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2/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274字 2011-08-01 18:11:41
  51

  另一边,几位讲中文的女士凑成一堆。何芳提过的那位认识方海伦的朋友也来了。话题不免就集中到方海伦身上。老万太太问:“谁是方海伦?怎么你们不管在多伦多还是在渥太华都认识她?”苏南接口说:“你肯定也知道她,就是那个嫁给七十岁老头的中国女孩子。”老万太太“噢”了一声:“她呀,听说过,跟洋人过日子,能过得惯吗?哦!不好意思,我可不是说何芳。”
  何芳的朋友神秘地说:“海伦现在的日子还真不好过。不过你们千万不要讲出去喔!感恩节的时候,她老头开宴会,把所有的孩子请回家,几十口人呢,隆重的了不得。老头儿专门请人教海伦吃饭和待客的礼仪。”
  老万太太插进来说:“天!给那么多人做饭,还不给累死?”何芳的朋友说了一连串的“NO!”:“海伦才用不着做饭,老头儿请了厨师。”老万太太说:“这老头心眼儿不坏呀。”何芳的朋友摇头说:“问题不在这里。你们猜猜,开这个会的目的是什么?”老万太太又想插话,被旁边的听众拉住了:“别打岔,先听故事,有问题一会儿再问。”何芳的朋友也不等众人猜,直接把谜底说了出来:“海伦当时猜测,老头儿一定是要分配遗产呢。你们想,她一个人势单力薄,老头儿的孙子都比她年纪大,到时候能有她的好吗?”
  这下苏南也有了兴趣:“这不成了财产和阴谋的故事了?老头对她究竟怎么样,宣布给她留遗产了?”何芳的朋友说:“老头儿对她好不好,她自己也不清楚。她说老头平时对她态度满好,成天心肝儿宝贝的叫,可是每月才给她五百块钱零用,当然,衣服首饰不算在这里面。”老万太太还是忍不住插进来说:“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还不就是交易?难道这女孩子还真喜欢那老头子不成。不给钱图他什么?”何芳的朋友说:“说得是!她哪里会喜欢老头子!这里也没有外人,我就都说了吧。海伦说那老头儿有个嗜好,在家里一丝不挂。出来进去的,她看到那一身松沓沓的肉就恶心。开始老头儿也不让她穿衣服,后来还是她坚持,才能不光着身子走来走去。”
  听众一阵喧哗。曹嘉文走过去问:“说什么哪?一惊一咋的。”苏南把他推到一边:“去去去,没你的事儿。女人们说闲话呐。”老万太太催问何芳的朋友:“后来呢?财产分到没?”“不知道啊!感恩节以后她再没来过电话,电话总是她打给我。”大家惋惜不已,纷纷要求何芳的朋友以后继续追踪报导。
  何芳走过来说:“看来数你们这里热闹,谈什么这么起劲儿?”苏南开玩笑道:“爱情和婚姻。”何芳晃晃手中的酒杯说:“爱情象这鸡尾酒,原来的味道各是各的,一混合,就没有自己了。”苏南听她说的有趣,自己却并不完全赞同,就说:“你说的这是婚姻吧?”
  “婚姻?”何芳指指燃烧着的壁炉说,“婚姻象这壁炉里的火,看上去轰轰烈烈,其实等待着的是一堆灰烬。”她那朋友嚷道:“何芳!你今天怎么了?这么悲观,喝多了吧?”何芳摸摸面颊,笑笑说:“好像有点儿酒意了。不对呀,我这酒还没喝呢,刚才喝的是潘趣饮料(Punch ),汽水加桔汁啊!谁兑酒了?汤姆!是不是你干的?”
  汤姆听到召唤立刻跑过来,听完何芳的问题笑嘻嘻答道:“没错,是我干的。我们上学的时候,聚会不让喝酒,兑‘潘趣’时就偷偷加酒进去,习惯了,呵呵。”何芳沉着脸说:“那你也该告诉大家呀,很多人都要开车回去,再说还有孩子!”苏南打圆场:“自己都该有感觉,我看到孩子的饮料另外放在一边,没关系吧。”
  老万太太就慌张起来:“真的有酒?兴好我没喝两口。”苏南也紧张道:“呀,我倒忘了──万嫂也是刚刚才告诉我──老万家正在盼着第三个孩子出世呢。”老万太太身材比较丰满,进门的时候穿着大衣,后来又一直坐在沙发里,何芳和众人都没在意。苏南这一说,大家才注意到,她的肚子其实已经很大了。
  何芳白了汤姆一眼:“中国女人和你们本地女人不一样,平常滴酒不沾,你这样做要出事儿的!”汤姆急忙道歉,说他没想到会这么复杂,其实兑进去的酒很少,应该没事儿的。老万太太赶着说:“我没喝多少,现在也没什么感觉,不碍事。”
  何芳还是又去给她端了一大杯开水来。曹嘉文问老万太太:“老万呢?他老兄一会儿要开车,大嫂你要盯着他一点儿。”老万太太说:“不知道啊,我也好久没见他了。”汤姆不愧是做主人的,说:“他和几个人下楼打台球去了。”正说着,就听到吉它“嘣、嘣、嘣”响了几声,原来来客当中有一位自由音乐人,平日里自己作词作曲,礼拜天在教堂里唱歌。他一边说着感谢主人的话,一边弹拨琴弦唱了起来。孩子们围着他转,大人们击掌以和。三曲下来,他还唱个不停,曹嘉文转身下了地下室。
  老万刚好打完一局台球,见他下来,就把球杆让给别人,过来和他说话。曹嘉文冲他直嚷嚷:“你跟我还保密,要生老三了也不说一声!”老万笑笑:“哪有那么快?还好几个月呢!”曹嘉文问:“男孩女孩?”老万掩饰不住喜悦,自豪地说:“又是一个秃小子!”他就是这样,一忘形,就南腔北调的。
  曹嘉文感慨:“也就是在加拿大,你能知道胎儿的性别。换了在国内,给孕妇做个B 超跟做贼似的,根本不让人看屏幕。”听他这么一说,老万倒觉得自己好像讨了巧去,不澄清事实心里不踏实,就对曹嘉文说:“加拿大倒是专门给孕妇安装了显示器,还让丈夫也进去一起看。但18周的胎儿,长得跟小老鼠似的,只有几百克的份量,还没一罐可口可乐重呢。大夫不说,能看出是男是女算你本事!”曹嘉文强辩道:“你太太眼力好,你家老三不就被她看出来了?”老万笑着摇头:“不是那么回事。几个月前,她做B 超的时候我在场,胎儿只能看个大概轮廓,头啦胳膊腿啦能看到,手脚都看不清楚,更别说那粒花生米了。她算高龄产妇,做了羊水检测,胎儿性别是检测报告上说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1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