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高尔夫」一次旅程,七个百强球场 (4/5)
1 2 3 4 5
笑言 7569字 2016-08-16 17:53:23
挥杆黑狼奔(Blackwolf Run)
  2016年5月29日星期天,前往科勒的另一处高尔夫会所黑狼奔。这个会所建有两座独立的球场,排名第14位的河流(River)球场与排名第62位的翠谷(Meadow Valleys)球场。

  头一天在呼啸峡球场打球时,第一场球与第二场球衔接不好,随后我便去会所修改了接下来三天的开球时间。黑狼奔两天的早场时间都由原先的9点提前到了8点。
 
美洲俱乐部(American Club)
 
  这几天忙着打球,起早贪黑的,都没来得及看看周围的环境,只是来来回回看到几条街上挂了许多美国国旗。这天特意起早一点,开车去街上转了一圈。



  星期天的清晨,空旷无人。我把车停在了美洲俱乐部“马车店”(American Club, Carriage House)门前,这座建筑也已改成了套房酒店。转过街角,就是科勒的海兰德道,著名的美洲俱乐部就在这条街上,也就是这条街的两侧挂满了美国国旗。




  美洲俱乐部的对面便是科勒公司大楼。从安静的街道开出不远,便到了黑狼奔。黑狼奔比呼啸峡离科勒中心要近得多。与呼啸峡一样,入口处也有一个标志。呼啸峡繁复,黑狼奔简洁,各擅胜场。



翠谷球场(Meadow Valleys)

  29日打的是翠谷球场。尽管这是科勒四个高尔夫球场中排名最低的一个,但也是在全美百强榜上曾排名第62位的名场。翠谷的英文名称是Meadow Valleys,而我在渥太华的主场刚好也叫Meadows,Meadow本是草甸的意思。

  这一天无人拼组,独自一人开车出发。下午第二场重打,则与一对父子同组。绿梯6450码,71.5/136。


  这是一个风景如画的球场,也是一个非常精美的球场。与呼啸峡不同,这里的球车可以开上球道,打球省力多了。我很喜欢球场有自己的地标,打过的几个名场中,有灯塔、伍兹石、罗伊树、达斯汀沙坑、斯图尔特铜像、飞机残骸等等,翠谷球场则有一个大风车。其实有风车的球场很多,并不稀奇,但翠谷球场的风车特别醒目。



  翠谷球场的球道开阔,走势清晰,没有盲点。球场用地广大、风景开阔,一般球手可以放心开球,它的难度不在于开球,而在第二杆。因为很多大沙坑围绕在果岭边,如果第二杆打得不够准,落沙机会很大。黑狼奔球场的沙坑造型独特,每个沙坑很大、很长、很深,沙子很白很松软。




  印象深刻的是炮台果岭和半岛果岭,都有相当难度,而有都有标上的机会。最后一洞383码4杆洞,开好球后还剩120码,隔河攻旗,两推收工帕。


  这个球场有超长超大带阶梯的沙坑、有隔河的果岭、有高坡果岭、有半岛果岭,而最后一洞的果岭与河流球场的最后一洞果岭相会,形成一个合二而一的巨大双果岭。

  这些天,体力透支之后,慢慢恢复了。再加上开车打球相对轻松,可以更多享受打球的乐趣了。

河流球场(River Course)
 
  2016年5月30日早晨8:10AM,在科勒黑狼奔河流球场开球。河流球场是整个科勒高尔夫四个球场的起源,也是我打过的的景色最美的球场。

  科勒的两个高尔夫会所异曲同工,都是借天地之造化,将自然的钟灵毓秀融入了大师的鬼斧神工。绵延一百一十多公里的希博伊根河水在科勒的土地上蜿蜒流淌,向东汇入密西根湖。呼啸峡沿密西根湖而建,而黑狼奔则将球洞散落在希博伊根河的两岸。一湖一河,蕴含着天地之灵气,也给球场带来难以言喻的灵性。 


