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结缘十年,相望十年
笑言 995字 2017-03-04 14:36:45
  我与加拿大大华笔会结缘,是在2007年8月。当时我作为加拿大东部的一名代表,受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刘慧琴和林婷婷两位会长的邀请,前往温哥华参加第八届加华文学研讨会。与会者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华文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先生与天津作家协会副主席肖克凡先生也应邀出席了那次盛会。
  会议期间,我有幸认识了大华笔会的林楠会长。那时笔会刚刚成立,林会长与我一见如故,当即邀请我加入大华笔会,而理事会立即委以重任,任命我为加东地区理事。惭愧的是,我毕竟身在渥太华,不方便参加笔会组织的各项活动,除了远距离关注笔会的发展,平时只能在渥太华网站上发些笔会的消息。
  笔会收到我这篇纪念文章,可能有些意外,因为我更像一个局外人。除了当初的几位知情人,几乎无人知晓笔会还有我这么一号会员。唯一可以证明我存在的,估计就是我的电子邮箱还在笔会的群发名单上。而我写这篇短文,只是想表达对大华笔会的感激,笔会的存在对于我是一种无形的鞭策,笔会的文讯总是适时提醒懒散的我,有那么多热爱文学的同好无时无刻不在辛勤笔耕。同时我还想表达对笔会历届理事会的敬意,这么多年能够在海外坚守华文文学,虽然其间甘苦不足与外人道,但其精神着实令人感佩。
  当年入会,除了林楠会长,我印象深的是微言,因为微言与我的笔名笑言一字之差,太好记了。而微言在此后的十年中,恪尽职守,按时发出笔会的文讯,这也成为我获得笔会资讯的重要途径。通过这些信息,我才得以了解笔会的发展情况,了解会员们怎样努力守护着这方文学的净土。
  之前记得我在《大华商报》上发表过一些短文,非常欣喜看到这份报纸如今仍在发行,而且还辟有笔会的《作家文苑》专栏。一个文学团体如果没有发表作品的固定园地,是不会有生命力的。就这个意义上讲,《大华商报》对笔会、对文学数十年如一日的支持和贡献实在难能可贵,同样值得钦佩。
  不知不觉间,大华笔会已经走过了十年的历程,成为一个成熟的文学团体。目前我正在写渥太华的华人史,写作时常常被前人的远见卓识与艰苦奋斗所感动。而大华笔会正在用自己的成功历程书写着加拿大华人文学史的一些重要篇章,我为自己是其中一员而感到骄傲。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生活过多少日子,而在于有多少可以记住的日子。大华笔会让我记住了一些日子,我的生活因之而增添了特别的意义。文字让我们结缘,哪怕我们分散在天涯海角,终究会殊途同归,共同沐浴在文学的阳光之下。
            编辑|已被阅读21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