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田野上的草卷
笑言 1217字 2014-07-29 22:48:31
  渥太华的夏天不长,周末经常抓紧时间去郊外打高尔夫球。夏的阳光,夏的蓝天,夏的风,还有夏的雨水,都与我如此亲近。
  夏风吹过一望无际的草甸,草浪由天边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宽阔的草甸上,时常散落着一个个巨大的干草卷。静止的画面,简直就是一幅幅经典的油画。在野外无人的公路,有时我会停车路边,走出车外或者落下车窗,看一会儿迷人的田野。



  草卷的意象很早就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或是源于赏画,或是源于读书,或是源于某一个电视画面。源自哪里已经不重要了,重要是自然让我感到亲切,而我也喜欢自然中那些不经意的人为,尤其是经由劳作产生的人为。人为的痕迹并不一定破坏自然的和谐,相反呈现出一种共存的美。当然过多的人为,便潜伏着过犹不及的危险。比如我很难喜欢繁复的装饰花纹与琐碎的礼仪流程。这也让我心虚地认为格律诗很美,但过于唯美,比起整首整阙的诗词我更喜欢其中的单句。
  同是一个青花瓷瓶,有的是国宝级的古董,有的便是普通人家的摆设。其实古董也是那个年代的工艺品。工艺品中出类拔萃的,便成为收藏品。品质相同时,品味的衡量便取决于匠气的多寡。匠气就是人为的因素。可烧瓶子本身就是人力所为,大师又如何能从人为中还原出天然?
  人为因素升级为国家行为,地球上便多了美丽的盛会或残酷的战争。巴西的世界杯,乌克兰的动荡乃至附带的马航MH17被击落,哈马斯与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流血冲突,中国政府打破刑不上常委的先例,都在这个夏天发生。





  横跨丽都河、连接Riverside Drive与Prince of Wales Drive两条干道的Strandherd-Armstrong大桥在市民数年的期盼与问责声中终于通车了。虽然这桥还没有正式命名,但我已经在新桥上来来回回开好几趟了。如果说人生是旷野,这些与我们相关的事件便是一个个草卷,大小不等随机散落的草卷记录了生活的点滴,捆扎打包留在了我们的生命中。
  从筹备到比赛,一年一度连续忙了五年,今年的渥太华华人高尔夫球公开赛也在初夏如期结束。夏天如此丰富,只是可惜太短。不过高尔夫球还可以打到下雪,我还有很多机会欣赏渥太华的田野,触摸雾蒙蒙的朝露与红黄两色的落叶,沐浴在晨曦,剪影于夕阳,快意球场上的恩仇。
  早晨出门,凉意袭人,竟有些秋天的味道。而秋天的干草卷会更好看,那时满城皆是黄金甲,天高云淡,同样金黄的干草卷戳在布满硬茬的田野上迎着金风。我们看不到夏天本身,但夏天确在我们眼前经过。我们可以看到树苔的颜色变化,看到苇间的紫花渐开,看到路边的野菊黄了又黄。我们便是夏天的见证,也是自然中的人为点缀。
            编辑|已被阅读130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