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11/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2984字 2011-04-03 15:32:03
  10

  在孩子们兴奋的叫闹声中,两辆车一前一后出发了。老万开车在前面领路,老万太太笑嘻嘻地对他说:“你还瞎操心,让我给曹嘉文留心女朋友,你别看他不吭不哈的,这么快就找了个水灵灵的女孩子。”老万抬头看看后视镜里的曹苏二人,警告他太太:“帮帮忙!你等下不要跟他们乱开玩笑啊,曹嘉文脸皮很薄的。”
  苏南开车跟在老万后面,曹嘉文坐在她旁边,默不做声。苏南看到老万太太那过份热情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免不了要被老万夫妇做详细的资料扫描,并在第一时间将分析结果通知曹嘉文。这个推测令她十分不自在,尽管她知道曹嘉文不至于无聊到故意找老万夫妇来做“参谋”,但还是觉得很吃亏。这不,人虽来了,心情还落在家里,需要曹嘉文慢慢用好话搬运过来。可恨的是这家伙一路上扮起了哑巴,非但好话,连平常的话也不肯多说一句。
  下车以后,大家把野餐的东西安排好,分头活动。他们铺开摊子的地方是游泳区,不准钓鱼,老万抓起鱼竿拎着水桶沿湖向远处走去。老万太太忙着收拾炉具准备食物,两个孩子已经在草坪上追打起来,只剩下曹嘉文和苏南没事儿可干。
  “湖边走走?”曹嘉文这时自然要承担这样的角色,苏南也没有理由反对。于是跟老万太太打过招呼,他们沿着远离老万钓鱼的那一侧湖岸走去。
  天气十分晴朗,放眼望去,阳光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不知是阳光被打碎,还是水面被打碎,既灵动又安详。几个两三岁的金发小孩在岸边的草地上跌跌撞撞地跑来跑去,一群群水鸟飞起落下,远处偶尔传来几声悠扬的鸥鸣,仿佛这一份安宁是特意为他们裁剪的。
  “出来走走真好。”曹嘉文感慨地说,“成天坐在办公室的小格子里,都要憋出毛病来了。”
  “你坐的那叫办公室,我们坐的才是小格子,你不要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苏南在这样爽朗的天地之间,心绪也好了起来。
  “其实,我坐在哪里都一样,我只关心屏幕上那一小块空间。”
  “我知道啊。”苏南自然地挽住了曹嘉文的一只胳膊,“不过我们也不要忘记享受生活嘛!你看,今天不是挺高兴的吗?”曹嘉文一向拘谨,苏南这一挽,他的心便怦怦跳起来,在他谈恋爱的时候,女孩子的一挽简直就等同于以身相许。好在他还会想到,也许苏南在学校的时候跟男生打打闹闹惯了,出国又早,比自己开放得多,所以这一挽,也许什么含义都没有。于是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接了她的话茬儿说:
  “是啊,以前在国内的确太忙了。周末加班,天经地义。公司顶多组织一次春游,可不论去哪里都一样,到处人山人海。”
  “现在好了,人人都有权利享受生活。周末属于个人,我们可以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儿。在加拿大,家庭第一,亲情至上。”
  看着苏南憧憬的眼神,曹嘉文不禁警觉起来。他跟苏南的接触十分愉快,隐约之间也能感觉到她的好感,但他并没有打算跟苏南组成家庭。自从经历并结束了那一次失败的婚姻,他就认定婚姻是蛇,自己是遭咬的农夫,拿定主意不再结婚了。
  他怕苏南误会,几次想对她讲明这一点,却不知怎样开口。一方面,他跟苏南的关系并没有超越普通的朋友,说了反而显得鲁莽。另一方面,他觉得苏南非常出色,两人在一起也挺投缘,没准儿自己以后会改变主意。假如自己早早说不愿意结婚,到时候岂不后悔?那可是自己的幸福,草率不得,更扼杀不得。曹嘉文知道眼下说错一句话,以后说一百句也未必补得回来,他可不想以更大的愚蠢来掩盖愚蠢,于是干脆装作没听出苏南的话外音,一句话也不说。苏南看出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却不明白为什么,又不好追问,气氛略有些沉闷。两人对了对眼神,返身往回走。
  老万太太已经将食物准备就绪。她让孩子把老万喊回来,大家聚拢在一起。老万太太招呼着:“快吃,快吃!这是曹嘉文的羊肉,这也是曹嘉文──噢,还有小苏的香肠。哎,你看你们这么客气带这么多吃的,我都准备好了的。”
  东西相当可观,桌上摆满了鸡腿、肉串、西式沙拉和中国粉丝,还有自己包的春卷。苏南搛起拼盘里的一片东西,尝尝说:“这是茄子干啊,你们可真行,连这好东西都有。”老万接过话茬:“这是我们自行研制的拿手好菜。”苏南瞪大了眼睛:“你说这是你们自己腌制的?”老万太太自豪地说:“对呀,说出来你们大概都不信,这是去农场自己摘来的茄子。我切成大块,丢到洗衣店的烘干机里烘出来的。”“天!什么?烘干机?”苏南立刻想到自己从烘干机里提出旅游鞋的情形,举在手上咬了一半的茄子干,吃也不是,丢也不是。
  曹嘉文倒不在意这些。他问老万:“你钓的鱼呢?要不要烤烤吃?”老万不好意思地说:“不灵光,没钓到大的,小的放了。加拿大人看我们烤小鱼又该说三道四了──”老万太太立刻打断他:“死相,你自己也是加拿大人呢,才宣过誓就忘掉了?”