  设计师皮特·戴非常喜欢这里茂盛的大树、起伏的山丘和幽静的山谷,他选中的土地原本属于印第安人部落的一个分支。为了纪念印第安人的英雄首领,科勒当时的总裁赫伯特·科勒决定以该首领的名字“黑狼奔”(Blackwolf Run)来命名这个高尔夫会所。而其中的河流(River)球场更是名副其实,18洞中的14个洞都连接着希博伊根河。河流球场是科勒四个球场中的第一个球场,1985年6月动工,1987年竣工,但由于一场罕见的暴雨,新建的球场遭到严重破坏,直到1988年才开业。随着知名度升高,赫伯特·科勒邀请皮特·戴在黑狼奔再设计一座18洞的球场。皮特·戴打破旧格局,大胆改造河流球场,分出一些球道给新建的翠谷球场,竣工后两座18洞的球场均以崭新的面貌示人。


  在黑狼奔球场开业10周年庆典的日子里,赫伯特·科勒买下了另一块拥有3公里长密西根湖岸线的土地,计划再建造两个18洞球场。他又一次邀请了皮特·戴。在设计中,皮特·戴将所有的湖景全部让给了两个球场中的呼啸峡球场,而另一个爱尔兰球场则没有任何湖景。这个思路赫伯特·科勒起初并不接受,他主张让两个球场平分湖景,但最终他选择了尊重设计师的构想。也正是赫伯特·科勒的这一妥协,才有机会让皮特·戴把呼啸峡球场打造成一个绝世精品。爱尔兰球场的设计则遵循了古典的林克斯风格,高低起伏,错落有致,也深受球友的喜爱。

  事实上赫伯特·科勒一直试图对球场设计施加影响。早在十年前河流球场设计施工过程中,赫伯特坚持保留场中的大树,不同意砍伐。经过近两年的建设,球场接近完工,只有16洞果岭到17洞发球台一段工作面拖着迟迟没有开始施工,其原因就是赫伯特与皮特在是否保留几棵大树的问题上争执不下。赫伯特终于同意在现场实地再次考察后做出决定,但不巧这位全球知名企业掌门人当天会议繁忙,直到下午5点才走出会议室驾车赶往现场。赫伯特到现场时,发现已空无一人,只有他坚持保留的那几棵大树被砍倒在地上,还在冒着黑烟燃烧。赫伯特非常气愤,命令立刻把皮特找回来。几分钟后,酒店传来消息,皮特已经清空房间,带齐行李打道回府了。经过双方积极沟通,几天后皮特重回施工现场。这时的赫伯特怒气已消,他也只好接受残酷的现实。赫伯特·科勒后来回忆说,皮特·戴在这个问题上坚持己见是正确的,因为皮特不想让职业球员在打完16洞之后还要步行170多码的距离才能到达17洞的发球台。这样的硬伤会严重影响球场承办重要赛事的机会。
 
  河流球场是黑狼奔的主场,全美百强球场2015-16年度排名第16位,以前曾排第14位。2012年美国女子公开赛在河流球场举行,冯珊珊曾在这里挥杆。球场的职业梯长度为7404码,难度/坡度为76.2/151。这是一个令职业选手也会望而生畏的高难度球场。而对于业余选手,球场设置的难度公平而有具有挑战性。我们打的绿梯为6507码,72.1/139。

  当然,河流球场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的挑战性,还在于它的美丽。


  第一洞上来便是一个526码的5杆洞。球道左侧始终沿着希博伊根河,岸边繁盛的灌木与妩媚的鲜花守护着清澈见底的河水,茂密的树木占据了河水的另一边。这天天气也好,阳光灿烂,蓝天白云。


  第三洞是一个395码的4杆洞,是全场4个无水洞之一,但球道右侧设置了足有一百多码长的一个又大又深的沙坑,中间有两处台阶可供出入沙坑之用。


  第四洞是一个185码的3杆洞。发球台居高临下,球道右侧全是水。岸边由大块的青石堆砌而成,水底的青石在轻波微澜中清晰可见。

  第六洞开球偏右,刚好打到水边,果岭在一湾河水的前方,景色如画。

  第八洞492码5杆洞,发球台建在高高的山坡上,前方视野开阔,但左右大树环绕,对发球的准确性有一定的要求。这里绝对是打出自己最远距离的绝佳位置。
 

  第九洞是一个只有316码的短4杆洞,但也是人们最津津乐道的一个洞。这个洞从发球台望去,两侧都是河水。而在发球台与果岭之间,是设计师留下的几株大树,从图上可以看出,大树覆盖的面积比果岭还要大。希博伊根河在这些大树前面打了一个弯,然后向着若隐若现的果岭右缘奔腾而去,而树后是双球道的右球道。

