉文呢?何芳这才发现曹嘉文居然还在门外,就披件衣服,出来叫他。他们并排站在门廊里,看风把飘落的雪吹乱,一团一团的雪絮,急速旋转着随机地散向黑暗的远处,象极了电影里的小精灵。他们看得出了神,曹嘉文简单地说:“雪真好。”何芳听了,也不做声,仍默默看着。他们知道,这时多余的形容反会败坏眼前的景致。
  雪飞快地下着,稠稠密密。曹嘉文刚刚踩出来的字已经模糊不清,风和雪把周遭的一切不动声色地抹平。何芳忽然长叹一声,感慨道:“客人走了,主人也要走了。真是飞鸟各投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曹嘉文喝了酒,脑子有些迟钝,没有领悟“主人也要走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略带责备地说:“你怎么这么说?今天玩得开心,宾主尽欢,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嗯,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何芳盯着远处说,“苏南不错,你以后有人照料,我也就放心了。”曹嘉文转头看看她,淡淡地说:“哑巴饮水,冷暖自知。感情上的东西,我们慢慢用心体会吧。”
  何芳和FSC 已经正式签署了卖出公司的协议,她的员工本来就不多,FSC 答应全部留用,这让她很快乐。不过在双方没有对外界宣布之前,何芳严格封锁了购并的消息。公司卖掉了,婚姻似乎也要有个说法。她不相信汤姆一直以来的冷漠,会因为她卖掉公司而有任何改变。一个人看另一个人不顺眼,怎么看都不会顺眼。她要远远离开汤姆,给大家一个距离,也给大家一些时间。当然,她的这一切想法,没有一个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无比地孤独。借这个聚会,她想再看看老朋友,她知道,这次见面,没准儿就是她和曹嘉文的最后一面。多年的心结,意外重逢的惊喜,网络上戴了面具的柏拉图,大约都要在这飘雪的平安夜一笔勾销。厚厚的雪幕阻挡了视线,广袤的夜变得没有深度,何芳落寞地说:“我很快就要去美国了。”曹嘉文根本没在意:“你去美国还不是家常便饭。”何芳转头看看他,欲言又止,终于没有告诉他卖掉公司的事儿。一团雪雾被风吹进门廊,散开来,洒了他们一身,何芳打个冷颤,催促道:“夜深了,我们进去吧。”
  汤姆喝得红光满面,非要和曹嘉文到地下室打台球。曹嘉文白天开了几小时车,又在晚会上耗了将近五个小时,已经很累了,但却不好拒绝,对他说马上就来。他找到苏南,叮嘱她早点休息。苏南一脸不高兴:“这么晚了,多累啊!你还玩儿?”曹嘉文一脸苦笑:“我也不想玩儿啊,不过汤姆既然开了口,总得应个景儿。”说着要走,被苏南一把拉了回来,问:“刚才何芳出去找你怎么那么长时间?你们都说什么私房话了?”曹嘉文呵呵笑道:“你喝多了吧?没有的事儿!你先睡吧,明天还指着你开车呢。”
  到了地下室,汤姆已经等在那里,手里除了球杆还有酒杯。稍事谦让,曹嘉文开了球,打进去的是花瓣球。轮到汤姆,他却不急着打球,呷一口酒,说:“女人很难捉摸,她不再爱你,却不明说。你们东方女人都是这样的吗?”话题来得突然,曹嘉文谨慎地说:“这和哪个国家没关系吧?”
  打了几个来回,汤姆一杆击出,没打住自己的一色球,反把曹嘉文的花瓣球打进去一颗。他叫一声:“SHOOT !噢,对不起,我打错了。” 又喝一口酒接着说:“中国女人还是不一样,中国女人过于能干,过于独立,过于喜欢工作,过于不喜欢呆在家里。”
  听他这么评价自己的女同胞,曹嘉文哭笑不得,又不好批驳,只得含糊其辞:“男女平等是社会文明的表现啊,男人工作,女人也同样有权利工作。”两个人索性聊上了,打球倒成了次要的事儿,谁想起来就去桶一杆。听汤姆醉说何芳,曹嘉文觉得有点趁火打劫的意味,但又忍不住不听。而越听他就越生气,越听他对何芳的同情就越浓。汤姆带下来的几瓶啤酒很快就喝光了,他口齿不清地说:“可是,妻子不关心家庭,没有男人会开心。要说男女平等,我这么看重家庭,她也应该……安德鲁需要她……”说着伏下身去打球,却不见出杆,原来竟趴在球台上睡着了。
  曹嘉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汤姆连搀带拉拖到楼上,何芳见了,急忙帮着把汤姆扶进卧室。出来掩上门,何芳脸上有点儿挂不住,眼圈儿发红,对曹嘉文抱歉地说:“太狼狈了,让你见笑──谢谢你帮忙。”曹嘉文觉得何芳太多心了:“这有什么?谁没有喝醉的时候?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何芳鼻子就有些酸,勉强冲他笑笑:“我带你去你房间吧。”
  到了地下室的客房,何芳向他交代了被子、枕头和电灯开关的位置。曹嘉文忙碌了一天,又拖了汤姆,相当疲乏。他怔怔地站在一旁,看着何芳手脚利索地忙前忙后。汤姆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嗡嗡作响,他直替何芳委屈,一颗闹哄哄的心,怎么也安定不下来。何芳弯腰去整理弄乱的被角,短发从脖子上滑落下来,脸庞半遮半掩,晕黄温馨的灯光下,家的舒适、妻的亲切,分明就在眼前。曹嘉文看得直发慌,心怦怦跳个不停,脚不听使唤地向前蹭了两步,忍不住就想伸手抚摸她。忽听何芳说:“我喜欢睡得凉一点儿,你要是觉得冷,自己把暖气温度调一调。”曹嘉文被吓了一跳,急忙回答:“好!我知道了。”说罢努力镇定自己,深深吸一口气,轻声对她说:“谢谢你,何芳,你辛苦一天了,快去休息吧,汤姆还醉着。”
  何芳转过身来,一抬头,恰好跟曹嘉文站了个面对面。她并不挪开脚步,两眼紧紧地盯住他,声音有些异样地说:“我也喝醉了,你看不出来吗?”曹嘉文听得心头猛震,本来被酒精加速的心被这话鼓动得飞起来。他端详着何芳,她的面色白里透出红来,脖子和胸口也如一抹淡淡的朝霞,眸子亮得出奇,直迎着自己的双眼。曹嘉文冲动地说:“我能不醉吗?”话还没说完,两张嘴就牢牢粘在了一起。他紧紧抱住何芳,身体用力冲撞着她,忘情地吻起来。时光隧道仿佛可以随意调节,曹嘉文朦胧的欲望,何芳久远的梦,都在这吻里融化,天上人间,桃花万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8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