  “你们入籍了?恭喜恭喜啊!”苏南不失时机地恭维道。一边走到烧烤炉旁,顺手把用过的纸巾扔在垃圾袋里。曹嘉文不看也知道,里面准包着那半片茄干。
  老万笑呵呵地说:“其实我们家第一个加拿大人是在这里生的老二,小家伙一出生自然成为加拿大公民。两个中国人楞是生出一个加拿大人来,想着都别扭。”老万一边和曹嘉文说着话,一边有意无意把他引向一旁。
  苏南在帮老万太太收拾食物,老万看着她的背影,对曹嘉文说:“小苏很不错嘛!又漂亮又机灵,你们挺合适的。”曹嘉文急忙摆手:“不要乱说,我们是一般同事。”老万看他窘迫,换了话题:“今天请你来是想跟你谈谈移民公司的事。最近公司有了一点收入,看我们怎么分配。不过今天看来不太方便,我们换个时间谈?”曹嘉文立刻说:“我没做什么,一直是你和大嫂张罗,我就不分了吧。”老万发急道:“那怎么行?当初讲好的嘛!不过我们要计算一下,把各种开支减一减,比如用来办公的房租水电、汽车费用、请客吃饭、固定资产折旧、长途电话、网络费用等等。这个账很麻烦的,回头有空了我慢慢算给你看──你别误会,这么算都是为了应付加拿大国税局。”曹嘉文笑道:“这样减完了不会是负数吧?”老万也笑了:“开玩笑!怎么会是负数?不过确实剩不下来多少。你拿到的,大概还比不上你一个月的加班费。”曹嘉文摆摆手说:“算了,算了。等你赚到大钱再跟我算吧。”
  老万的语气很难得地透着犹豫:“老曹,我太太觉得三个人合作你好像有点吃亏吧……我们是夫妻两个,外人看起来,好像我们在剥削你。”碍口的通常是开篇第一句,老万说开了头,后面的话渐渐又流畅起来。夫妻同心,他那肚子里的小算盘拨得噼啪乱响,曹嘉文终于听到了。他笑了笑:“老万,有话就直说吧。当初进你公司也是你硬拉的。”老万索性说:“你看我们是不是结算一下,不要再合股了?以后公司请你帮忙时,我们按顾问付你。水涨船高,呵呵。”
  曹嘉文正要答话,却见苏南举着两只烤玉米走来,给老万和曹嘉文一人手里塞了一只。两人赶紧道谢。苏南看着草地上疯跑的孩子说:“老万真好福气,一儿一女都不用大人操心,自己玩得多好!”老万看看儿女,一脸笑容地表示做父亲的谦虚:“债多不愁。这里带孩子省心得很,反倒不象国内只让生一个累人。唯一麻烦的是孩子们不肯讲中文了。”曹嘉文插嘴:“你不是一直送他们去中文学校吗?”老万感慨:“一个星期半天的中文练习能有多大作用?杯水车薪,聊胜于无。”苏南转头对曹嘉文说:“你操什么闲心呀,老万自己就是搞中文的,出口成章。他点拨一下孩子,将来他们的中文还能有错?”“那是那是。”曹嘉文大力点头。安静的阳光下,每个人的笑容看着都很明亮。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62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