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高尔夫」挥杆在全美排名第四的球场——享受基洼岛 (7/10)
1 2 3 4 5 6 7 8 9 10
笑言 1616字 2014-04-06 11:03:34
第7洞,484码5杆洞


第7洞


  这个洞按道理讲难度不算很大,但我开球打虚,没过右侧沙坑,停在沙坑中第二片两英尺高的长草里,还不如同组一位直接打在沙坑里。第2杆打出沙坑停在前方五六十码的地方。第3杆打到球道左侧沙坑里边缘的长草,第4杆攻果岭落入果岭左侧沙坑。五上两推再来一个双柏忌。

  一般球打不好的时候我们都会找些客观理由。刚才看到鳄鱼算一个,但更重要的是累了。其实打到这个洞之前,我就有点走不动了。背着Robin借我的球包,双肩的背带总也调整不好,一步比一步走得沉重。再加上多打了几杆,心里想着赶紧追前面的球友,双腿却不听话。再看人家球童,双肩一肩一个球包,谈笑风生,走得太轻松了。而且那两个球包的主人,好像要把球童费赚足一样,总是把球打得东一个,西一个,害得球童左右飞奔。


球场周边的房子


第8洞,151码3杆洞


第8洞


  累归累,球还得打。望远镜量一下,145码,顶风。问球童加10码够吗?球童回答,按170码打!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大洋球场的海风。大洋球场名副其实,18个洞有10个在海岸边上。海洋球场的特点就是风大。这里也一样,一边面朝大海欣赏大西洋的壮美景致,一边抱怨风大难以控制球路。大洋球场有个别名叫“海边的战争”,捉摸不定的海风让这个本来就很难打的球场以超高难度闻名于世。

  梯台上没感觉有多大风,我还是觉得170码不靠谱,就按160码打了。结果不听球童言,吃亏在眼前,球差了一点没上果岭。两上两推,柏忌。可能是因为走了几个洞,对风不是很敏感了。其实这里的海风风力很大,顶风、顺风、侧风往往造成数十码的误差。我不由地想,在大洋球场打球,似乎风力比沙坑的威胁还大。不过,这话说早了,因为我很快就见识到了沙坑的麻烦。

第9洞,399码4杆洞


第9洞


  这个洞比较长,400码的4杆洞,打不出距离很吃亏。我这洞开球很直,球落在球道正中。第二杆用球道木开到离果岭20码处,这两杆几乎是我能打出的最好水平,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切球离洞6英尺,可惜没有推进,又一个柏忌。除了前两洞接连两个帕,再没打过帕,前9洞加9,打了45杆。


球道很长


  这个洞打完之后,又需要乘坐摆渡车前往第10洞。中途有一个售货亭,赶紧买了一个热狗,5.5美元。坐了一会车,吃了点东西,体力终于缓过来一点。大洋球场从第3洞起,每隔三五个洞,放一个冰柜,球员可以随意取用里面的小瓶矿泉水。

  据说在最初的设计构想中,球场被设计在沙丘后面。但是设计师皮特·戴的妻子爱丽丝建议他将球场建在大西洋边上,让球手和狭长的海岸线美景毫无隔阂。皮特采纳了妻子的建议,不过这一设计让前来打球的人欣赏到美丽的基洼岛景观外,不可避免的也要承受变幻莫测的海风。由于基洼岛是自西向东坐落于大西洋南海岸,在这个特殊的地形影响下,皮特在每个洞设计了6个梯台以适应球洞不同的长度,但目前的记分卡上,只有5套梯。

  由于球场过高的惩罚难度,设计师皮特·戴也多次返场进行微调和改动,让球场更加人性化,更具有可打性适应不同程度的球手来挑战自己。1997年他做出的第一个变化是更换果岭草种,在1991年莱德杯的时候,果岭草还是Tifdwarf Bermuda,一旦球没有攻上果岭,就会深陷沼泽或长草。即使攻上了果岭,也会因为速度过快而无法停球。皮特把果岭草换成了419 Bermuda,这对于平均水平的球员来讲果岭容易了很多,可是对于优秀球员来说反而是提高了果岭的难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编辑|已被阅读66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