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1/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764字 2011-08-01 18:07:23
  50

  何芳的住所,迎面占地宽度几乎有50英尺,十分开阔。房子前面的草坪很大,红砖青瓦的独立两层小楼,看上去落落大方。一行人绕过双车库的大门,沿着花砖砌就的小径,走上了宽大的门廊。
  房门开处,何芳和她金发碧眼的丈夫汤姆站在门口,满面堆笑,招呼客人。这么多人,介绍起来一片混乱,不过汤姆倒也简单,见谁都来一句:“你嚎!”就象网上聊天有人故意写错一样。他们的儿子安德鲁五岁,深棕色的头发,黑眼睛凹进去,大大的很漂亮。一句中文也不肯说,却不认生。
  何芳把门边的壁橱打开,请大家把外衣挂起来。苏南和曹嘉文让老万一家先挂,他们等在一旁。何芳去渥太华时,曾在文明博物馆见过苏南一面,但当时匆匆忙忙,擦肩而过,根本没有细看。这次见面,苏南是曹嘉文正式的女朋友,何芳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观察她的机会。
  只见苏南穿一袭咖啡色羊绒长大衣,最简约的样式,里面套一件高领玫瑰红羊绒衫,下面配一条咖啡色薄呢短裙,同色的短靴。曹嘉文帮她脱大衣的时候,带起的微风里飘出一阵兰寇香水的气味。苏南打开手里提着的格子提包,从里面里取出一条玫瑰红、暗红和灰色相间的格子披肩。虽知她有备而来,何芳仍然禁不住暗中赞叹她的衣着搭配相当得体。苏南转过身来和她面对面的时候,何芳见到一个玫瑰色的红唇,也只有她这张年轻的脸才压得住这颜色。
  苏南也存了心,说笑之间细细端详着何芳。到底是在自己的家里,何芳穿得不多,一件宝蓝夹灰条丝质背心,长度刚及胯部,外面披一件黑色透明的长衫,肤色隐隐可现。下面是一条丝质黑底小蓝点儿的收腰长裙。何芳的五官搭配得十分和谐,是那种难得一见的让人看了很舒服的面相。香水用得比较浓,大约是香奈尔的“诱惑”。
  宾主坐定,老万东看西看,对汤姆说:“好漂亮的房子,能不能让我们参观一下?”汤姆仍然是那句中文:“嚎!”大家都忍不住笑。曹嘉文笑着对何芳说:“老万要买新房子了,最近满世界看房子,你们都是财主。”老万自谦:“我算什么财主?借钱的财主。”何芳笑着说:“大家还不都一样──哎,汤姆你坐着别动,还是我带他们去转一转──屋里乱,你们可别笑话我。”
  何芳的家很宽敞,门厅和盥洗室铺着大理石地板,洗衣间将门厅与车库连接。客厅与餐厅连成一体,厅内铺着硬木地板,摆着意大利家具和真皮沙发,一架钢琴立在中间的窗下。沉入式家庭活动室和宽敞的厨房呼应,中间由一个三向壁炉分割。几株一人高的热带植物和六十英寸的投影电视相映成趣,墙上挂着一幅女主人的油画像,画中何芳双手相叠,优雅地坐在窗前,很安详的样子。
  书房不大,法国式对开玻璃门。沿墙都是书柜,空着的一面墙,挂着汤姆和何芳的毕业文凭。挂在一起的还有三片残缺的浮雕,年代久远,不知属于哪个世纪。桌上摆着两个像架,儿子穿着小西服,一本正经坐在那里。何芳前倾着身子,笑得风情万种。
  硬木栏杆的楼梯旋出极漂亮的弧线,通向二楼和地下室。一上楼梯,是一个精巧的回廊。聚光灯投射在几幅色彩斑斓的油画上。回廊的一侧,可以凭栏俯瞰楼下的家庭活动室。原来活动室贯通了两层楼的高度,斜切的天花板上还开了一扇天窗。
  楼上共有四间卧室。主卧室双开门,大约占了楼层面积的三分之一还多,房里一色的意大利硬木家具,一张国王尺寸的大床,四四方方。四壁上看似随意,实则精心地挂着几幅巨大的家庭照片。卧室里另有两扇门,一扇里面是走入式壁柜,一扇则通向专用卫生间。宽敞的卫生间里,设有各自独立的盆浴和淋浴,巨大的角式浴盆带着可控的按摩喷嘴。老万识货:“这可是最高档的,光这个浴盆就好几千块。”
  走廊里另有一个公共卫生间,标准的三件套,长长的洗脸台上摆着一盆大叶兰。
