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见闻游记」加西十日谈之一:夜幕下的温哥华
笑言 1241字 2013-02-19 14:59:28
  从北京飞渥太华,从渥太华飞北京,来来去去,飞了很多趟,每次都经过温哥华,却从未有机会走进这座有口皆碑的美丽城市。
  机会终于在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庆祝第二十个生日时到来,同时在温哥华举办的加华文学研讨会也进行到第八届。作为会员,虽然远在渥太华,参加这次盛会仍是义不容辞。为此特地请了六天年假,加上前后周末,共计十天。《大华商报》专栏作家逸立先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不如写个十日谈吧。好,那就十日谈,这是第一日。
  2007年8月9日傍晚,我乘坐的AC139次航班准时降落在温哥华机场。从传送带上取到行李,随即给负责接我的申慧辉女士打了电话。走出机场大厅,时钟显示为晚上八点三十分。天还亮着,而此时的渥太华已然熟睡,两地存在三小时时差。
  不一会,申慧辉夫妇驱车赶到。车子一路穿过列治文,驶向温哥华市中心。在我们的寒喧及渐渐深入渐渐投机的谈话中,夜幕悄然落下。车窗外,渐渐现出一个万家灯火、错落有致、湖光山色的不夜城。
  到达酒店套房,见到同住的陈建功和肖克凡两位作家,他们分别从北京和天津赶来参会,自然又是一番寒喧。送走辛苦了一晚并给我们留下两大桶矿泉水的申慧辉,发觉肚子有点饿,加航上五元钱买的巴掌大的比萨饼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我下楼走在灯红酒绿的阿尔伯尼街和罗伯森街上,夜风凉爽,心为之悦。东看西看,最后还是走进了熟悉的麦当劳。
  买完套餐转身要走,一个脸色灰白骨瘦如柴的中年白人妇女拦住了我。她用加了颤音的声调苦兮兮地对我说:“晚上好!我很饿,太饿了,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一个汉堡包只要两加元。先生能不能帮帮我?”
  我没有说话,掏给她一些硬币。我无法判断她是否会用这些钱买汉堡。我的一位同事曾经说,遇到这种情形最好的办法是直接买一个汉堡包给她,而不是给她钱。我不忍心这么做,觉得那会伤害她的尊严。也许我是错的,但我宁愿相信她的话。
  来前就听说温哥华华埠附近的缅街与哈斯汀街的交汇处是瘾君子的天堂。后来又读到,温哥华市政府准备租用附近的罗斯福酒店地下室作为吸毒者活动中心。华裔社团与华埠组织纷纷强烈反对,认为这会吸引更多瘾君子聚集华埠,损害华埠治安,他们拟发起签名运动并游行抗议,以阻止计划落实。
  华人的反对与愤怒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年市政府在华埠附近建立“奶奶之家”(Grandma’s House),初衷是为妓女提供庇护所,但最近证实那里已成为事实上的妓院。有理由担心,这个耗资150万的吸毒者活动中心没准会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我曾经想把这篇的题目定为“吸毒者跟我要了两元钱”,但想想又觉得太消极了。毕竟,温哥华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美丽而热情的。
  文友落桑说,记得痖弦写过一首《如歌的行板》,有两句“观音在远远的山上,罂粟在罂粟的田里”。那时候小,看不懂,仔细读了注解。说是描述神圣和罪恶共存的必要性。还是不懂,所以满心的崇拜。这两句诗同样印在我心里很久了,我想,读到这两句诗以及这番解读,也是我的造化。
  这一夜,时差没有造成失眠,包括我,也包括中国来的两位作家。
            编辑|已被阅读86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