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42/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3299字 2011-07-30 08:53:54
  41

  回到加拿大以后,老万给曹嘉文打电话:“我回来了,你托的东西都带到了。”曹嘉文忙不迭道谢:“谢谢你,老万!我儿子好吧?”“好得很!小家伙又聪明又调皮!孩子的妈妈也很好,叫你放心。”曹嘉文感激地说:“那就好,真的谢谢了。”
  老万这次回国,不仅带回来很多业务,还带回来很强的紧迫感。他稍事寒暄就切入正题:“你周末有空过来聊聊吗?”曹嘉文苦笑着说:“我现在哪天都有空,合同结束了,新工作还没有找到,失业了。”老万惊讶地说:“你失业?开玩笑!加拿大的失业率也未免太高了。你就当休假好了。这下方便了,我们一起吃个午饭,你随便哪天过来都行,我给你讲讲国内的见闻。对了,上次野餐说了一半的合作也顺便谈谈。”老万的话很跳跃,曹嘉文听得糊里糊涂:“什么合作?你公司的事儿?那就明天中午吧,后天还有个面试。”“好,明天见面详谈。”老万说完挂了电话。
  第二天,曹嘉文如约在唐人街与老万见了面。他们选了一家越南餐馆吃“牛河鸡粉”。老万先把曹嘉文前妻托带的东西交给他,然后讲了母子俩的近况。曹嘉文谢过老万,举着儿子的照片看了又看。
  老万又掏出一袋奶油小核桃和两袋西瓜子,问:“你怎么会要这些东西?讨好苏南的吧?”曹嘉文稍感窘迫:“呵呵,搞新闻的就是敏锐,一眼就看穿了。”老万不屑地说:“看穿你这点小心思还要动用我的专业?瞎子都看得清清楚楚。”曹嘉文被说得不好意思,故意夸张:“你不知道,苏南说起奶油小核桃那神情,小女孩儿似的,让人忍不住怜惜。”老万哈哈大笑:“留着这些又酸又甜的话回去跟苏南说吧。”
  话题很快转到了生意上,老万说在国内赚钱真是容易,他准备干大一点儿,办理国内的高中生出来读大学预科。“读预科很有赚头,直接收费是一方面,学生来了还可以安排他们住到当地的洋人家里,这又是一笔介绍费。这些学生的家长有的是钱,就看你怎么赚了。”曹嘉文也贡献意见说:“我看专业转行的计算机培训也可以试一试。在国内找个学校,先把学员培训得差不多了,再出来到加拿大的学校上一两个月的课,最好再给他们联系一两家公司实习。这样一来,移民、找工作一条龙服务,也许可以赚很多。”
  老万眼睛一亮,说:“对呀!再搞一个就业培训班,专门讲写简历、找工作和应付面试。广告上这样写:半年找不到工作包退学费!”曹嘉文被他蒙住了:“那你怎么赚钱?”老万呵呵笑道:“告诉你个小秘密,统计数字表明,大陆新移民平均四个月找到工作。就是说,不上我的培训班,半年时间过去,也剩不下几个人了。你放心吧,这种培训要的是数量,运转开了钱自己会来,挡都挡不住!”
  曹嘉文不由对老万刮目相看:“你这次回国可没白跑,思路开阔多了。”老万满怀豪情地说:“赚钱的道路真是条条通罗马。你也一起干吧,何必关在办公室里给人打工?国内流传一句话,叫做‘好汉不挣有数的钱!’”曹嘉文边摇头边笑:“人各有志,我比较适合安定的工作。再说,你那罗马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起来,太劳神了。”老万调侃道:“得了吧,据说编程序才不是人干的苦差事呢,你们编来编去不就是为了让人不干动脑筋的活儿吗?”曹嘉文大摇其头:“谬论!我也不和你争,咱们各干各的。”老万信心十足地说:“这回北京博达公司的李总介绍了好几个预科生,都是官少爷。跟他们搞好关系,还愁以后没生意吗?”
