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高尔夫」相约皇家渥太华
笑言 3774字 2016-07-18 23:36:28
  2016年7月17日星期天,应球友Calvin之邀,前往渥太华最好的高尔夫球场之一——皇家渥太华高尔夫球俱乐部(The Royal Ottawa Golf Club)打了一场球。Calvin是皇家渥太华球场的会员,也是著名的林克斯俱乐部(ClubLinks)会员。皇家俱乐部与林克斯俱乐部均在世界各地拥有连锁的私人球场,没有会员邀请,公众不能进入打球。大概从五年前开始,Calvin每年都会邀请我们去一个私人球场打球,渥太华周边有鹰溪(Eagle Creek Golf Club)、卡纳塔(Kanata Golf and Country Club)、高原(Club de golf Hautes Plaines)和灰鹰(GreyHawk Golf Club)等四个林克斯球场以及皇家渥太华这个老牌球场。



  这是我第二次受邀打皇家渥太华,这个球场规矩多,着装要得体,一场球必须在4个小时内完成,并且全场禁止使用手机,只有男女更衣室与停车场除外。

  皇家渥太华高尔夫球俱乐部是英国之外最古老的高尔夫球场之一。球场始建于1891年,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末期。一批企业家和专业人士决定建立“渥太华高尔夫球俱乐部”来满足自己对于健康和娱乐的需求,他们在老拉塞尔别墅酒店(Russell House Hotel)举办了开业庆典。1912年,经乔治国王批准,球场冠以“皇家”二字,成为今天的“皇家渥太华高尔夫球俱乐部”。

  球场设施完善,备有完整的练习场和推杆练习果岭。我们的开球时间是下午4时,黄昏价税前60加元。这一天上午刚好电视直播2016年英国公开赛的第4轮决赛,我们先在家看球,再去球场打球,过足了瘾。亨瑞克•斯滕森(Henrik Stenson)和菲尔•米克尔森(Phil Mickelson)在苏格兰的皇家特仑(Royal Troon)球场上演了一场两个老男人之间的巅峰对决,将其他选手远远抛在了身后。斯滕森与米克尔森私下是要好的朋友,在球场上他们相互激励,你争我夺,不断打出精彩的击球,在这一轮斯滕森打出63杆,米克尔森打出65杆,最终来自瑞典的斯滕森以4轮累计负20杆的成绩夺得冠军。



  下午3:20,我来到球场,Calvin在球场给我和Robin每人订制了一个带有姓名的金属球包牌。



  这次Calvin带着儿子Dylan与我和Robin一起打球。小伙子长得帅,球也打得好,四人中一号木开球距离最远。

  球场的露天餐厅正对着第18洞的果岭,深思熟虑的球场布局以及精心配置的花草树木,令人心旷神怡。打完球的人可以坐在这里休息,一边享受美酒加咖啡,一边欣赏一组组的球手攻克这个难度极高的炮台果岭。





  这个球场共有黑、白、绿、金四套梯,我们打白梯,6197码,难度/坡度为70.5/125。

  第一洞是一个上大坡的五杆洞,虽说只有462码,但加上坡度效应,三杆打上果岭并不容易。这个洞球道较窄,尤其左边紧靠马路,右边虽是第18洞的球道,但有三、四米的落差,中间还有树木相隔。记得上一次打这个洞,我打了一个帕,这次如法炮制,又打了一个帕。果岭压得很瓷实,速度非常快,推球走线明显。



  第二洞188码三杆洞,上坡需加杆。我加得不够,球落果岭前长草。这个球场第二切(Second cut)的长草非常密,很不好打。我平时在主场草甸(Meadows)球场果岭周围习惯用9号铁切低平球,在皇家试挥几下后发现很难打下去,改用60度挖起杆,顺利将球切到洞前4尺,推进保帕。

  第三洞417码四杆洞,果岭偏左。第一杆开球很好,大约240多码滚下大坡,落在平坦的坡底,但球位还是有点向下倾斜。我一向打不好下坡球位,这次第2杆又把球打平,结果球停在了果岭左前25码长草中。切上两推,柏忌。