  这个洞职业梯也只有361码,而发球台与果岭的直线距离要小于标称距离,不论对什么等级的球选这都是一个诱惑与挑战,让人想起一部老电影《冒险的代价》。几乎所有的球手在这个洞都会生出冒险抄捷径的想法,有的想打高弧线过树,有的想打左曲线直接攻果岭。设计师皮特·戴这一洞的设计思想就是“要让球手必须打出精彩的一杆来挑战他自己”。当然,稳扎稳打的球手可以选择第一杆把球打到左边的球道上,第二杆再轻松攻上果岭。如果不是重要的比赛,既然知道这个洞是一个著名的挑战,那又何乐而不试试呢?于是,美丽的希博伊根河在这里不知无情地吞噬了多少高尔夫球。


  科勒四个球场的发球台配置是一样的,清晰的标示牌和木桶垃圾箱之外,总有些因地制宜的花花草草。这些细节也体现了球场维护的周到与无微不至。


  第十三洞是一个192码的3杆洞。发球台前面一直到果岭右侧都是流动的河水,左面则是几棵大树。对于接近两百码的距离,业余球手一般要选铁木杆,很难将球打到越过树顶的高度。剩下的选择就是打左曲球绕过树木攻向果岭。平时就怕打不直,这时真要求打出偏左的球,也不那么容易。果岭右侧是水障碍,左曲一旦没做好,便会丢球。好在我的铁木杆本来就有点微左,有惊无险,顺利过关。


  一路打着球欣赏着风景,不知不觉就接近了尾声。


  第十六洞,540码5杆洞,对绿梯来讲是全场最长的一个洞,职业梯620码。职业梯最长的是第十一洞621码。


  第十八洞为440码左狗腿四杆洞,球道左侧是一条与球道一样长的沙坑。沙坑再左是希博伊根河,河的另一边是翠谷球场的第十八洞。两个球场第十八洞的果岭在会所前交汇到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双果岭,这正是皮特·戴匠心独具的设计。会所地势很高,充分考虑了观众看球的需要。


  这是一个美丽的上午,一场高尔夫的盛宴。科勒度假胜地的四个球场,个个不同凡响,果然不虚此行。

  下午本来订了翠谷的免费重打,因为要去打科勒附近的另一个名场,不得不取消了翠谷。而下面要去的这个球场起了个很有趣的名字,叫The Bull at Pinehurst Farms,直译就是“那牛在松树丛农场”(你们去找吧)。

挑战公牛(The Bull at Pinehurst Farms)

  2016年5月30日中午,打完黑狼奔河流球场难忘的18个洞,驱车前往希博伊根的另一个高尔夫球场,就是那个名称怪异的“松树丛农场的公牛”,球场的人简称它“公牛”。

  这座球场离黑狼奔很近,只有10分钟车程。正像老话所说,好的高尔夫球场都会建在一起。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世界有34011座高尔夫球场,其中45%在美国。历史上美国曾有16052座球场,到2015年,数目降低到15372,其中大约有一万座高尔夫球场向公众开放。也就是说,在美国一个高尔夫球场进入百强榜的机会是百分之一。在小小的希博伊根,科勒度假村独占百强榜的四席,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在离黑狼奔不足一英里半的地方,居然还能有一个百强球场,这就不能不让人好奇,这个球场到底凭什么跻身百强?而且这个球场在这次全美排名中迅速上升了7位,位居第70位。

  公牛球场其实应该命名为奶牛球场,因为它建在了当地以饲养黑白花色的荷斯坦奶牛而闻名于世的松树丛农场。球场由著名高尔夫传奇大师金熊杰克·尼克劳斯在2003年设计,全长7354码,72杆,难度/坡度:76.3/147,是一个绝对高难度的球场。

