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1/6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笑言 882字 2011-04-03 14:55:58
  时代文艺出版社2002年10月以《没有影子的行走》为书名出版(ISBN 7-5387-1705-6/I•161)





  远走高飞之后,往往才是游子故事真正的开始:一切的际遇变化、悲欢离合,就在落地那一瞬间破茧而出,接踵上演。

  移民,意味着彻底的从头开始。移民普遍处在人生的黄金时段,他们抛下国内的春风得意,到一个未知的世界与当地人相处相争。他们的工作经验和专业技能并不矮人一头,但语言能力、社会关系和心里的踏实却难以配套。加拿大是一个公平的社会,移民与当地人上一样的班、开一样的车、住一样的房子。然而,住在宽敞的小楼里,屋顶装的是收看中央电视台第四频道的卫星接收天线;开着豪华轿车,周末买菜去的是熙熙攘攘的唐人街;故乡的印迹像黑眼睛一样明亮而不可磨灭。移民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受过良好教育,胸怀理想,却又抱定吃苦念头。他们快乐地滑雪钓鱼打高尔夫球,却又常常在月圆的夜晚神情落寞。在双重文化影响下,他们临歧徊徨,价值取向飘忽不定,摆脱不了生活的压力、异乡的孤独、情感的挫折和文化的无依。但他们同时又很坚强,走自己执着的路。

  《落地》从计算机专家曹嘉文移民加拿大开始,以他在异乡谋求发展以及感情遭遇上的跌宕为主要线索,描绘了一群新移民如何努力在新的土壤里落地生根:曹嘉文和苏南按部就班朝九晚五做白领,老万头脑灵活抓住机遇开了移民公司,而禀赋着东方女性特有温良品质的何芳嫁了洋人,生了可爱的混血儿子,在事业上更是一帆风顺……他们每个人都努力使自己融入主流社会。如果说何芳是一个异邦的中国化存在,那么年轻的苏南则是一个中国的异邦化演绎。虽然苏南的北美化还不够到位,但她在精神上的主动投入,使她势必在心理上超越何芳。对于苏南,从来没有什么异邦,脚下的土地就是自己的家园。

兼顾两种文化始终是移民美好的愿望,同时也是他们痛苦的根源。传统文化是游子永远的身影,没有影子的行走,艰难而怪异。移民只属于自己,坚硬的灵魂下面,他们的“洋派” 终究不能彻底,而对于故乡,他们已是异类。

终极意义上的超脱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笑言写于渥太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编辑|已被阅读144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