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39/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106字 2011-07-29 09:53:31
  38

  广告时间,曹嘉文把蛋糕端上茶几,点起蜡烛请苏南吹。苏南感慨道:“现在过生日,真是好恐惧,年轻就这么溜走了。”“你现在年轻漂亮,工作又好,正是灿烂的年龄,怎么说这种话?该罚!”她抬起喝得微红的面孔,似笑非笑,问道:“你说怎么罚?随便你呀!”曹嘉文不料苏南的反击如此有力,只好王顾左右而言它:“你快许愿吧,吹蜡烛!慢!照相机呢?”苏南说脸红了,不许照相。
  吹完蜡烛,“幸存者”又开始了。插播的广告很多,节目断断续续,给了他们很多说话的机会,却又没法说完整。每当说得你浓我浓的时候,广告时间总是恰到好处地结束。这反倒很吊他们的胃口,也让他们感到时间的紧迫、生活的局促。苏南起身收拾了一次台面,把灯光旋得更暗,他们的声音也随着这暗更轻更柔。
  只剩两名选手,最后的抉择终于到了。他们自己显然无法继续投票了,于是,原先被淘汰出局的人组成了“评判委员会”。每个人当初都投过别人的反对票,又都是被别人投票选了下来。此刻,他们面对的两个人,都可能投过他们的反对票,他们有一个绝好的报复时机,他们不但可以投票,还可以再问这两个人每人一个问题。
  广告又插进来,苏南去端了两杯茉莉花茶过来,坐到他身边:“是不是很残酷?”“非常残酷。胜利者不仅要打败对手,还要折服对手,让他们投自己的票,特别是还要让自己的盟友心甘情愿地牺牲。取胜确实太难了,也太偶然了。不是靠人格的力量,就是靠极高的智慧,一点儿不诚实、一点儿不小心都会前功尽弃。”
  苏南靠紧了他,一副无助无奈的样子。她叹口气说:“取胜还要靠运气,成功从来就离不开智慧和运气。我们又何尝不是幸存者?只不过社会对我们的宽容度稍为大了一点点。”
  忽然涌上无限爱怜,曹嘉文伸手从背后揽住了她:“我们不会输。”苏南顺从地把头依偎在他肩头,头发落下来盖到他胸前,淡淡幽香依稀可辨,柔和的裙装带了她的体温,带给他莫名的快感和兴奋。相拥之时,他低头看到她光洁的颈项,蓦地想起送她的礼物。
  他起身从外衣口袋里摸出一个长条小盒子,递给苏南:“送给你,生日快乐!”苏南接过来,上面印着一个著名的商标,打开一看,是一条时装项链,平时上班在办公室戴的那一种。“乱花钱,我又不是没戴的。”苏南脸上漾着笑意,嘴里埋怨着,身子却凑到灯下去看。她看不出价值,却看得出做工。鲜花、贺卡、蛋糕、项链,似乎很俗,又似乎很雅。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生日,好像也没有更多的花样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表示好感,好像也没有比这更明白直接的了。苏南有些感动,也有些感慨,曹嘉文的感情象一台旧电脑,启动虽慢,工作倒还可靠。
  她坐回去说:“好精致哦!谢谢你!”说着任性地摇他:“来,帮我带上!”曹嘉文两手环起她的脖子,她的面孔、她的呼吸,近在咫尺。他有些慌乱,好在很快就戴好了。苏南把脚收起来,蜷作一团,又紧靠着他。她的乖巧把曹嘉文的心撩拨得痒酥酥的,这么好的女孩子,这么好的夜,怎么好辜负?他用力把她揽在臂弯里。
  节目在继续,苏南支持女选手,曹嘉文支持男选手。投票结果四比三,那个心计很深的中年男子获胜。投票结束以后,他和亚军紧紧拥抱,然后和其他选手分别拥抱握手。这些人曾经是敌人,是盟友,也是最后投票支持或反对他的人。所有的参赛者都很平静,那一百万奖金似乎已经不重要,他们经历过的,是自己选择的紧张和残酷。
  节目播完了,那震撼还留着,空气中仿佛凝聚着一种遗憾、一种淡淡的忧伤。苏南幽幽地说:“生活这样艰难,就象这个节目、这种游戏……”说着抱紧了他。曹嘉文也忍不住紧紧抱住她,他把头附在她耳边轻轻说:“可是你知道,你跟我,也许没有结果。”
  “我知道,我不在乎将来的事儿。”她说着眼泪就流下来,心想这根木头,这时候了,还不知道骗骗人。曹嘉文叹一口气,什么也不再说,抱起她走进了卧室。
  苏南的手很凉,鼻子也很凉,曹嘉文可以嗅出她的紧张。他抱着他,轻触般的亲吻,感觉她微微的震颤。终于,她响应了他,她的吻来得突然,来得热烈,窒息了时间和空间。他们温存、缠绵、猛烈、呻吟。当曹嘉文最终瘫软在她柔滑发烫的身体上面时,他分不清那嘭嘭的心跳声到底是苏南的还是自己的。他抬头吻她的脸,却发现她泪流满面。“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究竟怎么了苏南自己也说不清。疼有一点儿,毕竟上一次做爱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但她流泪并不因为疼痛。她的第一次,也是那个跳健美操的男朋友的第一次。那时他们只有一些间接经验,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她只感觉到下面针刺一样疼痛,还没有来得及喊出来,他就骄傲地宣布:“完了!”“这就完了?”她不相信,却不得不相信。她看到了他提在手上的安全套,顶端有一截儿乳白色的液体。被文学作品描述得美好浪漫的第一次,被科普读物解释得详尽细致的第一次,就在这一瞬间结束了。后来,随着经验的增加,她自然感受到了做爱的快乐,但她一直觉得缺了什么,也一直在等待着什么。
  此刻,她躺在曹嘉文身下,一动不动,回味着刚才飞翔般的感觉。她无声地发问:我的第一次为什么不是这样?而现在得到的,又未必属于自己。这样想着,眼泪又流下来。他抚摸她,说甜蜜的短句。她把他从身上推开,又翻过身紧抱着他,呜呜哭起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2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