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见闻游记」加西十日谈之九:冰酒传说
笑言 1334字 2013-02-19 15:11:20
  这天的旅途乏善可陈,一大早被拉到一个农场,上了一列两节车厢的拖拉机观光车。农场主人熟练地一边开车一边介绍果园的情况,在田埂间颠簸了一大圈。
  停车后我们与其他游客一道散落在蔬菜与水果摊子之间,品尝了苹果酿制的冰酒。然后坐在大帐篷下的长凳上休息,等候同车人慢慢选购。这家的羊圈很有意思,建成炮楼一样的二层小楼,两头白色长胡子山羊在顶楼瞭望着我们。
  一位台湾口音的帅哥为我们介绍他们出产的冰酒。说来很巧,在温哥华市中心的免税店,我们也曾遇到一位台湾帅哥向江岚推荐纪念品和精美首饰。当时帅哥对温哥华的评价出人意表:“好山好水好无聊!”后来他解释说,温哥华太休闲了,不适合喜欢闯荡世界的年轻人。眼下这位推销冰酒的台湾帅哥也一样好口才,讲葡萄如何种植如何采摘,冰葡萄酒如何来之不易,然后给你倒一杯底冰酒,却不让你喝,要先摇晃杯子,看酒液挂杯。挂完杯,仍然不让你喝,要闻香。闻香方式与在学校化学实验室得来的经验相反,要“把整个鼻子伸进酒杯”,帅哥这话让我想起《西游记》,可看到身边人人如此,也欣然效仿,做了一回“呆子”。闻完了,才可以入口--还不能喝,要左边侧一下,右边侧一下,回到中间慢慢品尝。我不免疑心这位帅哥精读过《红楼梦》中妙玉备茶那一节,学了些故弄玄虚的本领。冰酒分两种,一种是白色的,一种是红色的。白色的常喝,红色的不上市,只能在酒庄喝到。这酒透着浅浅的红,甜甜的,喝过后齿舌留香,回味无穷。
  午饭是在酒庄吃的,席间无酒。
  吃过午饭,继续上路,车子除了中途在一个小码头停了一下,便没再耽搁,直奔温哥华。
  傍晚在列治文下车,又劳申慧辉女士来接。这晚加华作协的林婷婷会长与刘慧琴前会长私人设宴为陈建功和肖克凡两位作家及陈公仲教授夫妇饯行。在座的嘉宾有久慕大名的痖弦先生,一起合了影。
  厨师提过来一截像萝卜似的东西,问坐在门边的刘慧琴老师:“三磅多,可以吗?”
  我身边的肖克凡老师忽然说:“这事闹大了,象拔蚌。”我不解地问:“什么棒?”他压低声音说:“鹬蚌相争的‘蚌’。”哈,我心想一会该人蚌相争了。谁知有几位嘉宾不是忌生冷便是忌海鲜,倒让我偏了口福。肖老师见多识广,又讲了当年将鱼翅羹错认作粉丝汤的逸事。这让我想起他中午刚给我讲过的困难时期吃会议餐的一段经历,民以食为天,那个年代,连笑话也是辛酸的。
  林会长让在座的每个人都发个言。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但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加华作协举办这样的研讨会,实在不容易,但协会从没有放弃。正是协会成员上上下下多年的坚持,才逐渐形成了今天这样欣欣向荣的局面,也才会吸引企业家慷慨解囊。协会成立二十年,历任会长和理事,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他们所付出的心血、时间、精力、捐助甚至家人的协助,都是无法估量的。此刻,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就坐在我身边,谦和礼让,学富五车。而九天的同吃同住同行,让我有幸从陈建功、肖克凡两位作家身上学到了太多的东西。他们的人品闪烁着智慧与善良的光芒。尤其是肖老师诲人不倦,教完江岚又教我,大到理论,小到技巧,实例讲评,生动具体,真是受益良多。
  记得陈老师给江岚签名赠书时问:“写江岚女士还是江岚小友?”江岚马上乖巧地回答:“小友!”我想,两位作家于我,恐怕当在师友之间。
            编辑|已被阅读119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