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高尔夫」Ocean City的高尔夫之旅
笑言 5024字 2011-07-20 07:13:47
1、缘起

  新年刚过,球友聚会。窗外是纷飞的雪花,大地被厚厚的积雪捂得严严实实,一帮人的心思却还在绿茵茵的高尔夫球场上。谈到兴起,不时有人站起来比划几下,讨论上杆和下杆的问题。
  饭后牌桌上球友A提起了美国的Myrtle Beach Golf Package。大家都说经常收到推销邮件,可惜去不了。
  为什么去不了?A笑着说,我们几个同事已经决定租车同去了。
  羡慕啊!大家一片感叹之声。但谁也没有继续深谈下去,各家的领导都在,悠着点好。
  高尔夫这东西,听上去很高雅,也打着锻炼身体的旗号。刚开始的时候,太太们都很支持,说好啊好啊,别成天抱着个电脑,眼睛和脑子都看坏了。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强身健体,磨练性格,还能认识不少朋友,多健康的活动啊!而且,这也就是在加拿大,勉强还属于平民运动范畴。如果回到中国,对大多数人来讲,打高尔夫恐怕还是极其高端的奢侈,想都不敢想。
  慢慢地,太太发现老公打球会上瘾,而且消失时间极长,有的还学会编谎话。高尔夫球场大都建在郊外,来回两小时车程是常事。一场球下来,基本上一整天就报销了。遇到赌个啤酒什么的,打完球还要坐在球场的露天餐厅里接着聊球,回家不免很晚。有的人家只有一辆车,有的人家虽然有两辆车,但太太偏又不肯自己开。不管怎么说,加拿大夏天本来就短,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居然丢下老婆孩子,独自跑到外面拿根棍子晒太阳。周周如此,哪位太太能高兴呢?
  打不好球最常见的借口是球杆不好。虽说打高尔夫在加拿大相对便宜,但一根好球杆标价四、五百加元却也平常。于是这帮球迷就整天盯着Golf Town,盼着自己喜欢的那一款打折。有盯TaylorMade一号木的,有盯Callaway铁杆的,有盯Mizuno挖起杆的,有盯Titleist推杆的。网上倒是便宜,可买来的没准是水货。比如明明是美国的网站,在线询问时对方的英语也相当地道,发货却来自河北沧州。
  乱花钱仅仅是一个方面,球具多得没地方放是更大的问题。几位球友家中,地下室、车库堆满球杆球包球鞋球车,有的地下室天花板上还留有练挥杆打出来的洞。
  种种劣迹,让大家已经从心底里感激太太们的宽容,怎敢再开口要求冬天去美国长途拉练?
  可是一旦开始惦记一件事,就很难放下。不经意间,去Myrtle Beach的计划和费用,在球友之间酝酿起来,都说作为渥太华华人高尔夫球协会,理应组织一些冬季活动。正在这时,Executive Golf推出了去Ocean City的高尔夫游,4天打4场球,还有可能另加2场replay。说是4天,其实只需要请星期四与星期五两天假。标准灰狗,专业司机,车上还可以看碟,比租车自驾舒服省事多了。开球时间、赛前练球、趣味活动、颁奖聚餐以及面海旅馆都安排得十分周到。而且由于有一家意大利餐馆赞助,整个费用比自驾去Myrtle Beach三天还便宜。
  大家分别回家做工作,两人没问题,一人等等看。但是谁都没想到,平时最积极的B却被太太一口否决了。看着其他人忙着报名添设备,B在电话里长吁短叹,说太太态度很坚决,这回是真去不了了。几天之后,他凑巧生病进了医院。望着病床上憔悴的B,太太心一软,说你想去美国就去吧。B欣喜若狂,赶紧做了若干保证。这下方才皆大欢喜。
   最终四男一女共五人报名参加了EG的Ocean City高尔夫之旅。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以下按出场顺序分别以B、C、D、E表示同行的其他四位球友,最先提起这事的A,反倒没有与我们同行。

2、赛季开始

  3月17日星期四,闹钟在凌晨5时响起。起床洗漱完毕,把行李箱提到楼下,去厨房烤了一片吐司,喝了杯热牛奶。太太驾车,送我去集结地。
  上大巴一看,我是同去5人中到得最早的。不一会儿,C和D一起来了。上车后C与我同坐,D坐在我们的后排。而B和E来得太晚,只好坐到最后去了。这时天还没亮,一车人在大巴里晃悠着半梦半醒。
  过美国海关后,继续驱车向南。一路上冰雪渐少,草色渐绿。只相差几小时车程,眼看着气候在变暖,自然界的构造真是奇妙。
  下午两时,我们来到Pennsylvania的Center Valley Golf Club。写有姓名的二十多辆球场车都已编好组早早等在那里。