  在儿子安德鲁的卧室里,老万太太摸着通到天花板的卡通人物墙纸,直说漂亮。
  “这是我的办公室。”何芳把大家领进一个淡咖啡色的房间,计算机还开着,挂在网上。曹嘉文的视线被墙上一个精致的镜框吸引,里面装着何芳的漫画。漫画里何芳翘着嘴角,极有个性。他清楚地记得,这正是渥太华街头画的那一幅。
  最后一间是客房。何芳说:“苏南今晚就睡这里吧。曹嘉文嘛,地下室还有一间客房。”
  老万太太羡慕地说:“这房子真气派。这可是在多伦多啊,至少要五十万吧?”何芳笑笑:“我们买得早,当时还没这么贵。”曹嘉文不失时机地恭维道:“布置得也好,主人很有品味啊!”苏南暗中使劲捏了捏他的手,他装不知道。
  老万转头对曹嘉文和苏南说:“看到了吧?这就是加拿大中产阶级的样板,你们好好努力啊!”苏南抢过话头,把不知如何应对的曹嘉文挡在一边,笑着说:“得了吧,老万,我可没少去所谓的中产阶级家作客,哪有这样的气派?”老万忙笑着说:“失言失言,苏南好利的一张嘴,不过也不要栽脏陷害嘛。何芳不会真的介意吧?”苏南冲他做怪脸,何芳笑笑不做声。
  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儿。苏南乖巧地和老万太太跑去帮厨。客人陆续到来,有洋人,更多中国人。圣诞树下堆满了礼盒,孩子们的队伍不断壮大,跑上跑下,一会儿在健身房折腾,一会儿打游戏,一会儿看电视。
  晚饭是自助形式。大家散坐在宽大的连通着的餐厅和客厅。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俨然一个国际招待会。人们争先恐后说着普通话、广东话、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
  “女士们,先生们!”何芳用英语致辞,“欢迎大家光临寒舍!祝大家吃得开心!玩得开心!谢谢!”掌声笑声中,汤姆发给每两人一个礼物拉炮,“噼噼啪啪”的爆裂声中,夹杂着人们对礼物的赞叹和节日的祝福。两个人中间,一个人拉到礼物,另一个人自然就拉不到,连一个小小的游戏,也注入了残酷的竞争,这就是这个社会的真实写照吧。
  曹嘉文恰巧和汤姆一对,结果礼物拉到了汤姆手中。汤姆乐得直说:“我运气好!不好意思。”曹嘉文拣好听的说:“你运气很好,中文讲得也好。”汤姆立刻说:“马马虎虎。”曹嘉文随便找个话题问:“最近工作忙吗?”谁知汤姆竟一脸认真地说:“很忙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了计算机,有了互联网,我们的工作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曹嘉文深有同感,赞同道:“一点儿没错!可是我们现在的效率是以前的多少倍?人永远都会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科技进步了,增加的是社会财富,并不曾减少个人的工作时间。不过话又说回来,真正愿意闲着不工作的人也不多。社会已经把人训练得离不开工作。”汤姆笑道:“早听何芳说你了不起,原来也是个工作狂。”曹嘉文由衷地说:“你才了不起,就看这房子,也知道你有多成功。”汤姆开心地说:“谢谢,不过这更要归功于何芳。你来加拿大的时间还不长,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再说了,成功有很多种,工作固然要紧,家庭才是第一位的。”
  何芳把老万介绍给两个做生意的朋友,他们一见如故,聊得如火如荼。曹嘉文走过的时候,偶尔听了一耳朵,三个人高谈阔论,在讨论能不能在中国建厂,生产自行车头盔和旱冰头盔。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5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