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高尔夫」多利松,世界顶级球场,体验一流高尔夫!
笑言 5162字 2014-01-13 01:22:52
  作为高尔夫球爱好者,我很早就希望去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多利松高尔夫球场打场球,在那里感受一下历代高尔夫球大师的气息。去年计划过一次却因故半途而废,今年动员其他球友同行依然未果,于是决定独自前往。
  举世闻名的多利松高尔夫球场的英文名称是Torrey Pines Golf Course。不过这个名称用不了多久了,据报导多利松已经决定改名为泰格伍兹高尔夫球场(Tiger Woods Golf Course)。伍兹在这里获得过七个冠军,特别是在2008年美国公开赛上,他与洛克•梅地亚特(Rocco Mediate)上演了一场令人回味无穷的经典比赛。最终伍兹在加洞赛中赢得了自己第三个美国公开赛冠军。
  这个球场分南北两个场地,由圣地亚哥市政府管理,面向公众,所以定价不算特别高。我查过加州另一个著名球场Pebble Beach,果岭费495美元,动力车另付。而多利松举办PGA比赛的南场,非当地居民的旺季果岭费最高为220美元,在对公众开放的国际顶级球场中算低收费。不过,预订多利松打球的非当地居民还要另付一笔43美元的订场费,订场必须通过特定电话,可预订90天以内的开球时间。一旦订场,订场费概不退还。世界各地慕名而往的球友不计其数,所以要想保证打得上球,必须先交这43美元。可是当我打电话订场时,由于只订一个人,工作人员反倒不肯给我订场,而是让我直接去球场碰运气。多利松球场有权安排临时背着球包前去打球的人,只要当天有空位,就可以按排队顺序打球,先到先得,并可免去43美元的订场费。订场工作人员对我说,我要打球的那天没有大型比赛,而且又不是周末,所以安排一个人肯定没问题。
  就这样,带着多年的梦想,带着两年的计划,去碰最后一分钟的运气。我拖着球包,踏过渥太华满地的积雪,飞向了温暖的加利福尼亚。
  由于航班衔接问题,未能按原定12月18日到达圣地亚哥。我在达拉斯机场凑合了一晚,19日早晨由达拉斯飞圣地亚哥。在飞机上迷糊了一半路程,10点半航班落地,由于我坐的是第一排3E,打开舱门立刻冲了出去。球包头天就到了圣地亚哥,所以没有多耽搁,工作人员直接把球包给我取出来。出机场大门穿过马路,在租车公司班车专用站等了2分钟,等到Alamo的蓝色班车。每次去美国玩,同样的车型,Alamo总比其它公司价格低一些,所以我也总是去这家公司租车。班车司机没等别人,直接把我一个人拉到租车场。我选了一辆银色Camry SE,我知道Camry的后备箱特别大,好放球包。
  开车上路,目标多利松方向。时近中午,路上没什么车辆。GPS指示的路线,有好大一段沿着海岸线,可以一边开车,一边欣赏左侧浩瀚的太平洋以及沿岸的景色。多利松所在的地方叫La Jolla,维基百科说应读作La Hoya,谷歌翻译成拉霍亚。拉霍亚是一个多山的海滨,由海洋峭壁和海滩三面环绕,沿太平洋的海岸线长达11公里。
  酒店订的是Hilton La Jolla Torrey Pines,离多利松球场开车两分钟路程。前晚没能按时到,损失了一天房费。不过我这时过酒店而不入,直接开往多利松球场,争取当天打一场。在这样的球场打球,有些惶恐,更有些奢侈,这天是星期四,星期四打球经济些。多利松的周五周六和周日还有节假日,果岭费要高出一块,220美元与110美元差别还是很大的。
  快到球场时,天上飘下了小雨。偏偏GPS没有正确标注一个临近球场的分叉口,绕了一圈才找到正确的路,又浪费了不少时间,心里这个急啊。
  终于找到球场,停好车,到前台询问是否有空。前台回答说他们只负责租车,打球要直接找开球员。一般来讲,开球员负责安排球员上场打球,并没有收费的职能。到开球员那里一看,有点明白了。开球员在一个独立的开球亭工作,收费窗口有点像国内的列车售票口,隔着玻璃,把钱从下面的凹槽递进去。大概开球员和这个收费亭属于市政府,直接替政府收钱,独立于球场。
  开球员倒是很爽快,说12点30分,也就是25分钟后有一个空位,可以把我拼进去。这时刚好到了黄昏价时间,外地人110美元。我划卡缴费,然后急忙返回前台租了一辆动力车。租车费40美元,无GPS,一个人开也要付全价,非常坑人。
  球包还在后备箱中,球车又不准开到停车场,只好跑回停车场在车里换了件T恤,背着沉重的球包再次冲向球场。一边跑,一边想,球童背包赛跑其实还是挺辛苦的,难怪美巡赛在2013年8月,建议禁止球童150码背包赛跑。想想也是,球童大多老大不小,再背老大一个球包,太容易受伤了。
  气喘吁吁赶回球场装包上车,这时广播里不停在叫我的名字,让我立刻赶到开球台。到达开球台时,同组已经有两人开了球。
  急急忙忙开了第一杆,打出了距离,但右偏一点滚入长草。隔着大坡看不到前面的情况,第二杆6号铁把球打回球道,离洞60码。419码的四杆洞,心想打成这样也该满意了,一切一推救帕也不错,不料第三杆过于保守打短,球滚回沙坑。因为下雨沙子有点粘,还好一杆切上果岭,但没停住球,滚了很远。果岭很快,难以适应,十五英尺推了三推,以加三结束了第一洞。
  多利松球场允许球员拉车打球,要不是接下来几天连续打球,担心体力吃不消,其实我更愿意拉车走路。当时同组只有我一个人开车,也没有明确的球车规则,我实在不好意思压了自己梦中球场的草地,只好一直在水泥车道上开,打球时抱一堆球杆跑来跑去,更累。
  场上有零星小雨,气温也不够高,感觉摄氏十二、三度。虽然穿着长袖和雨衣,但还是有点凉意。


