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35/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057字 2011-07-29 09:50:00
  34

  吃完饭,何芳没有争执,由得曹嘉文付了帐,两人说说笑笑走回旅馆。在门口,曹嘉文收住脚步说:“明天都要上班,今晚我就不上去了,就在这儿告别吧。”何芳看看他,沉吟道:“那我开车送你。你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曹嘉文忙说用不着,公共汽车方便得很。何芳不听他的,叫他在大厅里老老实实等着。
  何芳下来的时候,双手拎满了塑料袋,原来她把冰箱里的食物都装来了。曹嘉文赶紧接过袋子说:“你真是细心。你该跟我说一声,我来提啊。”何芳抬手捋一下落在前额的头发,说不重没关系。上了车,两人谁也没说话,好像该说的这几天都已经说完了。有些话尽管没有说透,大家心里却都明白得玲珑剔透。曹嘉文的住处也不算远,一会功夫就到了。何芳把车停在公寓门口,却不说话,眼睛仍然注视着前方。曹嘉文探询着问:“上去喝杯茶?”
  “谢谢,不用了。去拎东西吧。”何芳说着把后备箱打开。曹嘉文下了车,到后面把大包小包的塑料袋提了出来。
  何芳也下了车,走到他面前,伸出手说:“曹嘉文,谢谢你这几天陪我,再见吧。”他双手都占着,正犹豫着想把塑料袋放到地上,何芳忽然上前一步拥住他,踮起脚尖,面颊轻轻碰了一下他的面颊。他一松手,塑料袋“啪”地一声,很响地落在地下。没等他腾出双手来,何芳早已迅速退后,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说:“别紧张,简单告别。”
  她的眼睛在廊灯的照射下亮晶晶的,曹嘉文知道这一拥,这一吻,这一别,就是他们现实的终结,没准儿也是网络的终结。他呆立灯下,越急越不知道说什么好。
  何芳双手交叉搭在胸前,对他说:“你知道吗?刚上中学不久,我去过你家一次,找你弟弟曹嘉武。正好见到你,可你不曾注意过我,你当然不会注意,那时你是全校的尖子,我还是个刚进校的黄毛丫头。”曹嘉文一怔,盯着她说:“有这样的事?”何芳幽幽地说:“不妨说是故事。还好,一切都过去了。”曹嘉文沉默一会儿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那么早就见过我,连相见恨晚都没法儿说了。其实我也听嘉武说起过你,他一直抱怨他们的校花太骄傲呢。”
  “骄傲?骄傲我就不会说这些话了。”何芳鼻子里轻哼一声,“也许是因为年龄大了吧,回头说往事总是容易些。当我们长大,当我们开心或失望,当我们错过我们想要的东西,当我们不得不学会妥协,我们就慢慢懂得用欣赏的眼光看待自己的过去,以及过去的感情了。大概是觉得跳出红尘,无所谓了吧。”
  “也许是因为事先知道了结局,所以才能心平气和地谈过程。”
  何芳知足地说:“不管怎么说,我们能一起呆这两天,已经是我们天大的缘份。真想不到还能见到你呢!”“要不我们上楼去说?”曹嘉文的语气相当模棱两可,语调中听不出热忱的邀请,倒像只有无奈的眷恋。
  “不上去了。就是因为告别,那些话我才肯说出来。”何芳终于微笑着说,“以后我们还是继续做朋友吧,有你这样守规矩的朋友很好。”说罢上了车:“拜!”
  红色跑车“轰”的一声冲出去,车轮和地面摩擦得“吱嘎”作响,旁边走过的半大小子吹声口哨:“酷!”曹嘉文紧跟着喊:“小心!”但车子早已绝尘而去。
  曹嘉文急忙跑上楼,回到家中打何芳的手机,一直没有人接。急得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电话铃忽然响了。他抓起来就问:“你回去了?没事儿吧?”听筒里传出苏南懒散的声音:“我早回来了,我能有什么事儿?咦?不对啊,你这不是在跟我说话吧?”曹嘉文暗自叫苦,他试图蒙混过关:“哦,苏南。对不起,我在等一个电话。”苏南的声音马上变得紧绷绷的:“在等那位何小姐吧?”曹嘉文踌躇片刻,决定实话实说:“没错儿,她喝了酒开车回去,至今没有消息,我很担心。”苏南一听,也担心起来,关切地说:“这样啊,我没什么要紧的事儿,不耽误你了,晚安!”“晚安!谢谢你!明天有空聊!”
  刚放下话机,铃声又响起来,他抓起听筒:“喂?”苏南很快地说:“对不起,再说一句,就一句。刚才忘了说,我打电话是想提醒你,别忘了明天上午的会提前到八点开,怕你迟到。”曹嘉文一边感激她的好意,一边心急火燎。他尽量抑制自己的焦躁,放轻声音说:“谢谢你,我会准时,晚安!”
  不到十秒钟,铃声再次响起。他没好气地冲着话筒喊:“不是跟你说过了,我在等要紧的电话吗?有事儿明天再说好不好?”听筒里传来何芳尴尬的声音:“啊,抱歉!我不知道你在等人,再见!”说罢撂了电话。
  曹嘉文“喂”了几声,骂了句:“SHOOT !”英文里,SHIT是讲粗口,而SHOOT 则是文明人的骂法。北京街头近年流行的那个“靠”字,正和这个用法异曲同工。他打回何芳的手机,终于听到何芳的声音:“你好!”曹嘉文急切地说:“刚才的电话我搞错了,对不起,我等的就是你!事实上,我一直在打给你──”何芳截住他说:“我知道,手机显示来电号码了。”曹嘉文埋怨道:“那你干吗不接?算了,不说这个,你怎么样?没事儿吧?”何芳疲倦地说:“我没事儿,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回到旅馆了,刚才走得不够冷静,也许让你着急了,真不好意思。不早了,我们都该休息了。”曹嘉文不想挂电话,却找不到话讲,干着急,只好讪讪地说:“那你多保重,晚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4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