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高尔夫」一次旅程,七个百强球场 (5/5)
1 2 3 4 5
笑言 3283字 2016-08-16 18:27:06
第三站齿轮山
细雨芝加哥
  2016年6月1日清晨一早起来,早餐刚刚摆出,我是第一个就餐的。吃过早饭,开车上路,天上时紧时慢下着不大不小的雨,心里祈盼这雨可别再大了。


  芝加哥是一个大都市,公路隔不远就设一个收费站。以前在美国其它城市开车,没这么多收费站,所以租车时没选自动收费仪。结果开出不远就到了第一个有人值守的收费站,交现金放行。往前走没多远又一个收费站,刚好把刚找的零钱又交了。再往前走,发现接下来的收费站没人收费了,现金必须是硬币,直接向投篮一样向收银筒中投币。收银筒可以辨别金额,满额时起杆放行。幸好这些天换下来很多硬币就在我手边的背包中,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过这些关卡。

  齿轮山球场位于一个名叫莱蒙特(Lemont)的小村庄。这个村庄起源了1836年,大约90年之后,科格希尔(Coghill)三兄弟从约翰·麦克劳林(John McLaughlin)手中买下了一个农场。就像滚雪球一样,这个农场变成了今天的科格希尔高尔夫乡村俱乐部(Cog Hill Golf & Country Club)。Coghill本是球场主人的姓氏,分成Cog Hill后被普遍翻译成齿轮山,既然大家都这么叫,我也跟着这么叫吧。

收官齿轮山4号球场(Cog Hill No. 4)

  9:30的开球时间,我到得有些晚,但这时雨很大,许多打球的人都在会所门口等着。进去办了手续,带车155美元。齿轮山有4个球场,分别按顺序称为场地1、2、3、4。只有场地4进入全美公众球场百强榜,排名第53位。这个球场我记得前几年查过,排名是第47位,这几年百强榜挤进来不少新球场,齿轮山在前一次排名曾经掉到第64位,这次又回升了几位。


  不少巡回赛职业选手批评里斯·琼斯(Rees Jones)对齿轮山4号场的改造对于高差点球手难度太高了。这个球场有个绰号叫Dubsdread,就是令人恐惧的意思。1964年球场初建时,场主乔·吉姆赛克(Joe Jemsek)决心建造一个高难度的锦标赛球场。早在1949年,当乔·吉姆赛克听人们说起在伊利诺伊梅迪纳(Medinah Illinois)举行的美国公开赛,并流露出对那个球场的向往时,他就说,我会建造一个那样的球场,人人都可以去那里打球。乔·吉姆赛克当过球童,打过职业赛,但他最想做的是拥有自己的球场。1964年,他建造球场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当时的设计师迪克·威尔逊(Dick Wilson)在球道上安插了许多沙坑,而在果岭周围更是沙坑密布,而且所有的沙坑都很深。

  球场建成27年后,开始举办西部公开赛(Western Open)。2002年起,乔·吉姆赛克的儿子弗兰克·吉姆赛克开始游说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SGA)的官员在齿轮山举办美国公开赛,但显然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要大量投资进一步改善球场环境。
 
  在雨中我开了第一杆,把车开上球车道。天气没有转好的迹象,依旧雨濛濛,雾茫茫。好像是一种宿命,每次到美国打球,总免不了要打一场雨球。球车配有GPS,但不时跳转,经常在查看距离和地形时,显示的是广告或其它不相关的信息,我想是我不会正确使用吧,也没时间去搞明白到底怎么用。因为是雨天,感觉场上的草格外绿。场地排水很好,基本看不到临时积水。


    科格希尔(Coghill)三兄弟中的约翰(John)和波特(Bert)去世之后,马蒂(Marty)于1959年找到他曾经的球童乔·吉姆赛克。当时乔已经是伊利诺伊州圣安德鲁斯球场的老板,乔与马蒂达成协议,马蒂将两座齿轮山球场出售给乔,而乔则保留齿轮山球场的名称。1963年,乔请来迪克·威尔逊设计齿轮山的第三座球场。威尔逊改造了1号球场的格局,同时设计了3号球场。乔认为这个球场仍然难与梅迪纳球场匹敌,要求威尔逊再设计一个足以承办国家级比赛与PGA锦标赛的顶级球场。于是威尔逊设计了4号球场,不幸的是,他在4号球场竣工之前去世,剩下的工作由乔·李(Joe Lee)完成。

    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国家级锦标赛在齿轮山球场举行。如1970年与1989年的美国男子公众林克斯锦标赛、1989年的美国女子公众林克斯锦标赛、1977年美国业余选手锦标赛、1988年的西部少年赛以及众多的美国公开赛资格赛等。1991年起,西部公开赛在这里举行,吸引了众多世界名将,如曾五次夺冠的泰格·伍兹。著名的宝马锦标赛也在这里举行(2007、2009-2011)。

  这个球场的一大特色是,许多果岭旁架设着巨大的风扇。我不知道这些风扇是干什么用的,难道是为了增加比赛难度,增加果岭风速的吗?还是为球手在炎炎日晒的果岭上降温的?后来才知道,风扇的作用为了给果岭特殊的草种通风用的。要想成为美国公开赛的球场,果岭的速度必须提高。尽管齿轮山的果岭速度已经相当快,但职业球员的要求却更高,比如曾经有球员抱怨过这里的果岭弹性过大,有些攻果岭的球落地后居然会弹到6英尺高。因此球场必须选用美国高尔夫球协会认可的草来种植果岭,而这种草对通风的要求很高。



  乔·吉姆赛克是一位值得广大高尔夫球爱好者尊敬的传奇人物,他建造的公众球场具备了私人球场的质量,使大众可以在自己可接受的消费范围内享受顶级球场的体验。齿轮山4号球场在《高尔夫文摘》评选的全美公众百强榜上总占有一席之地,在其它高尔夫专业杂志上也屡受好评。

  4号球场总有6套开球梯,职业梯总长为7554码。我打的是白梯,6382码。第一洞是一个407码的4杆洞,果岭呈倒梨形,前端两边由巨大的沙坑包围。这个球场并没有多少水障碍,主要的难度体现在距离和地形设置。球场的树多,美国业余公开赛时,美国高尔夫球协会曾要求球场砍掉一些树。对于这一要求,乔·吉姆赛克砍掉了一些,修整了一些,他对协会的人讲,如果你们让我举办美国公开赛,我可以把这些树都挪走。事实上,很多球友喜欢这些树,而他的儿子弗兰克后来还多栽种了一些。



  打了六、七个洞,雨慢慢停下来了。第八洞319码4杆洞,终于抓到第一只小鸟,也是全场唯一的一只。第九洞是一个550码的长5杆洞,果岭上长推保了一个柏忌。








  在绵绵细雨中,在雨后初晴中,在小鸟重回天空的鸣叫中,终于打完了第18洞。在通向停车场的途中,球场的主人在一棵大树上钉了一块牌子:“感谢你来齿轮山打球!弗兰克·吉姆赛克”

  带着这份温暖的告别,我结束了这次度假的第十场球,也是最后一场球。驱车直奔机场,还车,换登机卡,安检,当晚顺利返回渥太华。

(完)
1 2 3 4 5             编辑|已被阅读38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