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50/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3284字 2011-07-30 09:20:46
  49

  圣诞节就要到了。这个时候很像国内临近春节的状况,人们都处在一种亢奋的情绪之中,单位里的工作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公司招纳新人的机会很少,曹嘉文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街道两旁的橱窗里,已经摆满了圣诞节商品大减价的牌子。圣诞老人在大型商场里转来转去,有的还背个大口袋,不时掏出糖果,骗小孩子跟他合影。
  这半年多来,一直是老万请曹嘉文到家里吃饭,他却一次也没有回请过人家,早就觉得说不过去,他想这个圣诞节无论如何要请老万全家一次。但他对付锅碗瓢盆的本领实在有限,就跟苏南商量,到时候去唐人街买点儿现成的回来,热一热充数。
  苏南叹口气说:“算了吧,哪有这样请客的?还是到我那里吃吧,你的房子也太小了。”曹嘉文不同意:“老万那两个孩子,跟土匪似的。你不怕他们糟践你的东西吗?还有,阿米莉尔不反对吗?”“怎么不怕?我一见那俩孩子就头大,这不是为了给你长面子吗?”苏南一脸委屈,“阿米莉尔倒没事儿,平时她也请客。再说圣诞节她不是回温哥华就是跟路易在一起,应该不呆在这儿。我回头跟她打个招呼,估计问题不大。”曹嘉文瞪大了眼睛,夸张地说:“啊,你有一颗多么仁慈的心!看来去教堂的人就是不一样。”
  曹嘉文跟老万约时间,老万客气道:“何必这么复杂?你是单身,我有家,你来我这边方便得很,每次也不特别为你准备,就是多双筷子。你这么一搞,不是太客气了吗?”曹嘉文诚心诚意说:“早该表示一下了,就算你无所谓,大嫂可很辛苦,不谢谢她心里不安。”老万呵呵笑着说:“你这么花言巧语的,她累死了还说你懂礼貌!好好好,多谢了,到时候我们一定打搅!”
  苏南对阿米莉尔说圣诞节她和曹嘉文要请一家朋友来作客,希望她不要介意。阿米莉尔笑嘻嘻地对苏南说,圣诞节随便她怎么折腾,她要回温哥华看父母,反正路易跟他女儿在一起过圣诞,估计也不会有很多时间陪她。苏南对她这种处之泰然的态度大为钦佩,心想换了自己,绝不会这么有涵养。阿米莉尔花了两天时间,做了好几个圣诞大蛋糕,她做甜点一向拿手,平时就常送苏南小点心。苏南问她做这么多蛋糕干什么?她回去看父母也用不着做这么多啊。阿米莉尔说送朋友的,朋友们都知道她蛋糕做得好。“当然,这里面也有你一个,你随便选。”苏南连忙说谢谢,她本来喜欢那个巧克力树桩蛋糕,但考虑到有客人来,还是选了一个有圣诞老人图案的大蛋糕。
  时间定下来以后,苏南拉着曹嘉文四处采购,别说食物,盘子碗筷都差得远,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的难处。苏南选了一株圣诞树,又买了彩灯和装饰挂件,原本素雅的客厅被她装点得热热闹闹,给每个人的小礼物也都包好堆在树下。
  何芳忽然给曹嘉文打来电话。她要在圣诞节办晚会,请他务必参加。他说迟了,已经和苏南有安排,请老万一家吃饭。何芳不假思索,立刻说:“那就干脆一起过来好了,我这里住得下。”曹嘉文对她略显张扬的语气感到不快,但还是耐心地解释:“不是住宿的问题,太兴师动众了,再说大家已经为这事儿花了不少精力。”何芳不肯放弃:“我保证好好招待你们还不行吗?”曹嘉文还是觉得不现实:“无缘无故请这么多人过去,太突然了。这事儿难办,牵扯的人太多了。就算我全力劝说,人家也不一定答应,这么大的节日,谁也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安排。”何芳柔声但坚决地说:“你想想办法嘛!上次陪团老万也帮了大忙,请他们全家过来,也不能说无缘无故。一年才一个圣诞节,聚一次多不容易啊。何况我们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再见一次面。他们都不来,你就不能来吗?”说着说着竟伤感起来,曹嘉文尽管诧异,心倒是即刻软了。不过,假如他知道何芳拥有一家公司,知道她已经买掉这公司另谋出路,大概发出这个感慨的就不是何芳而是他自己了。
