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3/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003字 2011-08-01 18:13:08
  52

  客厅里,女人们关怀了一通老万家未来的小孩子,又回到刚才的爱情话题。可见女人的执着,的确不亚于洄游的大马哈鱼。对方海伦的遭际,各人有各人的见解。老万太太感叹世风日下,指责今天的人根本不把爱情甚至婚姻当回事儿。何芳的朋友毕竟年轻,又是方海伦的朋友,颇不以为然,说不管什么时候,人们都瞄着眼前利益,原也无可厚非。有些事儿看不惯,自己不做就是了。苏南深有同感:“就是就是,自由社会嘛!不过话说回来,要我做我还真做不来。”
  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宾不屑地说,这算什么?网上男女速配,那才叫乱。何芳的朋友接口道,听说网男网女们开放得厉害,别说年龄,连性别都不在乎,聊得投机就地举行网婚典礼。老万太太觉得好笑,也想幽它一默:“这算不算重婚?是不是网上也有个居委会管登记呀?”何芳笑着摇头:“网上的事儿谁管得过来?这些人在网上,一天没准儿结几次婚呢。”
  苏南想到网上的林林总总,不禁感慨起来:“在网上,爱情生长简直不需要时间。一次动心、一场喜悦、一段悲哀,来不及品味就被下一次取代了。”何芳的感慨不比苏南少,网络的便利和隐蔽,让人欢喜让人忧,让人无端变得胆大,变得襟怀坦白,也变得厚颜无耻。可是说到底,上网的那个人还是自己,不管怎么左冲右突,始终冲不破自己的道德规范,正如宝剑虽利,终不能破鞘。
  何芳从不以网虫自居,少得可怜的上网时间,几乎全部用来对牢曹嘉文一个人。她说网不浮躁,浮躁的还是自己。苏南听了她的说法,若有所思地说:“要在网上找一个不浮躁的人还真难。好好的人一旦上了网,就变得满脑子幻想,中了魔一样。幻想虽好,却不真实。如同我们的每一个感受,今天你觉得它真实,明天你又有别的感受让它变得不真实。网络是个爱情实验室,所有的秘密、所有的欲望都可以放在试管里培养。”何芳好像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她略为厌倦地说:“网络爱情不过是可以演练的幻想,可以虚拟的成人童话,人们硬要把网恋搬到现实,换来失望和痛苦岂不是活该?”何芳的朋友说:“对呀!网上谈得热火朝天,网下谁也看不上谁的多了!这叫见光死!”何芳苦笑着说:“看上又怎么样?还不是天各一方、地各一角?人和人有障碍,咫尺即天涯。”
  苏南品味着何芳话里的意思,似乎可以有很多种解释。但无论怎样解释,何芳的个性都在话里跳动。这些跳动触醒了苏南的记忆,她的思绪闪回到上网聊天最疯狂的那段日子,网上的人,走下网来的人,都是那么清晰。她思索着说:“有时觉得网络没有错,错的是我自己,后来发现我也没有错,错的是我的判断。网络为我们提供的,仅仅是感情交流的载体,并不是感情本身。”何芳引申道:“就是说,我们想去的是一个早已向往的地方,网络仅仅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快捷方式。”苏南微微一笑:“没错!但我们并不一定真的要去那个地方,将网上的生活独立于现实的生活,我们喜欢的东西才可以保鲜。”面对成熟的何芳,她隐约感到一丝无端的威胁。她忽然想,假如何芳想要和她争夺曹嘉文,自己没把握一定争得过她。幸好何芳现在女主人做得好好的,自己犯不着担这个心。
  老万太太越听越听不懂,难怪老万平时对她说,跟洋人交往不仅仅是英语的问题,不读书,不看报,不看电视,跟人聊起来没有话题,自然听不懂人家说什么。现在倒好,说的是中国话,听得清清楚楚,可还是不知道别人究竟在说什么。她小心翼翼地问:“你们说来说去,在网上对外人牵牵挂挂的,还能和家里的人一心一意过日子吗?”何芳和苏南同时微笑了,这微笑是会心的笑,把两个本来各怀戒心的女人划归了一个圈子。何芳心想这个苏南挺有思想,曹嘉文的眼光不坏。不过这个话题该结束了,她冲老万太太笑笑:“问的好,让网络见鬼去吧!”
  言谈之间,时间飞快地过去。客人们边聊天,边帮着收拾餐具,那位音乐家举着盛潘趣饮料的大玻璃碗跑到客厅里边擦边聊,倒像表演杂耍的艺人。那容器说是碗,其实更象养金鱼的圆口鱼缸。
  陆陆续续,客人开始告辞。老万和太太也拉着孩子们穿上了外套,准备去他们的朋友家。老万紧着向何芳道谢,汤姆则紧着向老万太太道歉。老万对曹嘉文说:“我们还要在多伦多呆一两天,大概不能一起回去了,咱们渥太华再见吧。”
  送他们出门的时候,才发现雪下得很大。停在院子里的汽车上压了近一尺厚的雪,小孩子们拼命在没膝的雪地里奔跑,摔倒了,笑声一串串。老万从后备箱取出雪刷,把前后左右的窗子铲出洞来,象坦克一样就要开走。大家都说不行,曹嘉文问苏南要了车钥匙,到后厢拿出一个大扫把,帮老万一起把车上的雪扫掉,大家这才挥手告别。
  曹嘉文心血来潮,要跟孩子们堆雪人。一试才发现,加拿大的雪跟国内的雪大不相同,粘度很低,根本攥不起团来。他只好作罢,就在雪地上踩出“MERRY XMAS!(圣诞快乐!)”几个大字。天上的雪还在飘着,所有的人都进屋了,只有曹嘉文还站在门廊里,望着白茫茫的雪色发呆。人的渺小,世界的包容,仿佛都在这雪里。他身后屋子里隐隐传来音乐和一些零星的说笑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2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