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杂文」文怀沙为何问不得?
笑言 1810字 2011-04-07 15:53:44
  近来文化界沸沸扬扬着一件事,搞得文人们非但睡不安稳,还跳出来大打口水仗。事情源于《人民日报》编辑李辉公开质问“国学大师”文怀沙:你老人家到底是1910年出生,还是1921年出生?换句话讲,究竟是九十九岁还是八十八岁?你到底是不是章太炎的弟子、鲁迅的师弟?你当年是因“反江青”作为政治犯入狱还是因“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被收监?同时李辉还对文怀沙的学术水平提出质疑,认为“文的楚辞学问至多可抵一名中学教员。”
  文怀沙随后发表一则简短声明,大意是年龄属实,国学大师不敢当。这则声明文白参杂,“其言也善”。但以学术打假闻名于世的方舟子等人并不放过,逐句分析之后,找出不少文理上的毛病。于是有人怀疑该声明由助手捉刀,有人振臂高呼:国学大师原来就这点水平!
  当然也有不少人站在文怀沙一边。
  一种说法是,文怀沙年事已高,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要“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中国是一个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孔孟之道、程朱理学的确是这么教导人的。《论语》中就有教偷羊的父子要相互包庇的例子,所谓“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将君臣、父子、夫妻这种封建礼教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照此逻辑,人一坐在某个高位或活过某个高龄便可以为所欲为,而公众还必须默许这种为所欲为。说穿了,这个“讳”就是遮掩吧。一个人乃至一个国家,如果总需要遮遮掩掩,那么结果只能是真相埋没,谣言四起。试想,如果当时“为尊者讳”,隐瞒了温家宝总理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时遭扔鞋的闹剧,那该是多么“完美”的一次环法访问啊。但媒体如实做出了报导,公众也客观地接受了全面信息。这是一种文明的进步,它的标志是透明。
  另一种说法是,李辉不去揭发贪官污吏,偏要和一个耄耋老人过不去,让他晚年受辱,羞愧难当,在郁闷中终老,做人不厚道。有本事你去揭露巨贪啊,欺软怕硬!所谓“纵大奸而忿小恶。”一位文友的反驳很精彩,他说这个逻辑我不懂:你批评张三,他说李四更坏,你怎么不说?你批评以色列打巴勒斯坦,他说美国打伊拉克你怎么不管?好像贪官不除,其它都不能过问。过问了就是欺软怕硬。再说,李辉即便忿小恶,你又何敢推断他纵大奸?
  我百思不得其解,小恶为什么就不能忿,不能管?相对于杀人放火,行窃算是小恶了。那么杀人放火者没有绳之以法之前,我们是不是允许满街都是小偷并公然行窃?何况,冒充顾问,猥亵奸污妇女十余名,被收押十七年之久,算小恶吗?即便是欺瞒公众几十年,并由此骗得本不属于他的社会名望以及诸多物质好处,也不能算小恶吧?要说受辱,也是自取其辱。做人不难,它的标志是诚实。
  再有一种说法是,君子不揭人阴私,要给人留颜面,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所谓阴私,是指私人生活范畴。而文怀沙的年龄与入狱原因,假如李辉所言属实,那么这些资料首先被文怀沙自己篡改镀金,并四处招摇,从而骗来人们的尊重、信任和实际利益。因此,这些信息不再是他的隐私,而进入公众视野。问题就在于发布了几十年的公众信息竟然是伪造的,他的欺世盗名一直影响公众判断直到被公开揭露。假如李辉“清者自清”,那么文怀沙至今还在“浊者自浊”,造假并快乐着。造假缺德,不仅仅限于奶粉。让人觉得奇怪并好笑的是,有人倒打一耙,反指打假者缺德。一位居住在美国的华裔学者,居然一口气数议李辉,“揣度”李辉打假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并批评一边倒的舆论声讨带有“很重的戾气”。这显然比那些单纯为文怀沙辩护者更上一层楼。
  子贡问孔子:“仁人廉士,穷改节乎?”孔子答:“改节,即何称于仁廉哉?”孟子说:“吾善养我浩然之气。”中国文人一向崇尚良好的操守,它的标志是气节。
  看到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质疑李辉的打假动机,并百般指责,同时对文怀沙却充满毫无原则的关怀与悲悯,终于忍不住说上几句。所谓悲悯,是有原则的,否则就是对行善的侮辱。所谓厚道,也不是盲目的,否则便是对正义的践踏。悲悯并不孤立,它与忏悔相伴相生。对犯错而不忏悔并蓄意欺骗者,一味悲悯姑息是没有好结果的。
  一个骗子横行的世界,何来和谐?而更为悲哀的是,每当有人揭露骗子的时候,总有自居道德制高点的“独立思考者”站出来对揭露者进行道德审判。或许,这便是世界的多元,社会的宽容,人类的复杂吧,就连这种真与假、善与恶如此泾渭分明的判断,也有如此不同的声音。好在这个世界还有公理,还有基本的法则。
  
  《中华导报》2009年3月8日

发表时间:2009-02-27 09:32:56.0 字节数:1836
            编辑|已被阅读145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