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Boxing Day,礼盒节
笑言 1899字 2000-09-11 00:00:00
  Boxing Day,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圣诞节的第二天,加拿大的公众假日。假如这一天恰为周末或星期天,节日将自动顺延到下个星期一。中文很难翻译出这一天的含义,好像至今没有一个确切的译名,不妨暂且称为礼盒节。
  记得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听说这一天要拿些小费给送奶人和邮递员。可惜在那里度过的两个礼盒节都住在高楼之上,并没有机会充当绅士。事实上,这些老传统慢慢总会消失,幸存的也只不过留下一些绕有韵味的传说。好比当年维多利亚女王访问牛津大学的某所学院,与教授们用拉丁语谈笑风生,当今的威廉王子大可不必去效仿,他更喜欢的恐怕是“HIGH”的感觉。
  假如我们真要追根溯源,礼盒节原来的名称是圣斯达番日(St. Stephen's Day),圣斯达番被异教徒拷打折磨之后用石头砸死,是基督教的第一位殉教者。圣斯达番日是许多英联邦国家的法定节日,英国、爱尔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都有一些庆典纪念活动,但这些活动却跟那位圣徒越来越没有多少关系了。
  经过漫长的岁月,人们渐渐赋予这一天新的意义。每逢临近年尾,圣诞和新年的气氛越来越浓,教堂门口会摆放一些用于募捐的箱子盒子。圣诞节一过,慈善人员把盒子打开,将募捐到的钱物分配给需要它们的穷人,这大概就是“礼盒节”的由来。这个名词最早见于中世纪,后来一度消声匿迹。到了十九世纪再次盛行起来。当时的英国贵族和贵妇人们,将赐予仆人的礼物用盒子装起来,在十二月二十六日这一天送给他们,作为对他们圣诞节前后辛勤工作的奖赏。
  当然这只是一种主流的说法。也有历史学家解释说,由于佣人们必须在圣诞节工作,所以他们被允许在节后的第一天休假。雇主们日久成习,往往准备一些礼盒,在佣人们回家之前送给他们。
  到了今天,除了王室,拥有仆人的家庭已经稀罕得很。不过给服务行业的工友赠送礼物的习俗还在继续。在英国,送牛奶这个行当历久不衰。多年以前,电视上一队奶瓶走家串户的广告至今记忆犹新。礼盒节这一天,送奶人会得不少实惠。而在加拿大,牛奶要自己到超市去买,这个颇有特色的节目被自动取消。
  加拿大人有自己的习俗,许多人会在这一天访问自己的祖父母,或者亲朋好友相聚小酌。当然,更多的人会去购物,因为从这天开始,“圣诞季大减价”将达到高潮。如果说欧洲大陆的礼盒节还保持着一些宗教传统,那么北美的礼盒节则充满商业气息。
  十二月刚刚开始,大减价的广告就铺天盖地涌上街头。存了心也存了钱的加拿大人开始比较各大商场的商品,很多早已想要的东西这时都有了买回家的理由。减价声声、紧锣密鼓,一天天逼近着圣诞节、礼盒节。圣诞前一周,商家打出“最后一周特价,今年最后的机会!”有的商家甚至给会员派发特别广告,提前透露礼盒节降价商品的详细目录。而传统上,这份降价目录应该是最后的悬念。至今仍有许多人,礼盒节那天起大早到商店门口排队,店门一开就冲进去抢购自己提前看中的商品。在BAY这种高档次的商店,差一天买,一套衣服价格偏差几百元也是有的。蓄势待发的顾客蜂拥而至,使礼盒节自然而然成为大减价最火爆的一天。
  有意思的是,家人互送礼品是在圣诞节的早上,而不是礼盒节,所以许多东西无法享受礼盒节那份特别的优惠。尽管如此,礼物是不能不买的,好在“圣诞季大减价”的帷幕早已拉开,人们也吃不了多少亏。今年的圣诞节,渥太华丽都商业中心的许多商店甚至宣布在圣诞前夜一直营业到午夜,以便给“最后一分钟才做决定”的顾客最后的机会。真不知道阖家团圆的平安夜,有多少人会冒雪出门,把他们对亲人的心意在最后一刻带回家。
  一个宗教的节日,慢慢演化成如今疯狂大购物的日子。当年风雪之中身披黑袍红袍立在教堂门口守护募捐盒的教士们,恐怕始料未及。历史就是这样玩笑人们,人们也就是这样随意撰写历史。
  对于礼盒节的大特价,是否真的名至实归,自然见仁见智,各人会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和做法。今年的礼盒节,与一位朋友相约,他带了一大家子早早去商店门口排了长队,进商店一看,降价幅度大的商品大多不是抢手货。好在他也没有特别要买的,乐呵呵地空手而回。而另一位朋友,去年到FUTURE SHOP抢到一台前50名顾客有份的19英寸纯平显示器,尝到了甜头。尽管后来发现显示器画面抖动,退给了商家,但他今年依然兴致不减,一股脑买回了扫瞄仪、打印机和DVD机,还顺手抓了一只无线光电鼠标。
  礼盒节降价幅度最大的大概是前一天派用场的圣诞树、圣诞装饰和礼品包装纸,而买的人居然不少。提前消费的观念体现到这里,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入乡随俗,每年也不忘去凑凑热闹,返家翻看买回的一大堆有用和无用的东西,总是开心。也许只有教堂正午的钟声,不紧不慢,在熙熙攘攘买卖兴隆的市面外,固守着那个遥远的传统。
            编辑|已被阅读1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