  这个球场的价格相对经济,果岭费加球车费一共只要90美元。付款后我到餐厅买了个热狗当午饭。球场的会所很大,前后高度差了一层楼。相连的餐厅外面是宽敞的二楼阳台,从阳台可以一览球场美景。


 2:10PM开球,同组是三名当地高中校队的高中生。他们准备进行校际比赛,当天进行赛前集训,教练跟随指导学生,但自己没打球。

  这个球场真是向公众开放的,价格低,各种设施也都比较大众化。第一洞发球台前有一个小房间,开球员安排出发。


  我跟学生们一起打绿梯(适合差点11-17的球手),6424码,71.7/138。

  第一洞365码4杆洞。很直也相对较宽,除了沙坑几乎没有什么障碍,果岭较大。这洞难度适中,用来热身相当人性化。

  第二洞378码4杆洞,不但要求距离,而且要求精度。第一杆右前方全是水,开杆须越水而过,开杆距离决定落点离果岭的远近。三名高中生个个进取心十足,都打偏右的冒险球,结果有两人的球落水。

  公牛球场也有一条河穿梭其中,名叫奥尼恩河(Onion River),字面翻译就是洋葱河。球场的景色因这条河而变得妩媚,球场的难度也因这条河而变得极具挑战性。

  第三洞184码过水3杆洞。大约150码之后是草地,打左侧更安全可以避开水,但也失去了攻果岭的机会,而且左侧还有沙坑保护果岭。
 

  第四洞481码左狗腿5杆洞,不仅距离长,而且球道在接近果岭处变得狭窄。


  第五洞436码4杆洞,开球斜对球道,必须打过深沟。

  第六洞173码过深沟攻小果岭,从一个山头攻上另一个山头。这洞我成功打上果岭,推鸟擦洞,轻松打帕,感觉很满意。


  第七洞281码短4杆洞。发球台前一片荒草沟壑,160码以外才见球道,而球道很窄。果岭前又是一大片洼地,设置了一个大沙坑。果岭右侧是水障碍。总之没有一个洞好打。

  第八洞500码5杆洞。双球道,中间以水相隔。六、七、八这三个洞状态不错,连续打了三个帕。

  第九洞407码4杆洞没打好,得了双柏忌。 


  后九洞就不一一细说了,总体感觉每个洞都有特点,都有难度。但对于一般的业余球友,球场设置似乎有点过难了。如果总把球打到深沟、密林和河水中,会失去打球的乐趣。因此,不建议超过百杆的球手到这个球场打球。

  打完18洞,彻底结束了希博伊根一行。直接在停车场将球包装进旅行包,开车前往密尔沃基机场。一个多小时后到达机场,还车后再次入住机场边的卡兰润酒店(Clarion Hotel)。

  2016年5月31日,本打算一早前往芝加哥去打Cog Hill球场,但芝加哥当天暴雨,于是在密尔沃基待到下午,改乘下午航班,准备第二天再打。但芝加哥大雨不断,航班大面积取消。好在两地相距不远,两个机场之间有直通大巴,逢整点开车。于是我在机场改乘大巴,单程29美元,车上座位宽敞,还有免费无线上网。6:10分开车,不到两小时来到了芝加哥,租了一辆实现订好的Chrysler 200S。开车前往预订的旅馆Best Western Plus Oakbrook Inn(669 Pasquinelli Drive Rosemont Illinois 60559-1251),这家旅馆位于机场与球场之间,差不多是最合理的位置。

  到达旅馆时天已黑下来。女老板是华人,向她询问周围的餐馆,她推荐了旅馆旁的状元楼中餐馆,凭旅馆房间钥匙可享受九折优惠。这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我赶紧去找餐馆。其实刚才找旅馆时就曾在商业区入口处见到这家餐馆,步行五百米就到了。餐馆还开着,不过一个顾客都没有了,正准备关门。我叫了一碗炸酱面带回旅馆,面做得很地道。

1 2 3 4 5             编辑|已被阅读26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