多利松南场第1洞果岭


  第二洞开球台的右侧便是浩瀚的太平洋。涛声虽然太远听不到,但蓝天下的碧波万顷却是尽收眼底。这一洞雨比较大,开球偏左,一切两推柏忌。


多利松南场第2洞开球台


  第三洞是全场第一个三杆洞,白梯142码,地势由上向下,果岭后方是大洋。这一洞同组四个人全部打短了。我切得很近洞,但仍然两推,这果岭太难推了!不仅对速度控制要求高,起伏也较多,看球线高低的时候,同组的一位当地人不时提醒大家,先看看太平洋在哪一边,Look at the ocean...


多利松南场第3洞开球台


  这一洞我们让过去一位16岁的小姑娘,她由客串球童的母亲陪着,为下周在多利松举行的一场比赛热身。小姑娘第一杆也开短了,切球过洞很多,但一推保帕。第4洞开球,小姑娘挥杆姿势相当标准。来多利松打球不能想当然,一定要先打电话确认当天没有重大比赛,否则很可能白跑一趟。我留意到每个开球台都有一个蓝色小牌子,上面写着Farmers Insurance Open,也就是2014年1月23日至26日的农保杯公开赛,目前各洞都在搭建看台,再过一段估计就该封场了。卫冕冠军泰格伍兹、米考尔森、Westwood、Mahan、Snedeker、Johnson、Fowler、Watson、Bradley等世界名将均已确认参赛。


多利松南场第4洞开球台


  打球的时候,想想也许老虎就在自己站的位置救过球,菲尔就在同一片长草切过球,罗伊的球就在这么快的果岭上倒旋入洞,更加觉得不虚此行。
  天空抹出一道彩虹,雨也渐渐止住了,多利松球场如诗如画的景色逐渐展现在眼前。蓝天大海绿茵自不必说,天空中这时出现了悠闲的滑翔伞和隆隆的直升机。这便是圣地亚哥人幸福生活的一个缩影吧。


