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我眼中的笑言及笑网
心悦 1612字 2011-04-09 16:37:45
  相对于浩瀚如海的网络,一个小小文学网站的消失就如大海里一颗水滴蒸发了,连痕迹都几乎看不到。可是,对于那些习惯了把这个网站视为文字和精神栖息地的人们,刹那间他们会有顿失家园、心无依恃的失落感。--我深深地理解这种感觉。
  
  认识笑言将近十年,缘起《涓生的纸片》。十年之中,目睹《笑言天涯》从笑言的个人主页扩展成为一个功能齐全的公众文学网站。网站的整个程序都是笑言独自一人一句一句写出来的,那些写程序的日子,他不舍昼夜,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而在网络的这一边,我一点忙都帮不上,只是在程序写得差不多的时候,配合一下测试,提一些可有可无的小建议。好像就是前后两三个月的时间吧,一个纯公益性的《笑言天涯出版网》在网络上开张了。当时的我,对笑言的才能、用心和坚毅,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然,如今隔了时空回头审视那一段日子的前前后后,更能明白《笑言天涯》是在笑言怎么样的心境下应运而生的。
  
  笑网开办之初,人气冷落,往来的多是些有故交的文友。后来,人气慢慢聚起来了,稿子也多了。笑言又萌生了办网络杂志的念头,然后又是一段时间的挑灯夜战埋头苦干写程序。笑言把给杂志冠名的美差让给了我,于是,2004年1月《天涯风》创刊号诞生了。
  
  后来,我离开了笑网。偶尔回去看看,见到的是一派热闹和祥的景象,笑网在笑言和众编辑的努力下办得有声有色。
  
  最近几年,我鲜少写文章,和笑言和笑网益发渐行渐远。而这几年间在笑言和我之间仅有的几次联系中,笑言几乎都和我说到同一个话题:结束笑网。每次,我都无语。我能说什么呢?我明白办笑网的担当,也理解笑言的倦意,当然,还有网友们对笑网的期望……笑网办到如今,它已经不是某一个人的,它承载着众多文友们的心血和意愿--这点,我相信身在其中的笑言比我体会更深,也考虑得更多。于是,一年复一年,《笑言天涯》坚持下来了。
  
  今年入秋的时候,收到笑言的“伊妹儿”,再次说到他关闭笑网的打算,我明白这次是真的“GAME OVER”了。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不舍,毕竟这个网站承载过我的痛苦我的快乐还有我的付出,虽然那些欢笑和眼泪都早已成为了生命里一道远去的风景线。而笑网关闭了,风景线也就从此消失了。
  
  这几天进编辑部,看到编辑们在得知网站即将关闭后的留言,可以想见笑言的心情,甚至可以想象到他沮丧的神情。在我眼中笑言始终是个爱“玩”的大孩子(人家老大别生气哈,生气就不像老大了:P)。他“玩”油画、“玩”文学、“玩”网站、“玩”高尔夫、“玩”……(这个不能说,有损笑老大的光辉形象:P)“玩”者,不求其结果,只求乐在其中。当然,笑言的“玩”通常不是随随便便的玩:他玩油画,酷暑天气他可以在没有空调的阁楼上,把自己“玩”成一只101斑点狗(这种刻苦和专注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他玩“文学”,理工科的他玩出了两本长篇小说,散文更是不计其数,还“玩”进了加拿大华人作家协会;他“玩”网站,“玩”出一个网友们奉为文学净土的《笑言天涯》;近年他又开始“玩”高尔夫,居然又让他“玩”出个什么高尔夫协会主席的头衔……不管“玩”得多有成就感,玩终归是玩,过了就是过了。油画也好,文学也罢,如今的笑言都不“玩”了,哪怕眼下全情投入的高尔夫估计也有不想再玩的一天。唯独这个网站,笑言是早就不想“玩”了,可是,那么多的文友们在“玩”啊,于是,他踌躇又踌躇。终于,在2010年年末,在《笑言天涯》成为公众网站九年之后,他觉得自己真的“玩”不动了……
  
  笑言常以“坏人”自居,一个“坏人”做关闭网站这么一件“坏事”,原不算什么。只是,这么个“坏人”他用近十年时间做了《笑言天涯》这么件“好事”,才有了眼前这件“坏事”的缘起。于是,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心灵的家园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谁也带不走。
  
  
           2010年11月17日 于广州

发表时间:2010-12-10 00:12:58.0 字节数:1663
            编辑|已被阅读186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