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平安夜随想
笑言 1352字 2007-12-21 00:00:00
  雪花悄悄飘落,把平安夜染白,也将把圣诞染白。寒风挟着碎雪打到外墙,噼噼啪啪,让人疑心是壁炉中木柈燃烧发出的爆裂声。屋檐的彩灯摇曳着,与整条街璀璨的同类打着招呼,门口的大树被冰雪压弯了腰,低头寻找着失去的落叶和一些温暖的记忆。咔嚓一声,一截压折的枝丫噗地插入雪地,仿佛一声轻轻的叹息:冷啊!
  一门之隔,屋里是暖和的。佳肴的美味从厨房逸出,在客厅圣诞树的枝条和饰物间穿绕飘浮。这一晚,每幢积木一样好看的屋顶下,不论住着白人黑人黄皮肤还是别的肤色,大家难得都坐在家中的餐桌前,享受自己烹饪的大餐,好心情感染着好心情,就像中国人的除夕,全家团聚在一起快快乐乐吃年夜饭。只是这里没有春晚,没有赵本山和宋丹丹制造的笑料,更没有鞭炮彻夜的喧闹。
  壁炉的烟囱,一端通向天空,一端通向孩子的心,圣诞老人将沿着这条黑乎乎的通道坐滑梯一样嗖地进入千家万户,背来他盛满玩具的口袋,背去人们的感激和祝福。六岁的儿子早早给圣诞老人倒了一杯牛奶放在壁炉上,旁边还有一碟饼干,以表示对老人家辛勤工作的肯定和慰问。写给圣诞老人的信一周之前就替他送到邮局,信封上写着:北极,圣诞老人收。而信的内容则是他歪歪扭扭的几行字:这一整年我表现很好,我希望收到一个变形金刚!他要的变形金刚第二天早晨自然会躺在圣诞树下的礼品盒中,包装得像模像样,俨然来自美丽的北极。
  各大商场的玩具空前畅销,加元保持强势,对美元汇率突破一比一大关之后,依然居高不下,于是加拿大人不惜长途跋涉前往美国抢购并造成海关堵塞。高速路上的车流,亲朋好友的电话,寄出和收到的贺卡,满街红红绿绿的彩灯、花环、电动鹿,商店里醒目的促销牌子和圣诞老人“吼!吼!吼!”的笑声,让人觉得天天都在过节。商家年复一年不懈的努力终于将圣诞节从12月25日这一天扩展为一个完整的“圣诞季”。万圣节一过,家家户户在十一月初就开始张灯结彩,迎接圣诞。商业化也冲淡了圣诞节浓重的宗教色彩,而还原到它的本源--冬令节。冬天的结束也就是春天的开始,于是中国人庆祝春节,西方人庆祝圣诞,异曲同工,成为东西方两个最重要的节日。几千年前,人们出门靠走,找人靠吼,老死不相往来,竟然不约而同地制定了送冬迎春的节日,可见人们对春天的盼望和期待是多么地一致。
  加拿大的圣诞节集世界各地习俗之大成。据说最早往家里搬圣诞树的是德国人,圣诞卡发明于英国,窗户上装饰彩灯是爱尔兰人的主意。法国人喜欢布置基督降生的场景,美国人则忙着迎接圣诞老人。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在这节日中得以充分体现。如果说中国春节是一个阖家欢乐的节庆,那么西方圣诞节更像一个举家感恩的日子。作为华人移民,理应感激新土地赋予我们的丰衣足食。我们体内流淌着勤劳的血液,我们的坚韧不拔与脚下的土地紧紧粘合在一起,我们既割不断与故土的关联,同时又将火鸡作为自己的正餐。
  我们早早开始准备礼物,给孩子,也给我们自己。我们的孩子尤其幸运,他们左手照西方的规矩收取圣诞礼物,右手又按中国的传统拿走春节红包。不论是圣诞还是春节,节日总属于孩子们,而父母的快乐在孩子的阵阵笑声之中融入那缭绕的菜香、日常的劳作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温暖的灯光装饰了窗口,昏黄的窗口装饰了街道,彩练般的街道通往圣诞老人居住的北极。平安夜,温馨夜,这是家人在炉火前相守的时刻。
            编辑|已被阅读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