天空抹出一道彩虹



多利松南场第4洞果岭后方海阔天空



多利松南场第4洞果岭回望,滑翔伞在行动



直升机在头顶盘旋


  天气阴晴不定,太阳刚露个脸,忽然间便又山雨欲来风满楼。在风雨中打完第5洞后,天色再次放晴。为了准备这场球,行前特意在室内打了一次仿真的多利松球场,对球场大概有了个了解,但室内仿真仿不出起伏的场地和深陷的沙坑,以及那些悬崖和深沟。据说球场的维护很讲究,长草的第一切割高度是严格的3英寸,而且草很硬,一旦打到长草,看上去球陷得并不深,却很难控制。可能打到预期的地点,更可能损失很多距离。好几个果岭都建在深壑边上,打长会直接丢球。果岭基本上是俗语中的所谓薯片果岭,起伏不平,果岭压得非常瓷实,球速非常快,感觉比平时在渥太华球场的快果岭还要再快百分之十五以上。赛前没功夫热身练习,一开始推球很不习惯,一推就大,后来发现,很多时候不能推球,只能碰球。


多利松南场第5洞开球台



多利松南场的老树


  第6洞是一个右狗腿的五杆洞。开球不错,我打得中规中矩,三上两推,终于打出本场第一个帕。然后一直打不好,直到第15洞,在果岭上一个11码长推入洞。当时球从左到右走了一个很陡的侧下坡,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电视上常见大师们这么推,终于也让我碰上一个,真是开心啊,同组的球友都过来击掌相庆。不过大师是推鸟,我是推帕。第16洞是个 196码三杆洞,远旗。5号木打上,离洞6英尺,可惜推鸟擦洞而过,轻敲入洞,背靠背帕,这也是本场的第三个帕。
  打到第17洞,太阳开始西坠,彩霞满天,人和球车在球道上拖出长长的影子。12点半开球,刚好可以从容打完全场,这是幸运的一天。


第17洞球道,夕阳西下



第17洞果岭,天色已黄昏


  第18洞是一个经典的500码五杆洞,果岭前的水塘不知沉下多少名将的高尔夫球。果岭左侧也在搭建看台,蒙着蓝色的布幔。比赛时这里会是最热闹的地方。站在果岭上,我仿佛可以听到观众的欢呼、尖叫与叹息,也仿佛可以看到各种比赛的奖杯焕发着耀眼的光芒。


著名的第18洞,果岭前的水塘



多利松南场外的希尔顿酒店



酒店之外是球场,球场之外是大海,大海之外是蓝天


  打球时见到球场外一座酒店模样的建筑,随手拍了下来。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这正是我入住的希尔顿酒店,多么美好的巧合!一眼望出去,酒店之外是球场,球场之外是大海,大海之外是蓝天。
  为了准备农保杯,多利松球场正在施工,各洞的果岭附近都在搭建看台。看台离洞非常近,不过我们这组居然没人打到看台上。在这个球场,没准就会遇到世界名人,菲尔•米考尔森就住在圣地亚哥。可惜我没有那样的运气,除了那位打比赛的小姑娘下场热身,并没有再见到特别有名的球员。不过我们组里的其他三位球技都不俗,特别是一位年轻人,曾经在大学期间打过一些正式比赛。
  我最终交出了95杆。如果不这么赶,从容一点,也许成绩会好一点,但对我来讲,比成绩更重要的是这个经历。喜欢登山的人向往着名山,喜欢佳酿的人追逐着酒香,我喜欢打高尔夫球,希望在世界顶级的球场有所体验,值得庆幸的是我又打了一个。多利松,梦想成真的地方。


多利松球场南场记分卡



圣地亚哥行程:
日期:2013-12-18至2013-12-22。
  气温:10度至18度之间。
  时区:UTC/GMT -8(实行夏时制),落后于渥太华3小时。
  电源插座:与加拿大相同。电压110伏。
  交通方式:美国航空(AA)、租车(Alamo)18美元/天

球场/景点:
  第一天:在Torrey Pines高尔夫球场南场打球。
  第二天:在Maderas Golf Club打球,返程看太平洋落日。
  第三天:在St. Mark Golf Course打球,逛Premier Outlets。
  第四天:在Riverwalk Golf Course打球,打完球直接去机场。
            编辑|已被阅读136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