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结缘于文字
笑言 2491字 2011-04-08 08:17:22
  我们,一群天南地北的作者,散落于地球的不同角落,因着一个机缘聚集在这本书里。这个机缘就是我们曾经长期栖息的地方——笑言天涯文学创作出版网。谈起这本书,不能不谈起这个网站。笑言天涯是一个面向公众的非盈利公益性网站,始建于1998年9月26日, 2001年11月扩容改版,逐渐成为知名的文学原创出版网站。网站于2010年12月31日关闭。这个网站是我在十二年间利用业余时间一行一行写出来的,而最终,又由我亲手关闭。文友们留恋不舍,一边遗憾失去了自己喜欢的纯文学平台,一边又对我们这群做了十二年义务编辑及技术支持的团队表示理解和感谢。

早年曾经跟随一位集团老总与另一家老总谈两个企业合并。谈到第三天,话题逐渐随意。记得其中一位对另一位说,办企业赚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形成一种文化理念,为员工创造一种特有的生活。在十多年的办网过程中,笑言天涯坚持了自己的理念,坚持了文学的本质。与此同时,网站也为大家提供了一个相对长期稳定的文化氛围。长年累月的文字交流,使许多文友虽未谋面,却像熟人一样无话不谈,有的成了诤友,有的成了知音,甚至不乏终成眷属的佳话,如这个集子里的落雪,就与含笑枝结连理。

  很多文友将自己的作品系统地珍藏在笑言天涯,网站要关闭,搬走自己作品的同时,却发现还有那么多的文友点评难以一起搬走。失去了当时的语境和心情,那些令人拍案叫绝的精彩点评便再无借力之处……

  指间承诺与剑古两位作者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们已经无法亲自搬迁作品了,然而他们对笑言天涯的热爱却让文友们记忆犹新。他们的生前好友,笑言天涯的资深编辑小荞,替他们把部分文字留在了这个集子里,留在了笑言天涯的最后一班车上。人间自有真情在,网络看上去虚幻,而我却以为,网络中的情感比现实中更纯粹、更坦荡、更注重精神与灵魂的层面,因而反倒更真实。

  这个合集产生于文友们的恋恋不舍,可以彼此留个纪念,可以随时读读友人的文字。有点像大学毕业的纪念册,每人留几句话,不定什么时候这些文字便可以温暖自己。这是一本自愿参与的合集,集中文章都是作者自选的精品。限于字数,擅长小说的作者也许不得不选送散文或诗歌。

  网站关闭通告发出之后,文友纷纷发文告别。我特别欣赏大方客在《虚拟离别,难言再见》中说的一段话:“虽然迄今为止,我在‘笑网’并无一个真正的朋友,也不认识其中的任何一人,但是,打开‘笑网’,我却觉得拥有很多朋友,认识很多很多的人,知道很多很多‘笑网作家’的写作风格、性情、爱好……‘笑网’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但现在,这不可或缺的元素正在离我远去。”钟雨的《挥手自兹去》、哑哑梨的《花开一季,一季痴迷》、李家淳的《写给笑言、天涯永念》、心悦的《我眼中的笑言及笑网》、王梦沂的《再见笑网、再见老屋!》、李成年将军的《迟到的送别》、行舟的《笑言如歌,歌声永远》与《家的感觉》、蜀东泊客的《放爱去飞》、爱涛的《不再见了——笑网》、西秦木子的《随风而去》、河东阳升的《飞翔的大雁》、周开岳的《一半儿》以及梁成琛的《虚拟离别,难言再见》……等等,无不真情流露,或惋惜或忆旧或祝福或道别,深深打动着我,也打动着每一位笑言文友。限于篇幅,我无法将这些精彩文字一一呈现给读者,不过我想把留白写的古风全文抄录在这里。留白,这个网络记号的主人就是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魏晋竹林七贤的同济大学刘强副教授: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沙。
兄弟播四海,笑言满天涯。
忆昔初逢日,青梅嗅竹马。
筑巢又衔泥,网上喜安家。
今晒私房货,明观众友夸。
载笑复载言,送币亦送花。
君子淡水交,板砖箱底压。
偶有犯颜谏,何尝真相骂。
也曾批时尚:粉丝多如麻。
也曾论国事:河蟹逐醉虾。
疑义相析美,切磋琢磨佳。
眼泪和笑流,文字缘情发。
上传编辑部,私语悄悄话。
知己存网内,比邻在天涯。
老大勤护院,编辑忙理家。
何尝计回报,只为你我他。
明知如梦寐,殷勤似犯傻。
不为无用事,何以遣无涯?
天既生我才,泥必留鸿爪。
撑拄十二载,口碑胜自伐。
一朝传关闭,嗟叹复哎呀。
庄周蝴蝶梦,望帝杜鹃花。
本为同林鸟,绕树须三匝。
知道非易事,达人须自达。
寄语笑网人:分手不分家。
聚散依依后,我辈当奋发。

2010年12月20日午后写于沪上有竹居,
时距笑言天涯文学网站关闭仅有十日。

  这首古风极好地总结了笑言天涯网的缘起、发展及运作方式。网站这些年的存在,除了文友们始终如一的热情支持,历任编辑功不可没。网站编辑部采用值班制,也就是说,每位编辑必须在每周的某一天或某两天到编辑部编发文章,周周如此,不能中断。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无论是否逢年过节,不论是否人在旅途,不论家中发生了什么大事,我们的当班编辑和后备编辑把这个生硬的制度硬生生地坚持了十年之久。

  前前后后,曾经有二十多位编辑为大家无偿服务。这十多年间,他们非但没有获得分毫报酬,甚至有时还慷慨解囊资助文友。在这个物欲横流、宽己严人、索取无度的社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编辑们牺牲了自己的业余时间,认真编辑每一篇来稿。发表了,推荐了,作者道声谢。退稿了,个别作者还会恶语相向。我敬佩这些与我风雨同舟的编辑们!我很高兴在条件允许时和大家一起做过一点好事,这个世界需要一些傻子。我很荣幸我们曾经为网络文学创作的发展繁荣贡献过一份力量,不论是在文字层面还是在文学平台层面。这是我们的骄傲,这个“我们”包括十二年间支持和关怀网站的广大文友。

  不可否认,关闭网站事实上带给许多文友诸多不便。借此机会我深表歉意。在这十几年中,结交了不少朋友,忘年之交、莫逆之交、琴韵之交,林林总总,算下来都属君子之交吧。但也因为理念不合,得罪过一些文友。不管结交的还是得罪的,都算有缘。

  摆弄文字的人,心中自有一份柔弱的敏感,但也不必太过伤感。敬畏文字的人,心中也自有一份智慧的判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结缘于文字,我们仍将以文字重逢。

                  2011年2月28日写于渥太华枫竹楼

            编辑|已被阅读209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