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34/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408字 2011-07-29 09:49:09
  33

  文明博物馆很大,造型十分别致,称得上宏伟。曹嘉文领着何芳走进一层的电影展示厅,看放映时间表。刚好碰到英语班认识的一家中国人,走过来跟他打招呼。
  等那家人走开以后,何芳赞许他:“你交际很广嘛!昨天在国会山也见你跟人打招呼。”曹嘉文解释:“英语班上认识的。渥太华小得很,免费的英语学校就那么几家,中国人不管有没有工作,都喜欢去上英语课,反正又不花钱。时间长了,大家还在学校之间换来换去,可不就都认识了?”
  “他们也是搞计算机的?”何芳随口问了一句。曹嘉文答道:“男的在国内是胸外科主治医师,女的是大学英语教师。”“那他们可不会像你一样幸运。工作不好找吧?”“男的是研究助理,女的上了计算机培训学校,很贵的那种,学制八、九个月,学费两万多。”
  “现在真的不一样了,你们这些出来的人都很有钱,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全凭打工奋斗。”何芳叹口气说。
  一听何芳又发这样的感慨,曹嘉文反驳道:“我们都是已经奋斗过的,国内的竞争环境比这里残酷多了。辛辛苦苦攒点儿钱,移民时又交给加拿大政府不少,也不容易。”何芳不以为然:“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们这些人出来,要学历有学历,要经验有经验。很快就能进入中产阶级,不,是中上产阶级。”曹嘉文笑笑说:“那也要看什么专业,比如刚才那位老兄,在国内是有名的一把刀,何等风光?可是加拿大医院并不承认他的学历和经验。你知道他现在干什么?名义上是一家研究所的研究助理,据说这是他能找到的最接近专业的工作了。可他告诉我,什么研究助理?整个一饲养员!他的工作是喂养小白鼠,周末都要加班,那些小动物要按时吃饭呢。你别看他现在在这里转悠,没准儿一会儿就得回去喂老鼠。”
  何芳承认这是实情:“医生和律师最惨。本地人以这两种职业最赚钱,住的房子也最大。但中国的医生和律师来了,几乎没有可能进入他们的行业。其实除了计算机,其它专业都够呛,但不象这两个专业反差大。”曹嘉文接口说:“所以才有这么多人转行学计算机嘛。”何芳摇摇头:“谈何容易?理工科的人转起来还好,文科的人怎么转?退一步说,就算找到工作,以前的专业经验也全部浪费了。”
  他们看完了一楼的土著居民村落模型和独木舟,由电动扶梯上了二楼,不料竟迎面碰上了苏南。曹嘉文暗自叫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为她们作介绍。苏南也介绍了同行的一个女孩子,说是她同学的亲戚,刚从国内出来读卡尔顿大学的预科班,星期天陪她出来玩玩。道别的时候,苏南凑近曹嘉文低声问:“你不是说周末跟老万有事儿吗?老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漂亮了?”曹嘉文忙陪着笑脸回答:“这是‘别的事情’,以后再给你解释。”苏南轻“哼”一声,转脸冲已经走到一边的何芳笑一笑,摆摆手,以示告别。
  回到何芳身边,曹嘉文不放心地回头看看。何芳就开玩笑:“长亭柳,君知否,千里犹回首。”他笑说:“呵呵,你就喜欢打趣我。网上如此,网下也如此。”他再和何芳走着,气氛就有些沉闷。等曹嘉文发觉了,问何芳是不是累了,她又没事人一样。
  这一天,他们参观了造币厂和几个博物馆。走了很多路,曹嘉文发觉他还不如何芳体力好。终于回到旅馆时,何芳居然还要做饭,曹嘉文说这么累了还做什么饭!晚饭出去吃,他也该尽一尽地主之谊了。何芳说懒得走路,还不如自己做来得快。曹嘉文心想无论如何不能再劳累何芳了,坚持去了附近一家看上去很古老的餐馆。
  餐馆里没有几桌客人,他们选了临窗的一张桌子。厚重的窗帘从高高的窗框上垂下来,束在两边。透过横条的百叶帘,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街道,空空荡荡,几乎没有行人。房间光线很暗,桌上点着蜡烛,头顶什么地方播放着德沃夏克的音乐。
  何芳点了酒烹鲜贝,曹嘉文点了熏鲑鱼。曹嘉文问何芳喝什么酒,何芳说吃海鲜自然喝白酒,于是他要了法国干白。何芳举杯道:“渥太华以前也来过几次,但每次都来去匆匆,国会山和几个博物馆都是从外面看一眼,从没有进去过。这次有你这个东道主,算是玩儿好了。谢谢你啊!”曹嘉文高兴地说:“不客气!好几个地方我自己也没去过,跟你一起去我开心得很。”
  话锋一转,何芳别有意味地微微笑着说:“你那个同事对你很不错哦,你怎么没有跟我提起过?”曹嘉文搪塞道:“不过是一般的同事,有什么好提的。”何芳认真地说:“也许你把她当一般同事,她却不一定把你当一般同事。”“你和她不过打个照面,哪里就有这么多说道?你也太敏感了。”曹嘉文竭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何芳摇摇头:“女人的直觉不会错。你老实坦白。”
  曹嘉文也认真地说:“我跟你说过,我经历过一次婚姻失败,不想再挖一个同样的坑,然后自己跳进去。我最近的确跟苏南走得很近,关系很融洽,但并没有想到和她结婚啊。再说,她比我小十岁都不止。”何芳打断他:“这样的年龄差是最好的搭配呢!对了,就是在你们渥太华,前一两年不是有一个二十岁的中国女孩子嫁了个七十岁的老头吗?”
  “这事儿你也听说了?真是坏事儿传千里啊!”曹嘉文瞪大了眼睛,“当然,也不能说是坏事儿,奇事儿传千里吧。我在教堂见过那女孩子,很能干的样子。”何芳笑呵呵地说:“不能干能这么轰动吗?我认识一个朋友,跟她有转弯抹角的关系。那女孩子故事多了──扯远了,还是说你的同事吧。你对她说过你不愿意再结婚吗?”曹嘉文拿不准上次露营时,他在帐篷里对苏南说过的话算不算,就含糊地说:“至少我暗示过,她应该明白我的想法。有时我们谈朋友的婚姻,她自己也说不结婚在一起挺不错。”
  何芳用叉子指指曹嘉文盘子里的鲑鱼说:“你读日本的村上春树吗?他说过一句关于大马哈鱼的话,大意是女人就象这大马哈鱼,不管她们说什么,最后总会去一个地方。”曹嘉文点点头:“我懂你的意思,谢谢你的提醒。不过苏南相当成熟,也很聪明,她会保护好自己。再说我在她那家公司也呆不长,以后也许都不见面呢。”何芳犹豫了一下,还是微笑着问:“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结婚了?”他顿一顿,也笑笑,回避道:“别问我太复杂的问题,好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26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