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43/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1946字 2011-07-30 08:57:51
  42

  苏南下班回家的时候,阿米莉尔正在客厅里弹吉它。苏南诧异地问:“今天周末呀,路易怎么没来接你?”阿米莉尔的脸色象窗外的天气一样不太高兴:“路易的女儿今天回去跟他住。”苏南不解地说:“那也不影响你呀!你迟早要见他的女儿嘛。”阿米莉尔说:“路易说当初答应过女儿不再结婚,他不想让她现在就见到我。”苏南只好安慰她:“只要路易对你好,其它的都是次要。”阿米莉尔抱歉地说:“曹嘉文晚上要来吧?我留下来让你们不方便了,真对不起!”
  “说哪里话?你和路易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也常常没处可去吗?”说起曹嘉文,苏南一肚子火:“他这人真古怪,现在有空了反而不肯过来。我的话根本就是耳旁风。”
  晚饭以前,曹嘉文提了一条北极桂花鱼赶过来,苏南面子没有丢光,心情才好一点儿。曹嘉文很少见到阿米莉尔在家,也觉得奇怪,就问苏南,苏南如此这般学说了一遍。曹嘉文听得频频点头,心想洋人处理事情的办法果然直截了当。
  阿米莉尔坚持不和他们一起吃饭,自己用微波炉热了一块比萨饼回房间去了。苏南和曹嘉文在客厅里吃完饭,曹嘉文负责洗碗,苏南帮着收拾桌子和炉灶。电话铃响,苏南接起来,应答几声,敲敲阿米莉尔的门,把无绳话机递了进去。曹嘉文笑笑地问:“路易的电话?”苏南摇摇头:“她妈妈打来的。”
  阿米莉尔的父母住在温哥华,温和的气候,美丽的海滩,宽松的商业环境。平时一起聊天时,阿米莉尔总是抱怨渥太华气候不好,说读完书就回温哥华。曹嘉文心有所触,问苏南:“她父母知道她和路易恋爱吗?”“知道啊。”“也知道路易是四十多岁的人,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女儿?”苏南呵呵笑道:“你担心什么?复活节的时候,阿米莉尔的父母来看她,路易也来了,就在这个客厅,他们在一起谈话,平等友好得让我嫉妒。中国的父母哪能有这样的宽容?”说着沉下脸来:“我还一直不敢对家里说跟你在一起的事儿呢。”
  曹嘉文连忙陪笑脸:“不说的好!没什么好说的。”苏南借题发挥:“对呀,有什么好说的?你现在轻易都不肯过来了。”曹嘉文才不要承认:“哪有?我这不是在你眼前吗?”苏南无可奈何地笑笑:“曹嘉文,你总有一天要气死我!我说什么你都不肯听,就说考车吧,非要去沃克利考场,又不是不知道那里的考官都是魔鬼!”曹嘉文强词夺理:“不是已经听你的,答应用你的自动车去考吗?考官说我‘离合器使用不当’我是真没办法。他们说我‘观察不够’,任何时候都可以说,我也没办法。”苏南生气地说:“那你多观察呀!左、右、中按顺序都看到!”
  考车早已成了曹嘉文的一块心病,他没好气地说:“我已经觉得自己象看乒乓球比赛的前排观众了。”苏南被逗乐了:“你这人就没个正形儿,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要是你去史密斯瀑布小镇去考,早拿到驾照了。那里的道路一边一条车道,根本用不着换道,考官都是乡下人,和气得象老太太,首次考试通过率百分之九十九。沃克利呢?百分之十!”
  “你这都是哪儿来的数据?肚子里转出来的吧?”曹嘉文一脸坏笑地问。苏南并不松口:“你管它哪儿来的,八九不离十。”曹嘉文绷起脸说:“亏你还是数据库管理员,一点儿都不严格,还提供假数据。”苏南憋不住笑,用手推他:“你少贫,去练你的平行泊车吧。”曹嘉文用下巴往卧室的方向示意:“得有个车先趴在那儿我才可以练。”“流氓!”苏南顺手扯了一下他耳朵。
  考车那天,苏南开了甲壳虫送曹嘉文到考场。这次换了个男考官,一撇小胡子,长得跟萨达姆有点儿象。当着萨达姆的面,苏南故意用英语说:“亲爱的,这可是你第三次考车了,好运气!”说着夸张地和曹嘉文碰了碰面颊,场面悲壮兮兮,把他窘得一塌糊涂。好在萨达姆见识这样的把戏多了,充耳不闻,眼皮都不眨一下。
  这种考试,要看考官的个人好恶,还要看他们当时的情绪。这考试还不如体操、跳水或花样滑冰,人家好歹还有个扣分标准。考车的人考的次数越多,就越担心失败,就像中国男子足球的恐韩症,嘴上不承认,一上阵就趴窝。双手一握住方向盘,曹嘉文就知道自己今天很紧张。比较起来,第一次考试没有负担,最放松,发挥也最好,可惜考官没让他通过。随着萨达姆的指令,他有些机械地做着动作,平行泊车他本来已经练得出神入化,结果这次偏偏停大了一点儿,恨得他直咬牙。
  转了一圈回到考场,他把车停稳,等候宣判。萨达姆面无表情地说:“曹先生,总的来说,你开的不错。不过,你在四面停牌的路口观察不够,换道的时候车速有所下降,这些都很危险。”曹嘉文的心直往下沉,看来非得去史密斯瀑布镇不可了。不料萨达姆接着又说:“但是,看得出来你开车非常熟练,其它各项做得都很好,祝贺你!你通过了考试。”什么?这就通过了?谢谢谢谢,谢天谢地,曹嘉文一个劲儿地说,根本没听到萨达姆还在说话,让他注意改正自己的毛病,五年之内迎接下一次上高速公路的考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45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