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与寒冷厮守
笑言 1111字 2018-01-25 19:12:54
  2017年岁末,渥太华雪不算多,却一举成为全球最冷的首都。最冷时零下32摄氏度,体感温度超过零下40度(也刚好是零下40华氏度),温差与暖风和煦的加利福尼亚接近60摄氏度。世界真奇妙,差异如此之大的地方,竟然都会让人喜欢。加州无疑是人间福地,而渥太华更是屡屡被评为世界最适宜居住的城市。

  小时候在国内,从收音机里常常听到“一股从西伯利亚来的冷空气今天上午达到新疆北部……” 印象中满街皮帽子呢大衣的莫斯科今年没有渥太华冷。还常听到“来自蒙古国的一股冷空气进入中国内蒙古东部至河套地区,冷空气将东移南下……”乌兰巴托一直是全世界最冷的首都,今年让位了。渥太华今年最冷,准确点说是与国会山一河之隔的加蒂诺地区最冷,用民间的粗糙说法,那就是呵气成霜、撒尿成棍的天气。

  常说人生苦短,其实人生又很漫长,总要找些事由来填补无聊的时日。渥太华固然冬天很冷且很长,但季节分明了,生活中的变化也就多了。每逢冬季来临,渥太华人乐呵呵地把自己包裹得跟狗熊一样,滑冰、滑雪、打冰球、看冰雕、坐狗拉雪橇、喝现场枫糖浆、吃白雪上冷却的太妃糖、在冰与火共存的国会山前守夜庆新年……这些都是寒地特有的热闹,个中乐趣不足为外人道。

  由于供暖体系不同的缘故,中国南方的冬天感觉上反比北方冷。加拿大也一样,除了户外运动,其实冬天并不感到特别冷。办公楼和公共设施暖气充足,而民居家家有自己的供热锅炉,我的邻居经常会在冰天雪地穿着短袖出门收取信件、扔垃圾。而在办公大厦,一声火警,人们紧急疏散时,会有短裙在停车场的寒风中翩翩起舞。

  同事在一座小岛上拥有度假屋,到了冬天,可以开车由冰上登岛,运去夏日乘船不便携带的辎重和建材。生起篝火,看日落日出。在湖上凿个洞,眨眼就能钓起大鱼。天冷有天冷的幸福。

  当然也有人远走避寒,回深圳、回三亚、去古巴、去玛雅、去夏威夷、更多的是去加州与佛罗里达。尤其是我们这些打高尔夫球的瘾君子,漫长的冬天不摸摸球杆实在太难受了。其实冬天出走,本身也是渥太华人的一个娱乐项目。多了一份煎熬,也多了一份期待。快了,快了,雪要化了,球场要开了!这是高尔夫球友的心声。坏了,坏了,雪要化了,雪场要关了!这是滑雪爱好者的不满。社会如此多元,和而不同,谐以共存。

  新年来临,后院的白雪掩埋了篁竹和牡丹的枝条,雪地上不时留下松鼠和臭鼬的足印。生机暗蕴,四季轮回。窗外冰天雪地,手中一杯清茶,壁炉的火苗在跳,孩子们还在安睡。想起远方的亲友,心中渐渐涌上诸多感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气候,不同的生活,感恩生命大约是共同的,期许未来大约也是一样的,举杯遥祝,明日更好。


         ——加州《中国日报》2018-01-19,C7版
            编辑|已被阅读26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