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小说天地」圆月一样孤单
笑言 1672字 2002-01-19 23:03:01
  月亮圆了,满天的星反因这圆悄然隐去了。
  也许是月色的引诱,也许是潜意识的支配,她没有象平时一样骑车匆匆越桥而过,第一次停下来走近这条天天经过却不曾认真看过的闻名于世的泰晤士河。这条河目睹了英国两千年的全部历史,却永远只是缓缓地流淌着,不露声色地流淌着,仿佛世间的一切纷争一切喜怒哀怨都与它绝无关联。
  一年前,也是这静夜,也是这圆月,只不过是在地球的那一边。她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急不可耐地把他约到湖边,告诉他她的大哥终于答应接她去英国了。记不清当时他环着她的手臂是否忽然松了一下,她摇摇头,那时确实太兴奋了,轻飘飘的,一切都是那么模糊。
  由于他的坚持,他们在她走前没有结婚。那段时间里,他甚至还有意疏远她。她懂得他的用心,又觉得他迂,有时还不免疑心他在欲擒故纵,但她终于没有点破。只是在首都机场惜别的时候,她对他说:“我们都是成人了,不必欺骗自己的感情,我永远属于你,不要胡思乱想,等我!”
  于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眼眶里会蓄满了泪水。那一瞬间,她被他彻底点燃了,她发誓她一定要接他出去。
  “思家步月清宵立”,孑立水边,形影相对,难怪她想到了杜甫的这句诗。故乡的人,故乡的月,故乡的空气和故乡的水飞快地在她脑际掠过。
  出国前幻想过的那种衣锦还乡的场面怕是很难实现了,她能做的不过也就是在赈灾募捐之类的场合结结实实地捐上一两笔。除了一点不很多但也不算少的钱以及颇为曲折的经历而外,她在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得到。按银行户头里的存款,她早己有能力把他接出来了,可她迟迟没有去办。他出来以后怎么办?和她一起去打工吗?清风过耳,花香袭人,她感到一丝凉意,紧了紧外套,索兴沿着河边徘徊起来。
  刚到英伦时的感觉真是好极了。天是蓝的,地是绿的,人们是彬彬有礼的。只是周围的同胞们好象总也忙不完自己的事情,而来探亲的夫人们和丈夫们则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去打工,她自然也顺理成章地去打工。无所谓面子不面子,陈冲还不是打工打出来的。不过给他的信上,她还是谨慎地说,补习英语之余,也打打工,自食其力嘛。她下意识地又捏了捏衣袋中他今天的来信,该对他说些什么呢?让他来还是不让他来?
  大哥去美国工作之前,她初来时的热情就已经开始一天减似一天了。
  一个人生活以后,更觉得日子艰难起来。不是物质生活有问题,而是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烦恼在时时撞击着她。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游子病”吧,她不禁咬着嘴唇苦笑了。她好羡慕在伦敦一起打过工的小张,来英不到一年就在丈夫所在的大学找到了资助,一跃变成博士生了。其实她和小张不都曾是国内的硕士生吗?还有在爱丁堡遇到的小李,虽说比不上小张,但也“曙光就在前头”。在妻子的帮助下,他在一所大学的实验室里已经无偿工作半年多了,为的就是能得到教授的赏识而最终获得资助。不过话说回来,小张小李这样的幸运儿毕竟是凤毛麟角,人的机遇真是不平等。
  想着想着,她不由心里一动,要么还是把他也接来,两个人相互扶持总比一个人挣扎强些。她记得什么人说过,结婚的意义就在于两个人在一起比一个人更容易生存。不,不,她自己很快又否定了。对于所爱的人不能只在吃苦的时候才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不但没有磨练得坚强起来,反倒很有些急功近利了。还是自己去闯,这个时候见他又有什么意思?
  再说他也不见得就愿意撂下手中的工作。
  钱和事业在这个国家是紧密相联的。有钱可以促成更好的机会,而事业的成功又会保证获取更高的报酬,可她就是找不到这条锁链中的第一环。不停地延签证、找工作、租房子以及去申请的大学面试,搞得她既精疲力竭又心灰意懒。干一整天的体力活,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屋时早己昏昏沉沉,看本中文小说用不了三分钟就会睡去,哪里还有心情去读厚重艰涩的英文书刊?“唉”,她叹口气,心想这一年专业也丢得差不多了,要么干脆咬咬牙自己出钱读一年再说。“看来真的要老了”,她喃喃自语着转过身来,重新蹬上了自行车。长而直的黑发松松地向后飘了开去,月色朦胧中,竟看不出她脸上是笑影还是泪痕。


    发表时间:2002-01-19 23:03:18.0 字节数:3308
            编辑|已被阅读139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