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书评文评」诗的精灵在小说中热情跳跃
笑言 1553字 2002-09-20 11:30:34
  李白在他的一首《菩萨蛮》中,写下了“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的名句。唐朝的驿道,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长亭连着短亭,短亭接着长亭,天高地远,何处才是游子的归程?
  黎阳的小说《何处是归程》写的既是离家在外的游子,又是心灵意义上的游子。现代社会交通方便了,地域上的远离也许已经算不了什么,但心灵上的不归永远横亘在游子的心头。
  鲁迅先生说过,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但他还是朝着似乎有路的地方大步走去,哪怕是荆棘丛生,哪怕需要用他的身体去填沟,这才是战士的性格。《何处是归程》中的江正原恰恰不是这样一个战士。他自己选择去做一个梦,为了这个梦,他抛弃了相好六年的女朋友秦梦,抛弃了崇高的人生信念。小说结尾的时候,他的梦醒了。他将走向何方?作者留给读者一个谜。而事实上,这个谜恐怕根本没有谜底。江正原从开始就没有做过梦,他一直非常清醒。所谓的梦醒不过是林菲不再需要他。假如林菲正常一点、温柔体贴一点、懂得珍惜一点,江正原不就一直装睡下去了吗?
  读《何处是归程》,我最大的感受有两个:一个是气势,一个是语言。武侠小说里讲究外功和内功。当两种功力都登峰造极时,分不出彼此的高下。我个人偏爱那些内功绵长的文字,含而不露。近乎冷峻的叙述象一根线,撑着一个故事,悠悠荡荡,张力无限。即便是大喜大悲,也被作者极力隐忍着,读者则处在一种被折磨的阅读快感中。而《何处是归程》则完全不同,书中的文字热情奔放,或抒情、或赞颂、或疾呼、或激愤,恣肆淋漓,非常舒展大方。作者写得酣畅,读者读得痛快。
  目前方法论、文本形式和可读性常被文学界的人士挂在嘴边。从语言角度来讲,《何处是归程》采用了非常独特的诗化小说的文本形式。更难得的是小说没有写庸俗、写感官刺激而保持了很强的可读性。小说的结构比较直截了当,明确以江正原为主线,其他人物围绕他而展开故事。小说也不留太多伏笔,江正原和秦梦的分手、江正原和林菲的结婚与离婚,都在前面的章节里事先泄露给读者。小说的独到之处,应该是叙事的快节奏和诗化语言的通篇应用。作为一本约18万字的长篇小说,作者始终用极快的节奏、优美而带有韵味的语言指挥自己的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说巧妙地嵌入了许多中英文诗词歌赋和名人警句,作者自己的好词妙语也俯拾皆是,让人阅读时会不知不觉沉浸在语言的魅力之中。小说中每个人物都有自己对这个现实世界的看法,细腻而大段的心理描写很好地强化了主题。此外,书中揉进了不少庞杂有趣的知识和生活经验,使它甚至具有了某种生活指南的功用。
  小说在弘扬中华文化和人文精神的同时,对现实丑恶的一面毫不留情地进行了揭露与鞭笞。这既为江正原的所作所为找到了思想根源,又暗地里寄予他同情,以致于很多读者最终还是希望秦梦跟他重修旧好。读《何处是归程》,是一种审美的享受,更是一种灵魂的拷问。一种痛苦而又无奈的意绪,时常出现在阅读之中。掩卷深思,作品带给我们的,不仅是纯真的毁灭,还有毁灭后的无奈。那些堕落、那些俗世的烦恼经过我们的联想会让我们变得难受和绝望。我们不能指望一本小说改变这一切,但我们可以希望更美好的明天。小说给我们保留了一个秦梦、一个江正浩,他们是干净的力量。
  《何处是归程》是一篇内容相当丰富、甚至令人目不暇接的小说。小说在语言应运上是非常成功的,也是它最大的特色之一。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说过:“文言文的美妙就在乎它的古色古香。”但文言文毕竟距离我们很遥远了,过多的诗化语言,尤其是古诗和文言文的应用,是否或多或少影响了整篇小说的明白通畅?另外,一些新鲜的词语组合是否得当似乎也有值得推敲的地方。当然,这不过是笔者的一孔之见,未必有什么道理。
  
  发表于2002年12月1日《重庆青年报》。


    发表时间:2002-09-20 11:30:34.0 字节数:3065
            编辑|已被阅读150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