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见闻游记」加西十日谈之八:路易斯湖中的倒影
笑言 1678字 2013-02-19 15:10:00
  前一日只顾感慨冰河,没来得及谈班芙。当日我们由冰河直奔班芙硫磺山。缆车很快,上山不到十分钟。山顶游人如织,而六只小鹿在山坡上吃草,悠哉游哉,三两只金花鼠在岩石间上窜下跳讨食,全然不把游人当回事。站在海拔2285米的峰顶,环顾四野,翠绿的弓谷,秀丽的明尼万卡湖,亲切的班芙镇,古老的温泉酒店,尽收眼底。
  开研讨会时,大家都喜欢找陈建功老师合影。他和蔼可亲,来者不拒,但从不取出相机拍照,不像我们拿个卡式数码不停地闪光。我以为他没带相机,结果落基山行程伊始,他脖子上就挂上了一架佳能数码单反相机,风度翩翩,看上去十分专业。从他这台照像机的变焦镜头中,我看到山下沿着湖水蜿蜒的一片绿地原是一个高尔夫球场。想必这就是闻名遐迩的班芙温泉高尔夫球场,那可是世界十大美景球场之一。可惜这次没法上场挥杆。
  有了建功老师的专业摄影技术和专业相机,拍照变得简单了,通常是他选好地点,我、肖克凡老师和他自己轮番摆个姿势,咔嚓三声。晚上回到旅馆,将照片一股脑复制一份到我的笔记本电脑中。笑言天涯网选用的他那张颇具气势的照片,就是这次我用他的相机拍摄的。
  下山后来到班芙一家旅馆。同车下去一半人住了进去,另一半人则被拉到128公里之外的卡尔加里。我们属于被拉走的一半。在卡尔加里我们见识了市中心高楼之间的连接通道,一座座封闭天桥把整个市区连成一片。于是,冬天的卡尔加里人远离了严寒。
  这天晚上,在建功老师房间里,我们消灭了一瓶日本清酒,这酒还是申慧辉行前请我吃饭时买的,背了一路。
  第二天,我们从弓河开始了一天的行程。来到落差十米的弓河瀑布,我仍然睡眼惺忪。这几天养成了那个著名的坏习惯:上车睡觉,下车撒尿,撒完拍照。河水奔腾的轰鸣让我彻底醒过来。弓河的源头是弓湖,它是流经班芙国家公园内最长的河流,水中含有丰富的矿物质。这一路上,所有的河水湖水都不清澈,而呈现出浅碧的蓝绿色。弓河的名称取自原住民克里语,意思是“制取弓的地方”,他们的猎弓最早取材于弓河沿岸的道格拉斯松木。
  上午十时许,我们抵达路易斯湖。游览落基山脉,路易斯湖是必不可少的一站。一般说来如果一个地方有山有水就会比较漂亮,而路易斯湖则集大自然美景于一身,堪称鬼斧神工。它竟然将雪山、森林、蓝天、白云以及它们的倒影与青幽幽的湖水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路易斯湖长2.4公里,宽500米,深90米,海拔1731米,是由冰河侵蚀的洼地储蓄了冰河融水而形成的冰河湖。站在湖畔眺望海拔3464米终年积雪的维多利亚山,看似举步可达,实则尚有9公里之遥。我们在湖边漫步,不时有人背着背包,手持滑雪杖从我们身边匆匆走过,直奔主峰而去。原来这里也是登山者的乐园。
与远山遥遥相对的,是面湖而建的路易斯湖城堡酒店。其外形不敢恭维,实在难与这美丽的路易斯湖相配。内部倒是装潢得富丽堂皇,大厅里,一位身穿金色维多利亚时代长裙的女艺术家,不停地抚着同样金碧辉煌的高大竖琴。二楼餐厅的自助餐,丰盛得令人吃惊,这是全旅程吃得最好的一餐。
  告别了路易斯湖,开始返回温哥华。不知为什么,或许因为与建功老师和克凡老师的告别即将到来,我想起了诗人洛夫的三千行长诗《漂木》。
  曾经有人应和洛夫先生:

    听到你飘洋过海的消息
    你居于他乡的雪楼
    在洁白的内部
    你像无根的漂木
    一根始终不能安心的漂木
    青苔已经丛生的漂木
    漂木的内部是你思乡的痛楚
    漂木的四周是咸涩的海水
    一只茫然的水鸟,站在漂木上
    而时间,默默流过你的白发
    你静于雪楼,而雪落无语
    唐诗宋词在你的庭院开花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漂木在你的梦中荡向故土
    泪水,不要提泪水
    当你止于雪楼,泪水中浮起漂木
    万里关山,冷雾包裹你的飘飘落叶
    落马洲,望远镜中看见你的乡愁

  我知道,雪楼是洛夫先生温哥华居所中书房的别称,也是他海外身份的一个象征。我们的落基山旅程结束之时,也将是陈建功、肖克凡两位先生返回中国之日。而我,还将继续留在这片土地上。
            编辑|已被阅读138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