  苏南和老万不约而同否决了他的提议,反倒是老万太太给了他一根救命稻草。她说早想去多伦多看老朋友了,一直没有机会。既然现在有这个提议,倒不妨回去看看。她说他们可以住在老朋友家里,不必麻烦何芳。这样一来,老万也倒戈了,反过来做苏南的工作。老万说自己的聚会好办,改在元旦好了。苏南拗不过大家,只得同意。不过私下里还是埋怨曹嘉文:“你这回可又委屈我了,你看这一屋子的东西,还有我费的心思,该怎么补偿?”曹嘉文故意憨憨地说:“辛苦了!辛苦了!要不圣诞节给你买个大大的玩具熊?”苏南目光如电:“才不要!你就想躲开我,给你找替身哪?”曹嘉文摇头说:“不买就不买,不识好人心!这种不花钱的事儿好办,我保证听你的,不过省下的钱可不归你。”笑笑闹闹,苏南好像也就不再生气了,但实际上,苏南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曹嘉文最近开烦了车,再则苏南不会开手动车,就由苏南开了自己的甲壳虫,跟在老万的车后面,开往多伦多。这情形让曹嘉文和苏南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跟老万一家去吃烧烤的那一天,往事历历在目,经过时间的沉淀,温馨的部份得到加强,仿佛那天的阳光可以把今天的心情照亮。
  心情好,话题也轻松,一路上,两人交换着网上看来的新闻和笑话。轮到苏南,她说;“没笑话好讲了,我给你讲一个我爸爸的故事吧。我爸脾气很倔,有一次政治学习和系里一位同事吵起来了。书记出来劝架:‘苏教授,这点儿小事儿值得你们吵得脸红脖子粗吗?你看你们两个大教授……’谁知我爸立刻打断他的话,一指对方说;‘不,他是副教授!’”曹嘉文笑出了声:“这就是典型的知识分子。你给你爸你妈最近打电话了吗?”苏南的情绪有些低落:“没有。没事儿打什么电话?一打电话他们就问我找到男朋友没有。”
  曹嘉文噤若寒蝉,不再开口。心想自己真是没事儿找事儿,自己的父母不也是不厌其烦地提醒自己“重新考虑个人问题”吗?在这一点上,他倒羡慕阿米莉尔,洋人的父母把决定权完全交给孩子自己,不管孩子的选择和自己的期望相差多少,他们都能坦然接收。
  苏南一边开车,一边开始警告曹嘉文:“跟你说啊,我不管你和那个何芳以前到底怎么回事儿。这次见了,你可别想什么花花点子。”曹嘉文一脸无辜的样子:“怎么会?你看你醋劲又来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醋。”苏南说得似假还真:“不是我醋,是你这人花花肠子。”曹嘉文拍拍肚子:“我怎么花花肠子了?你可不能凭空捏造,让我蒙受不白之冤啊!”
  苏南侧脸看他一眼说:“这样吧,你随便说一个字,我帮你拆解一下婚姻爱情怎么样?”曹嘉文摆出敬而远之的神情:“呵呵,不上当。你解说,还不是由你随心所欲?准比中央电视台的解说员解说足球比赛还离谱。”苏南笑着怂恿:“你说嘛!拆解的没道理你不听就是了。”曹嘉文没办法,只好说:“好吧,上次你用我名字里的‘嘉’字拆解了我的事业,这回就用‘文’字拆解感情吧。要我说,姓苏的女孩子就是苏东坡的小妹妹了,是女文豪。所以这个‘苏’和‘文’是很有缘分的,对不对?你看,我也成半仙了,大名鼎鼎曹半仙。”
  苏南笑得把不好方向盘,车都有点儿晃。她说:“你少贫,一边儿凉快去。解字要有根据,不懂就去看东汉许慎写的《说文解字》。这个‘文’字嘛,古时候与花纹的‘纹’字通假。汉字是象形字,这个‘文’就是交错成纹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象织布一样,将线反复打叉以形成纹路。所以,这个‘文’字透着错综复杂。引申到感情,就是线路多,而且纠缠不清。”曹嘉文不由点点头说:“倒也牵强附会。不知这样繁杂无序,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文’字的头也是‘六’字的头,对你来说,三十六岁是一个坎。呀!你明年不就是三十六岁吗?”
  苏南的目光投向道路的远方,嘴里念念有词,活脱脱一个小巫婆。曹嘉文想笑又不敢笑,只好顺着她说:“是啊,明年是我的本命年,不吉利。”苏南不以为然:“那可不一定,你不过是在三十六岁面临一个抉择而已。‘文’字的字头还是‘高’、‘亮’、‘亨’、‘享’字的字头,都是很吉利的徵兆。”
  说说笑笑,路程就过去不少,果然男女搭配,开车不累。中途休息的时候,曹嘉文换了苏南,老万则比较惨,太太不敢开高速,只能由他一直开下去。下午进入多伦多的时候,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暮色苍茫。曹嘉文吐口气说:“运气不坏,赶在下雪之前到了。”苏南有些疲倦,懒懒地说:“你别高兴得太早,看你明天怎么回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19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