  第四洞484码五杆洞,双狗腿洞,先右转后左转,拐点分别在230码与430码处。第一杆开得依然很好,但第二杆未打实,离洞还剩175码,第三杆打到果岭环边上第一切长草,第四杆由于旗杆很靠后,稍稍切过,打到果岭另一侧果岭环上。第五杆从果岭环外12尺下坡推球,球应声落洞,惊喜保帕。

  第五洞382码短四杆洞。第一杆开球不错,第二杆还剩145码,果岭坡度很大,第2杆加杆攻上果岭,离洞9尺,推鸟错过,轻松推帕。



  第六洞138码三杆洞。中间是一片洼地,开球台与果岭为典型的点对点模式。第一杆开上果岭,离洞20尺,两推再取一帕。打完6洞,总杆数仅为加一,开局发挥极好。

  第七洞335码四杆洞。第一杆左拉打到树下,救出后果岭长推未进,第二个柏忌。



  第八洞为205码三杆洞。第一杆右偏落入沙坑,球与旗等高。球洞与沙坑距离较近,过洞后又是下坡,第2杆切球未敢用力,结果切到长草。仍不敢切大,结果又切了一个青蛙跳!这个洞折腾了一个加3。

  第九洞为412码四杆洞,是全场难度最高的球洞。开球台前200码处有一条宽阔的深沟,所以第一杆用铁木杆开球,还没敢用力,结果打短。其实走过去才看到,沟底还有一块挺大的球道,用三号木开到沟底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糟糕的是,第2杆用6铁过渡,居然又没打够距离,落在了深沟对岸45度坡上的长草里,球位非常难打。而打第15洞的球手这时把球右旋打到了我们这一侧的沟里,两组三人交叉在沟底击球,花去了不少时间。第3杆把球救到离洞70码的球道上,第4杆攻果岭左拉过洞,结果三推又打了一个加3。



  这样前九加8打出43杆,其中后两洞就贡献了加6。皇家渥太华前九的格局是3个三杆洞、2个五杆洞和4个四杆洞(球场最难的两个洞都是四杆洞,一个在前九,一个在后九),标准杆35杆。



  皇家渥太华不愧是首都的名场,球道维护一流,走上去十分松软。球道两侧虽有树木,但树底清理得很干净,一般丢不了球,也捡不到球。我一颗球从头打到尾,全场只捡到一颗别人的耐克球。打完前九洞,感觉腰有些不舒服,酸胀不听使唤。也许是腰带系得太紧了,也许还是体力的问题。每场球,我总会出现疲劳点。虽说最近加强了体能锻炼,情况大有好转,但有时还是会出问题,要想打好球,必须在疲劳时能够想方设法控制住身体。

  后九洞打得马马虎虎,一直到第14洞状态才有所恢复,一口气连续打了3个帕。第15洞是全场第2难的球洞,同样是过那条在第九洞折磨过我的深沟。这个洞一切一推,拿到一个来之不易的帕。

  第十八洞为465码五杆洞,球场会所的露天餐厅建在高处,丘状的果岭高高隆起,面积不大,几乎是一个标准的圆形,攻球相当有难度。







  最终前九43杆,后九44杆,总杆数87杆结束了这场球,开局与收官都不错,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在这样的场地打出8字头,我自己相当满意了,值得回味。好像有个规律,每逢在高大上的球场打球,我总能打出较好的成绩。同组各位打得都不错,特别是东道主Calvin在第七洞抓鸟,差两杆就打进7字头了。



  皇家渥太华高尔夫球俱乐部曾经举办过许多重要的比赛,其中有:Canadian Open(1906-1911)、LPGA Du Maurier Classic(2000)、Senior Du Maurier Classic Champions(1984)、Canadian Ladies Amateur(1907、1911、1975)、Canadian Amateur(1895、1899、1906、1911、1914、1925、1951、1991、2016)、Canadian Mid-Amateur(2010)、Canadian PGA(1920-1992)。

            编辑|已被阅读50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