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见闻游记」加西十日谈之七:冰川壮丽
笑言 1533字 2013-02-19 15:08:16
  这次加西之行,一路嚷嚷着是奔冰河去的,而冰河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却全然无知。直到开完学术会随旅游团出发的前一天,在去格兰威尔岛的途中,发生了那个令人愉快的偶然事件,才有幸多少了解到一点冰河的情况。
  那天是会议结束的次日,大家早已作鸟兽散,江岚前一天便搬到刘慧琴老师家中去住,而同住的陈建功和肖克凡两位作家已应邀会晤各界名流,我只好单独行动。在旅馆前台问明路线,拿了一张免费地图,步行五分钟,来到“空中列车”站。抬头一看,原来竟是乔伊斯站,前一天就是从这里下车,被接到凡凡家的。虽说也算故地重游,但我完全不知道下面该去哪里。我随便找了一位等车的乘客,问我该上哪个方向的车。她正要答话,车进站了。她一把将我扯进车厢,说方向是这个方向,我得想想你怎么走合适。我这才有机会抬头端详这位劫持者,原来是一位年轻姑娘,金发碧眼,一张充满阳光的笑脸上,隐约有浅浅的雀斑,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她拿着地图讲了两三种抵达目的地的方案,见我迟钝,说干脆你跟我走吧,我可以把你送上去格兰威尔岛的50路公共汽车,反正怎么走时间都差不多。
  这一路上就开聊了。当我说到明天出发去冰河,她立刻两眼放光,说她老家就是嘉士伯的,那里风光秀丽,不,是壮丽!总之是美极了,该去该去。换上99路车时,她讲到了我们要去参观的阿萨巴斯卡冰河。她说这条冰河是哥伦比亚冰原六个主要的“脚趾”之一,这是一条流动的冰河,长达5.3公里,落差600米。说到这里,她开朗的语调忽然降了下去,她说由于全球变暖,这条冰河正以每年两到三米的速度退缩着,而且越退越快。在过去的一百年间,冰河退了差不多一英里。真不知道它还能存在多久。到了好像是柳树街车站,姑娘一定要下车送我去换乘车站。当我站在50路站牌下,看着她的背影在明亮的阳光下渐渐消失,去赶自己的下一趟车时,我的心不禁热了,我还从来没有这样热心帮助过一位陌生人。未见冰河,先见识了冰河人的淳朴,尤其难得的是这淳朴经历了多年的都市生活而不被改变。
  两日之后,终于来到哥伦比亚冰原脚下。普通车辆不准上山,我们先换乘冰河管理处提供的大巴前往冰河边界。道路两侧不时见到立着的标杆,上面标示着冰川在某一年的边界。然后我们登上了一种特制的冰原雪车,这车特别高,所以说“登上”很准确。巨大的车轮直径比人还高,宽阔的轮面分散着重力对冰面的压强。我注意地看了看冰河与土地的交接之处,水从冰面下流出,道路一片泥泞,冰与土的分界就这样一晃而过。雪车走了大约五公里,著名的阿萨巴斯卡冰河便呈现眼前。
  除了北冰洋,哥伦比亚冰原是世界上最大的冰原。面积325平方公里,海拔平均高度3000米,它是人类可以不借助复杂装备到达的最大冰原。而且,它还是最适合观赏的冰原。站在开阔的冰面上,阳光灿烂,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毫无寒意。我们蹲下身去,在冰沟形成的溪流中掬起摄氏零度的冰水,开怀饮下。这水没准是几万年前的寒冰所化,带着远古的纯粹。
  河上有风,抬头是山,山是冰河的源头,披挂着雪甲冰盔,嵯峨威严。我感受到一种巍巍荡荡的浩然气势。
  哥伦比亚冰原位于班芙与嘉士伯之间,蜿蜒在落基山脉的山脊之中。它正好处于大陆分水岭上,冰原的融水顺着不同的河流汇入大西洋、太平洋及北冰洋,何等神奇!哥伦比亚冰原作为一个历史的窗口,以她不变的风姿向我们展示了地球冰川时代的地貌,年代久远至七万五千年前到一万一千年前。冰原实际上是由不同方向流淌的冰河汇成的巨大冰体,而冰川的形成本身就是漫长的历史。高海拔、低温度的特殊地理条件,再加上冬季降雪量大于夏季融雪量,这样年复一年的积雪便产生了蔚为大观的冰川奇景。据悉,哥伦比亚冰原每年降雪量高达十米以上。
  自然,生命,造化,在这一刹那如此和谐。嘉士伯姑娘说得一点没错,壮丽!
            编辑|已被阅读88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