  老万取出一张支票,递给曹嘉文:“曹老弟,公司总算有点起色了,你在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功不可没。这是三千加元,钱不多,也许只够你回国看一次孩子,但你知道我也不宽裕,刚才说的项目也都需要启动资金。你要没意见,我们以前合作的账就算是清了。以后你再帮我的忙,有一次算一次,好不好?”曹嘉文没料到老万有这一手,不由激动起来,大声说:“听你的!老实讲,帮你点儿小忙,根本没盼着这钱。可有了这钱我是真高兴!不仅仅因为钱,还因为你的为人。谢谢你!”老万挥挥手:“别说这些没用的话。”
  谈完了正事儿,老万问曹嘉文:“你不是还能续合同吗?怎么突然就不干了?”曹嘉文无可奈何地说:“对呀,续过一次。后来说好再续两个月,结果我们的头儿提前两个星期通知我,说情况有变,不能再续了,害得我没有及时找新工作。”“理由呢?”曹嘉文忿忿然说道:“理由还不好找?经费紧张,项目冻结,但实际上还不是人际关系?”老万不解地问:“你说洋人勾心斗角?不会吧?那是咱们中国人的专利。”
  曹嘉文有了气,话不觉多起来:“洋人不见得都敬业,中国人也不见得都窝里斗。我们部门有个高级系统分析员,叫保罗。就是他把人事管理系统搞得一塌糊涂,经理没办法,才让我去收拾残局。我搞了一个多月,发现数据关系支离破碎,许多数据表各自为政,孤魂野鬼一样挂在那里。短时间内想从数据模型理顺关系太难了,而且数据模型一变,影响面太大,很多代码都要重写。再看源代码,设计文档少得可怜,规范都不全,仅有的几页还尽跟程序对不上。我只好修修补补,把菜单全部打乱,按人事部的要求重新划分功能,程序嘛,尽量用他们原来写的──我是不是说得太专业了?”
  老万笑一笑:“还好,就当我采访计算机专家好了。后来呢?”这次曹嘉文尽量避免用专业术语,解释说:“这么说吧,连续几周,我在例会上都抬不起头。程序写完了,我当然想出一口恶气。就写了个报告,把系统的问题一一列出,并说明该由什么人负责,一点儿都没留情面。大概有点儿盛气凌人了,不仅保罗对我有意见,经理比尔好像也把我当刺儿头了。”老万惋惜地说:“你干吗惹他们?”曹嘉文依然书生意气:“看不惯啊!他们自己的责任,不是推给程序员,就是推给客户。就说那个保罗,自己干不了,就把烂摊子转嫁给我。”老万看他又犯臭知识分子犟脾气,明知开导也没用,何况他也懒得开导,就安慰说:“离开也好,不受那个鸟气。你这算正常结束合同吗?他们有没有补偿?”曹嘉文回答:“我们这些顾问,不象长期雇员,合同结束走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跟谁要补偿?”老万看他气鼓鼓的,却并不占理,也不好点破,就开玩笑说:“合同事小,感情事大,这下你跟苏南不能演绎办公室的浪漫了。你们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曹嘉文听到苏南的名字,情绪果然舒缓下来,但一时仍不能摆脱刚才气恼的惯性。他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很好,但好像又什么都不是。现在我失业了,以后的生活也不见得稳定。我
还是她远一点儿吧,免得害人害已。”
  曹嘉文给何芳发了一个电子邮件,告诉她自己失业了,退出了中产阶级。何芳回电话安慰他不要急,说他言过其实,像他这种情况根本不算失业。做顾问的人本来就是这样,接不到合同,休息一两个月十分平常,一旦有了合同,收入就会很高。她要曹嘉文多留心招聘广告,多发简历。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就要学会习惯它。两人又感慨一番国内出来的人,白手起家,什么保障都没有,也没有家人朋友的支撑,终究是十分单薄的,经不起风吹浪打。
  何芳提到多伦多的报纸上到处都是信息业的招聘广告,问曹嘉文愿不愿意搬到多伦多。曹嘉文在这一点上倒是十分清醒,他说:“先等等吧,多伦多机会多,竞争也更激烈。我订阅的几份电子期刊,多伦多的招聘广告也不少,但专业和职位都合适的并不多。再说,我对渥太华刚刚熟悉一点儿,跟中介公司也建立了一些关系,还真舍不得说走就走。”何芳开玩笑问:“不是舍不得苏南吧?”说完又后悔,这个玩笑开得不合时宜,不像她平时的作风。自从渥太华分手以后,她再没有给过曹嘉文鼓励,甚至连暗示也没有,她实在没有理由影响他的生活,连这样的企图都是不该的。
  正如做贼的不能展示成果,曹嘉文也无法对何芳描述他和苏南的关系。下意识里,他也许想证明点儿什么,又终究不能。苏南并不仅仅是一种补偿或替代。如果说他跟苏南上床略嫌轻率,那也不能说他不爱苏南。不管怎么说,既然他和苏南发展到目前这种状况,就必须和何芳划清界线。经过旅馆那两夜的考验,他认为自己和何芳都足够理智,假如说他们的交往并不是纯粹的友谊,往大里说也不过是柏拉图式的空想。
  何芳的口吻是玩笑式的,他却捕捉到藏在背后的认真。他既不想破坏他和何芳之间的平衡,又不想给她制造错觉,就笼统地说吧:“我也说不清楚,舍不得的东西太多吧。面面俱到只是希望,顾此失彼才是必然。”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33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