  绑好球包,提起一小筐练习球,到练习场砰砰砰一口气打完。2011年高尔夫赛季正式开始了!
  球场的草有些绿意,但看上去仍然偏黄。果岭很慢,但大家都很兴奋。毕竟渥太华的球场还被雪埋着,这里却可以打球了。C、D与另两位西人一组,B、E和我三人一组,傍晚7点打完球,继续坐车南行。车上对了分数,大家打得跟平时差不多,稍稍差一点,这肯定与这是赛季第一次下场有关。一路上放了两个有关高尔夫的老电影,其中一个是Tin Cup。
  晚上10点,大巴终于停在Quality Inn的大门口。房间在7层,C和D一间,B和我一间,两个房间相邻,中间还有道门,打开以后可以在两个房间内任意走动。E独住一间,在8层。房间全部面朝大海,打开阳台门,海风带着涛声扑面而至。声势之大,有点猝不及防。一条很直的海岸线,在月光下随着潮头的推进隐约可见。
  C直喊饿。而周围的餐馆全关门了。刚才上楼以前,问了问前台的服务员,他说3个街区之外,可能有家酒吧开着。出门看了看,这里的街区很大,大家都没劲走路了。还好B和C各自带了方便面,旅馆里锅碗瓢盆齐全,我和D沾光,每人吃了一包。正准备睡觉, C又从墙壁中间那道门跑过来,说B的面比他的高级,不由分说抢去一包又煮了吃。
  第二天早晨6 点半就要起床吃早饭,7点半出发打球。怕再有强盗,我们赶紧把中间的门闩上,休息了。

3、最好成绩

  一早起来去吃旅馆提供的早餐,鸡蛋咸肉面包咖啡,一阵风卷残云之后,终于肚里有货。交了餐券,忘了小费,被服务生追出来。落在最后的D不幸被捉,替大家付了五美元。
  18日这天的球场是Links at Lighthouse Sound。E加入了C和D那组,我和B一组。这四天的比赛全部是Shot Gun,我们是第1组B,从第一洞出发。C和D则从第18洞出发。
  这一天属于B。他不仅抓了2只小鸟,还抓了一只在果岭上爬行的指甲盖大小的小乌龟。而且他打出了自己的历史最好成绩85杆,不枉行前剃了个光头。这光头剃得比较惊险。他得意忘形,胆子太大了,居然不请示领导擅自光头。太太很不高兴,后果很严重,问他还想不想去美国?急得他直赔笑脸,心里却嘀咕,好老婆,做人要NICE嘛!
  这个球场通往第9洞的路上,有一座全美最长的球车木桥。桥长1500英尺,桥宽只允许一辆球车通过,因此中间设置了若干凸出的停车处,就像国内的铁道桥。

  这个球场的状况比前一天的要好,草更绿了,但球道和果岭上刚刚打洞,推球很没准,不定什么时候球就会跳起来。
  打完一轮,中午刚过。吃完热狗,我们又开始打第二轮。Replay需要另外付费,但加上配有GPS的球场车才要25美元,也太便宜了。这次五个人一起打,更加热闹。只可惜时间不够,打到第16洞。离返回时间还差10分钟。我们赶紧直接开回Pro Shop,大巴司机很尽职,早早等在那里。
  回到旅馆,天色还很亮。站在阳台上,看着阳光下的海滩。海水还很凉,只有一个人穿着紧身衣在海里冲浪。沙滩上没几个人,两名短打扮的女子沿着水线漫步。
  忽然发现海滩上有几个巨大的字,是被人一笔一画在沙地上划出来的。看上去极其普通的一男一女面对面站在字前,不知在说些什么。也就是这个季节,否则哪有这么大的空地给他们涂鸦?我从7楼仔细地辨认那几个字,原来是WILL YOU MARRY ME!

  正在感染着这份浪漫,猜测求婚者的成功率,远出传来一阵阵的掌声、哄笑声和口哨声。循声望去,两位中年男子脱光了衣服,面朝大海,一丝不挂。听到人们的尖叫声,他们不但不在乎,反而得意地扭几下屁股。
  这时的气温还在十几度上下徘徊,海滩上已经这么多风景,不难想象盛夏时的盛况。
  昨晚没吃好,今天一定要好好吃一顿,否则明天该没力气打球了。打球本来是享受,但这样高强度的魔鬼化打球,不补充能量,怕是顶不下来。这不,明天又要6点半起床。
  于是,五个疲劳的饥肠辘辘者,顺着海岸线,在沙滩之外的木板路上随意走着,海风渐渐大了,似乎没有什么咸味,只觉得越来越冷。
  转入市区,发现很多迷你高尔夫球场,多数是餐馆的附属,但各有各的主题。有海盗的,有小丑的,好像还有侏罗纪的。看来这个城市的主题就是海滩、高尔夫与餐馆。
  路上遇到EG的大部队,经他们介绍,去了一家海鲜自助餐。大家一通狂吃之后,终于可以舒服地坐下来聊天了。这时B发现生蚝和生蛤很好吃,尤其听说这东西还有某种特殊功能之后,冒着跑肚子的巨大风险,一口气吃了好多个。夜里迷迷糊糊听他起来几次,还以为肠胃真的出了问题,结果第二天才知道,是他设置手表上的闹钟时,无意间把每小时提醒振铃激活了,一小时振动一次,真够享受的。

