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见闻游记」加西十日谈之十:哈里森温泉
笑言 1141字 2013-02-19 15:12:20
  吃完螃蟹,从餐馆出来,手中多了一份8月17日的《环球华报》,上面刊有江岚的散文“离而不散”。文章是这样开头的:“晚上九点多的光景,温哥华晴朗的天空还没有黑透。天色如一块巨大的、宝蓝色的琉璃,尽头染着散放的柔弱光亮。院子里最高的那一棵日本枫,在这一块琉璃的背景上划出绰约姿势。头顶拂过的风带着很薄很薄的凉意,四周非常安静。这是我此次温哥华之行的最后一个夜晚,我坐在刘慧琴老师家后院阳台的木头长凳上。”
  可以说,这同样是我离开温哥华之前的真实写照,只是时间上晚了一日。也是在刘慧琴老师家中,也是差不多这个钟点,再过一会,慧琴老师就要亲自驾车送我去机场了。我走到后院的阳台上,年过七旬的慧琴老师正在后院扯着水管浇沿墙盛开的玫瑰。慧琴老师著述甚多,早年曾以一部《蝴蝶传》享誉海内外,从加华作协会长的职位上退下来以后,想必有了更多的写作时间。望着她依然矫健的身影,我心头涌上说不出的滋味,就是这位不服老的大姐--其实我不该叫她大姐,因为她的小女儿曾是我的同事,现在依然是我的朋友--将许多看起来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
  我指指那条漆成南瓜色的长凳,问慧琴老师,这就是江岚在报上说的木头长凳吧?她笑笑说,正是,江岚昨晚就是坐在这里构思了那篇文章。
  昨夜,我睡的那只折叠床,是陈建功先生十年前睡过的。这座二层独立小楼,曾经接待过陈若曦、陈建功、铁凝、严歌苓这样的创作界风云人物,也接待过我和江岚这样的远道小友。加华作协二十年的风雨历程,这座小楼可算是一位合格的见证人。而见证历史的同时,小楼也见证了其主人慧琴老师对文学,尤其是对加华文学倾注的心血与纯粹的奉献。
  加华作协年满双十,文学研讨会也开到第八届,难以想象在一无资金二无人手的情形下,这些开拓者是如何走过来的。我所看到的,是直到今天,历任会长理事还在亲力亲为,包括林婷婷、卢因、陈浩泉、粱丽芳、申慧辉、亚坚以及更多我叫不上名字的文友,他们还在迎来送往,还在彻夜编辑会议资料,还在动用自己的亲朋好友,还在掏自己的腰包招待我们这些并不重要的写作者,完全不计个人得失。这份情怀,数十年如一日,岂是常人所能为,所能理解?今天,慧琴老师和她的大女儿又陪着我游玩了整整一天。席间,女儿抱怨母亲,你总是说这是最后一次,而永远都会有下一次。抱怨归抱怨,高速公路上,当我在车里打盹儿的时候,正是慧琴老师的大女儿手握着方向盘。今早参观了一座寺院,在金碧辉煌的大雄宝殿里,我合掌对佛,心中默默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恰逢慧琴老师故友自美国来访,本计划今天一起去维多利亚观光。可惜天公不作美,预报有雨,临时改为去哈里森泡温泉。十天的劳顿疲乏,在微微带有硫磺味的泉水中消解了。真是一次完美的加西之行,结束在这样一个温暖的时刻。感谢加西,感谢生活。
            编辑|已被阅读120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