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影视剧评」闲话《老炮儿》
笑言 1059字 2016-01-10 00:23:18
  《老炮儿》在费城的旅馆里无聊上文学城看了。在当今法拉利小鲜肉横行的影视圈,也算一部有内涵的影片。每个历史阶段有每个历史阶段的装,将校呢、板儿寸和日本军刀是那个时代、大院特权阶层子弟的标志,当然六爷所拥有的,该是战利品。我记得我所在的城市,文革期间学校流行的是军帽、军挎和军腰带,绿书包上能绣上一句“为人民服务”便威风很多,那时百货商场门口到处都是卖绣针和花绷的。后来女生们忙着钩花,钩杯垫、钩台布、还给男生钩钢笔套。再后来流行用罐头瓶喝水,出现了塑料辫绳织的杯套。

  我上的中学,原是大学的附中,打架的事也有,但不多,也不惨烈。附近山纺和平板来的学生有点团伙的意思,小学同班挺要好的下元村的张家老大后来被政府抹掉,已经是他们兄弟混社会的事了。

  老炮儿中的六爷其实挺矛盾的,他儿子本质上跟他一样浑,随便跟别人的女人开房被打,挨打后又去刮人家法拉利,一点是非观与轻重感都没有,更别说男子汉气概了,最拿手的就是对自己的父亲耍威风。六爷觉得儿子被打活该,但被人扣了还得去救,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与对方见面时端架子跟年轻人讲理,被官二代小飞的跟班扇了一个大耳光子,六爷忍了,答应凑10万人民币交钱换人。不料老兄弟猪队友“灯罩儿”刷漆帮倒忙,100万都赔不起了。只好耍浑,要用“我们的方式”把事儿铲了,划下道来,提议在颐和园后面的野湖茬架。

  其实官二代小飞见到六爷就知道这是个没钱的主儿,赔不起还装,还敢伤自己的跟班,觉得教训一顿消消气也好,于是答应六爷,赢了老炮儿赔车钱,输了官二代无条件放人。结果六爷的儿子张晓波被小飞的女朋友,也就是跟他同醉去开房的姑娘救了出来,还把原来赔过去的10万块钱也顺了出来。这时六爷也不讲规矩了,儿子留在家中,父子吵架,然后和解。危难总能让对立的父子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屡试不爽,这部戏也一样。钱也不赔人家了,自己留着,不过也说得过去,一周后野湖上见分晓。

  关键是姑娘还钱时,里面夹带了一张要命的银行对账单。数额巨大使得六爷顾不得江湖道义了,一边约架答应不报警,一边又悄悄把证据寄给了中纪委。六爷心脏不好,影片一开始跟许晴演的霞姨临门一脚败下阵来,后来几次去医院抢救,来日无多。到茬架的日子,六爷穿了压箱底的将校呢,带了日本军刀独自赴约。这是知道自己活不长,要以命抵债的节奏。可是独自赴约吧,茬架的时间和地点老兄弟们又都知道,你们爱去不去。所以看来看去,六爷的规矩总是按对自己有利的原则来定。这样的特定人群,终究不能成为社会的楷模。老炮儿们退出了历史舞台,新贵们也同样是过眼云烟。
            编辑|已被阅读53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