4、第三天

  昨天回来,发现B放在写字台上给清洁工的小费依然摆在桌面上。请教隔壁,D说桌上有个感谢牌,小费应该放在那下面。于是我又加了两块钱,一起堆在那牌子前面了。
  第三天的球场是Rum Pointe Seaside Golf Links。也是刚打过洞,果岭上没什么感觉。头天晚上,大家很是切磋了一阵球技。衣架毛巾什么的,都派上了用场。这天风很大,也比较冷,所以打得比较艰苦。跟前一天一样,我们又打了第二轮,仍然没打完。

  这一天的亮点是EG提供的晚餐。我们没有参加Slammer Tour,但仍有机会获得其它奖项。C和E各得一顶球帽,C生怕出问题,满帽子找有没有绿色。最后大家一致认为上面的蓝字偏绿。B得到一张免费球券,D得了一箱啤酒,各有所获。

  回旅馆后的必选项目照例是交流球技。不过三天下来,的确很疲劳,都说要早点睡。这几天成绩最好的C终究还有软肋,从snoring contest中败下阵来,把房间拱手让给了D。跑到我和B的房间,拉开沙发床,倒头就睡。想必前两夜被折磨得够呛。

5、回到现实

  第四天,也就是这次旅程的最后一天,还是一大早起床,照例往肚子里使劲填塞鸡蛋咸肉,储备能量。吃完饭去前台交钥匙,大巴把我们送到GlenRiddle Golf Club。这个球场拥有两个标准18洞球场,一个是面向公众的Man O’War,一个是会员制的War Admiral。这两个看上去怪怪的名字其实属于美国历史上两匹非常著名的赛马,而前者还是后者的父亲。没准这两个球场也将像那两匹马一样成为传奇。
  我们打得是会员制的War Admiral。这是一个旺季球场费高达159美元的场地,草皮的翠绿和另一个场地的枯黄形成鲜明对比。据工作人员讲,这个场地用的是抗寒改良后的Bermuda grass。其实四天的四个球场都不错,而这大概是其中最好的一个。虽然距离不是特别长,但难度很大。球道狭窄、长草沙坑,不怎么好打。尤其是布局很有意思,不论什么差点的选手,都会碰到自己的障碍。其实说到长度,这几个球场比渥太华的大多数球场都长得多,而且占地面积大,基本没有来回穿插的相邻球道设计,因此不开车几乎是不可能的。后三个球场的球场车都配有GPS,对我们这些不熟悉场地的人帮助很大。

  奇怪的是B这天忽然不会打球了,尤其遇到过水,就效仿Tin Cup打个没完。最后结结实实骑了一回三轮车,名副其实当选为起伏最大选手。
  四天来,我们这几个人,有丢了夹克的,有丢了球杆套的,有丢了照相机的,不过都被EG的领队一一帮着找了回来。这已成为车上的笑谈,每逢开车前,他都要喊一声:中国代表团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不过这一天我们最终还是丢了他无法帮忙找回的东西,发现时大巴已经在返回渥太华的路上开出很远了。C带了一架单反相机,却嫌麻烦推说要专心打球不肯分神拍照,从第一天起就丢给了我们。B和我两人看着,却总是看不住,丢过一次找回来。这次又不小心,被我落在了球场餐馆里。我和C的手机在美国打漫游都是天价,还好D的手机计划还能忍受,帮着给餐馆打电话为我们找到了相机。餐馆的美国人很热心,答应尽快邮寄给我们。大家的情绪这才重新好起来。
  大巴在黑夜中疾驶,DVD放了两部电影之后,我们到达加拿大海关。窗外模模糊糊又见到积雪,不得不回到现实。
  进入渥太华,刚过午夜,太太已经等在停车场。
  回家的时候,又绕弯去巴黑文送了一趟D。回到家大约凌晨一点,分别了4天的9岁儿子,知道我今夜回家,见不到我不肯睡觉,还在自己房间里玩Lego。我跟他玩了一会儿,小家伙才肯上床,入睡时快两点了。
  第二天是March Break后第一天上学,课堂上他该打瞌睡了,都是我的错。想想自己在外面玩得痛快,却累及家人,心中歉意顿生。
  至此,这次高尔夫之旅终于落幕,我在疲倦和内疚中睡着了。

                         2011-04-12 写于渥太华
            编辑|已被阅读152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