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学术讨论」读徐学清《冲突中的调和:现实和想象中的家园》
笑言 1649字 2011-03-31 08:12:37
  多伦多的徐学清教授在《冲突中的调和:现实和想象中的家园》一文中开篇即说:“家在文学作品里,跟爱情一样是一个咏叹不尽的主题。”随后又指出:“不少从大陆来的华人作家往往把‘家’与‘家国’联系在一起,她/他们在描写漂泊生涯中建立起来的新家时,同时编织着与故土的家国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建家立业越是艰难困苦,同家国故乡的维系就越密切。”无独有偶,上海的赵思运博士在《拖着影子的行走》一文中也指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更注重国与家的关系。在西方,‘国’(country或nation)与‘家’(family)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而在中国,‘国’与‘家’构成一个词--‘国家’。之所以能够构成一个词,是因为二者具有同构性。”
  海内外评论家们不约而同地以他们的敏锐触摸到了“国”与“家”这个海外华文创作的中枢神经。除了这篇论文例举的多名加拿大华人作家的作品外,其实差不多每一位海外写作者都写着或写过这样的主题。以渥太华写作者为例,夏悲所写的《原始森林中的情人》、中国中央电视台拍摄的《小留学生》电视连续剧、包括我自己写的《落地》和《香火》,无不可以找到想象家园与现实环境的落差描写。如果把目光放得再开阔一点,不仅仅局限于长篇小说,那么涉及现实与故乡的作品就更加不胜枚举了,如中短篇小说、如散文随笔、如诗歌、如纪实文学。很多新闻工作者与其他文字工作者,如杜湛青、沈钧、赵仕林等,在中文报刊撰写的专栏文章,也都离不开这个主题。这并不奇怪,因为双重文化的冲撞本身就是我们海外华人的生活体验与心灵自省。
  徐文指出:“从地理的角度看,家的移动性是变动的;然而从文化角度看,在文学作品中描写出来的对‘家’的感觉,是一种想象中的用文化的积淀建构起来的家,这种家因其搀杂着华裔作者的精神活动,从而具有形而上的超越性,超越具体的时间和空间,而呈现出固定和流动的双重性格。”
  海外作者由于其特定的漂泊经历,对家的理解往往侧重于英语当中的HOME,换言之,注重与家人的共同生活。而对家的地理概念HOUSE的重视却退居其次。说起家,往往还不及国内的老家来得亲切。故乡情结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依托,曾经有一场对故乡的讨论,让我翻开从故乡背回来的沉甸甸的辞海,找到了“故乡”这个词条:
  
  【故乡】(名) 出生或长期居住的地方;家乡;老家。偏正式:故(乡。
  
  我有一位朋友,出生在杭州,幼儿园毕业随父母去了山西,插队下乡去新疆,考上大学到东北。再后来出了国,现任加拿大一家颇具影响的国际贸易公司的总裁。一次聚会聊起来,朋友们帮他算了算在各地呆过的时间。这一算不要紧,他在国内任何一个城市居住的时间,都没有他呆在蒙特利尔的时间长。于是,他的故乡模糊了。于是,故乡也“从而具有形而上的超越性,超越具体的时间和空间,而呈现出固定和流动的双重性格。”
  徐文还提到“怀乡情仍然最深刻地被感觉到是一种临时的错位,而不是一种企图回到过去的需要。”是的,中国是我的故乡,加拿大是我的选择,我在我所选择的地点怀念我的故乡,这并不奇怪,也不矛盾。我认为目前的华人移民对这种错位已经越来越习惯,越来越看淡了。中国国内大规模的人才流动已经给移居国外提供了足够的彩排机会,移民对生活的适应和准备大多已经相当充分。于是,越来越多的海外华文作品表现出了较早期海外文学更加平和与积极的心态,尤其是在加拿大这样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我想,正是在这一点上,体现出了加拿大华人与美国华人的不同。
  新一代的移民作家,没有很深的怀乡情节,他们更关心当下的生活状态。余华说过,生活的真实是不存在的。我们认为的真实其实只是我们自己对生活的解读。我想说,生活未必真实,但我们的精神是真实的,我们的写作是诚恳的。这些点点滴滴的真实汇聚起来,海外社会、海外华人生活的场景就变得立体多姿,变得像无数的水晶棱镜,让海外华人可以从更多的角度把自己的生活折射到其中。而这个时候,作家也获得极大的写作自由。


       发表时间:2007-08-20 23:59:45.0 字节数:1664
            编辑|已被阅读153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