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31/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815字 2011-07-29 09:41:33
30

  第三次考车时间约到了十一月份。曹嘉文失去了热情,也不打电话插队了。按照合同,他的工作到九月底,也就是这个月底结束。在加拿大工作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工作再紧张,工作以外的时间也完全由自己支配,不象国内老板随时会把电话打到家里。于是曹嘉文下了班有足够的时间查信息、找工作。几家中介公司也陆续跟他联系,他们的数据库资料表明曹嘉文现在的合同就要结束了。有几个机会在渥太华西部的高科技区,还有的在蒙特利尔,曹嘉文不能开车去面试很不方便。他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又咬牙切齿骂了考官一通。要不是考不过那个破驾照,他会受这个限制?早驾车全国周游去了。眼看冬天到了,就算考上驾照也无法再去露营、划独木舟了。
  其实。真正让曹嘉文窝火的原因,恐怕是他没法开车去多伦多见何芳。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何芳居然打来电话,说她最近要去渥太华谈一点儿生意,也许周末刚好有时间见见他。她说的“刚好有时间”很值得玩味,事实上她想方设法才把商谈时间安排得横跨周末。
  星期五中午,曹嘉文接到何芳的电话,说她已经到了渥太华。如果没有意外,晚上六点在她下榻的旅馆见面。打完电话以后,曹嘉文的笑容像患了重感冒,烧得一直退不下去。
  谁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下午比尔把曹嘉文叫到办公室,对他的工作大大嘉许了一番,说从他接手以来,来自人事部的压力减少了好多。如果曹嘉文同意,公司准备再与他续签两个月合同。曹嘉文至今没有落实新工作,心里正急,自然满口愿意。
  苏南到他办公室送一份数据库更改通知单。他抑制不住喜悦,兴奋地告诉她,老板要他再干两个月。苏南很高兴,当下就要他请客,问这个周末行不行。曹嘉文象被人拔掉了电源,一下子呆在那里。他支支吾吾,说周末要去找老万,又说还有别的事情。刚巧进来一个救命的电话,他才不必再作解释。
  早早下班回到家里,曹嘉文拿不准穿什么衣服好。按理说晚上朋友见面,该穿随意一点儿。但他还是觉得穿西服比较习惯,万一不合适,还可以对何芳推托说自己下班就直接去见她,来不及换衣服。这个小聪明令他十分得意,他抓紧时间又刮了刮早上刚刮过的胡子,对着镜子摸摸发青的下巴,深深呼吸,感觉爽神的蓝吉列须后蜜散出的淡淡香味。
  五点五十分,他来到位于阿尔伯塔大街的一家公寓式酒店。在大厅里,他给何芳的房间打了电话,她请他直接乘电梯上去。
  房门开处,迎接他的是一张白净的笑脸。深色的套裙、精心梳理的短发和淡淡的工作妆,典型的职业女性。她长得小巧玲珑,举手投足间,女人味十足。
  “何芳?”
  “曹嘉文!”
