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见闻游记」加西十日谈之五:黄昏中的渔人码头
笑言 1515字 2013-02-19 15:05:48
  一个多月前,确定参加加华作协“华人文学研讨会”之后,想了解温哥华的情况,一位由渥太华迁往温哥华的文友说,你上北美中文网吧。到网站读了不少文章,也贴了几篇文章,很快认识了一些朋友。最令我感动的是我临行前发了一个询问观光景点的贴子,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素不相识的朋友热心相助。尤其是一位叫Myversa的自始至终详细解答我的问题,甚至提出赠我买门票和车票的优惠券。
  凡凡自告奋勇做东道主,组织文友在家里聚会。邀请来宾、安排饮食、展开文学讨论她都安排得十分周到。当我听说她曾经分别在北京大学和巴黎大学读法国文学时,脑海里顿时闪现出了一连串伟大的名字:蒙田、左拉、莫泊桑、福楼拜、雨果、巴尔扎克、司汤达、萨特、普鲁斯特、加缪……我见识有限,这一串名字肯定是挂一漏万,其中出现个把非法国公民也说不定。
  当晚陈建功、陈瑞琳和林婷婷接受当地中文电视台采访,聚会的文学色彩也因此而更加浓厚。大家围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七嘴八舌一轮不休。主持人丁果正在担心是否有人愿意打电话热线,我们这边已经有人忍不住打去质问节目主题为什么定为“加拿大华文文学的前途何在?”这未免太消极了吧?
  晚十时左右,刚下了节目的陈建功、陈瑞琳及肖克凡一行匆匆赶来和大家见面。陈建功礼数周全,拿出一本小说集,在扉页上题字送给凡凡和大树。而陈瑞琳大概刚才在电视上意犹未尽,又开始侃侃而谈,她说在这间屋子里看到了很多年轻的面孔,看到了加拿大华文文学的前途。然后便有人打断她:你们看过我们写的东西吗?如何评价?这下连热线都不要,直接对话了。
  我想,创作是需要活力的,在这间屋子里,我的确看到了这种活力。来宾中有北美中文网的“老大”,原创版的两位版主、《大华商报》的编辑、《女友》的编辑、作家、诗人、翻译家、评论家、资深前辈、心理医生、歌唱家……
  这一切发生在前一天,也就是我们去天体浴场那天傍晚,之后才是“茅台夜话”。
  从微醺中醒来的这一日是轻松的,自由活动。陈肖两位作家会晤诗人洛夫及当地名流。我在格兰威尔岛盘桓太久,差点误了申慧辉全家的盛情款待。申慧辉有很多头衔,编辑、学者、作家、英美文学评论家及翻译家,我一直想买一本她主译的纳博科夫写的《文学讲稿》,却一直没能如愿。她和我有一位共同的朋友--在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供职的林倍加女士,是林女士多年前介绍我们相识,说起来算是老朋友,却一直没有机会见面,而申慧辉还是我的同乡,席间便有了许多有趣的话题。我最羡慕的是他们融洽的家庭关系,感谢他们的帅哥儿子负责了所有的点菜,省了我的手忙脚乱。
  酒足饭饱之后,文友绿袖子来接我去渔人码头拍落日。黄昏很有意思,有时候你身在其中觉得它非常之美,美到你形容不出来,文字不行、绘画不行、摄影不行、音乐也不行。而有时,你又觉得画面上的黄昏比实际的更美、更有意境、更有韵律。这天的黄昏有点不宜久留,海风带起的凉意让人静不下心,一如追赶着落日的镜头始终匆忙而无法对准焦点。当早无暖意的太阳落下海平面的那一瞬间,天被彻底染红了,对面东方的天幕,则呈现出浅浅的紫罗兰色。袖子在码头上跑来跑去,捕捉着天地之间的色彩变幻,她的长发和白衣在风中鼓荡,为渐黑的码头添上一抹亮色。
  第二天是落基山之行的开始,要格外早起,于是没有咖啡,也没有酒,袖子直接把我送回了地处温哥华与本拿比交界的旅馆。到达旅馆九点多钟,房间门上插着一张纸条,是肖克凡老师留的。原来他的磁卡不知怎么被消了磁,开不了门,只好在陈建功老师房间里猫着。我找到他,说你可以去总台让他们给你重设一下呀。肖老师摇头说,我没有英语。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失职。没有英语,这话说得多妙,看来英语真是一件有比没有好而又不是必需的东西。
            编辑|已被阅读103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