  握手的时候,何芳发觉他的手有点儿冷,还有点儿湿。是紧张吧?她想。其实,这也是她第一次见网友。自己想想都可笑,成天忙得不亦乐乎,居然还有时间上网,还整出一个“网友”来。
  今天的会上,何芳和FSC 谈了公司并购的细节。双方就合同上的敏感部份再三协商,基本达成共识。下星期一把合同修改稿打印出来,如果双方审核都没有异议,下星期二就可以正式签约了。同来的律师开完会赶回多伦多,他将把修改意见和审核要点传真给她。而她,空出了这个周末。
  她需要这个周末。生存的空间是有限的,心灵的向往是无限的。有时候她想,没有网络,没有曹嘉文,她对心里久已存在的东西或许一无所知,可那东西又那么鲜活。网络帮助了人们,它使时间空间变得模糊。人们丧失本来的身份,却乐于扮演虚无的角色。然而,正是这种丧失和扮演,使生命的可理解内涵延展了。
  她打量着曹嘉文。不到一米八的个头,五官配合起来看挺精神,分开来看却没一样出色。面对面坐着,他们都有些不自然。曹嘉文本来就不善言辞,何芳却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网上的对答,电话里的交谈,离现在似乎都很遥远。那种或夸张或思辨的对话,显然无法下载到眼前的场合。
  终于,何芳打破沉默:“我们去吃饭吧?”曹嘉文如逢大赦,忙说:“好。吃饭。”没错,这会儿干什么都比干坐着好。
  他们就近选了一间意大利餐馆。曹嘉文谨慎地建议:“喝点儿葡萄酒吧?解乏。”何芳春风满面:“好啊,不过少喝点儿,否则要出洋相了。”曹嘉文看何芳这样爽快,自己也放开了一些:“怎么会?生意场上喝酒是基本功。”其实曹嘉文并不了解何芳的职业,她不说,他也不问。
  何芳微微摇头:“好像我不能算生意场上的人,喝酒也不多。中国人在一起吃饭,我最怕人家劝酒。好像不看到女人坍台是男人们的损失。”曹嘉文深表同感:“是啊,有些人喝酒是不管别人死活的。现在好一点儿了,国内的人也开始知道尊重别人的选择。好客并不等于强迫,让客人喝醉并不只是客人丢脸,其实大家都没面子。我们适可而止,来,我先敬你一杯!谢谢你来看我!”何芳呵呵笑道:“灌酒都是从你这样敬酒开始的。”
  话渐渐多起来,曹嘉文随口问何芳生意谈得怎么样了,她回说基本敲定了,下星期双方签了字就万事大吉。曹嘉文信口乱问:你是不是跟中国做生意?中加贸易好做吗?何芳也不说破,只说自己主要在美国做,不太了解中加贸易。她笑着说,一说做生意,你想的大概就是所谓的“倒爷”,也难怪,大家都这么想。你听过那个说法吧?所有的中国人一跨出国门,就雄心万丈要做国际贸易。其实,在这里做生意也象早些年国内的人嚷嚷下海,有发财的,也有淹死的。
  餐后的水果是一道西瓜。曹嘉文很喜欢吃西瓜,在国内的时候,每年夏天都要买很多西瓜,吃的时候用凉水镇上。室温太高,放进冰箱又太凉,都会失去西瓜天然的口味。他叉起来吃了两块,象往常一样,加拿大的水果基本上没有什么水果味道,一点儿都不好吃。他边吃边将吐在手里的瓜子放到盘子里,抬头跟何芳说话的时候,才注意到何芳吃得极其仔细。她先将叉子横过来当刀使,把一牙西瓜切成若干小块,再将瓜子一粒一粒剔出去,然后才叉起来送进嘴里,动作自然娴雅,吃得却并不比他慢。曹嘉文心想这样精致的吃法他永远都学不来。看起来,英国人说四代人才能出绅士不是没有道理。
  吃完饭,他们信步走在大街上,漫无边际地说着话,不一会儿走到国会山。夜幕初降,议会大厦被彩灯照射得巍峨壮丽。稀稀啦啦的游人悠闲地走来走去。大厦前面那坛永不熄灭的圣火精灵般跳跃着,他们走近火坛,默默地看着,感受它的活力,谁都没有说话。
  何芳紧紧衣服说:“天凉了,回去吧。”曹嘉文脑子里忽然闪过网上看来的女孩子的暗示,而眼前又什么暗示都不存在,不觉好笑起来。不料何芳注意到他嘴角的笑,问他笑什么。他说很无聊,偶然想到了网上小孩子们的说法。何芳问是什么说法,他说:“我说了你别生气,网上的追女孩大全上说:如果女孩子说有点儿冷,那就是期待着男孩子的拥抱。”何芳咯咯笑了起来,声音略显夸张,笑完以后说:“可惜我不是小孩子了。”曹嘉文知道话说得不检点了,有挑逗的意味,就掩饰道:“是呀,岁月沧桑。同样的事情,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理解。年纪大了,就学会了放弃。”何芳想一想说:“有道理,但也不是绝对的。人的心不会老。许多人退休以后,还惦记着小时候的梦想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31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