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书评文评」萦绕于现实和梦想之间 ──读《没有影子的行走》随感
老屯 2517字 2013-02-15 09:30:57
  读过笑言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之后,浮想万千,感慨颇多,总想说点什么,却一时扯不出话头来。今日得闲,见此书仍在案头,拈手一翻方有所悟,原来,他的精彩一笔竟在这里:落地了——这三个字一句话。如作者在自序中所说:"一切的际遇变化,悲欢离合,就在落地那一瞬间破茧而出,接踵上演。"由此断言,对于游子来说,只要那远航的飞机在目的地一落地,他原本梦想着的即刻变成了现实,而原本现实着的便成为收藏夹里无法删除的记忆,进而生成心灵的梦想。于是,就有一条影子不可拒绝地萦绕于现实与梦想之间。
  难道不是吗?做为曹嘉文来说,他年逾而立,正处在人生的黄金时段,又是"中国软件行业知名人士,系统集成专家,拥有软件防毒、软件加密和汉字输入等多项专利",可以说,他在国内完全能够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的,可他却偏偏选择了远离父母,抛弃妻儿,放下国内的春风得意,到一个未知的世界与那里的人相处相争,让人生来一个"彻底的从头开始".那么是什么东西有如此巨大的诱惑力,叫他如此舍得血本而孤注一掷呢?那就是要开启全新生活,展示人生价值!也就是这种梦想促使他来到"远远赶不上北京"的渥太华。
  可是,他未免太天真了。他什么都可以改变,可唯独那五千年中国的灿烂文化在他身上打下的烙印是不可以改变的,乃至于成为拖累他的影子,叫他无法轻松地行走。而且,他越是远离这种"灿烂"那影子便拉得越长;他越是走近异国他乡,心灵里便越生出对故土的依恋;他越是在文化差异大的环境中,那影子便被扭曲得越发怪异。这大体是此书要旨所及,仅是我的领会而已。其实,造成影子现象的不单单在于两种文化的差异,应该说还在于现实与梦想的冲突。
  落地之前,加拿大的风光,渥太华的美丽,即将开始的崭新生活和融入主流社会等等都是曹嘉文的梦想。梦想越奇,心情越切,为了梦想,他几乎抛弃了一切。然而,梦想并不是现实,一旦现实冲破了梦想,换来的只能是失望和痛苦。不是吗?曹嘉文一走进寻个由"一位拐弯抹角认识的朋友"帮他订的"旅馆",便接受了一堂"现实主义"的教育课。有可能在这一瞬间,他原本萦绕于怀的种种梦想便化作乌有,从此便无可奈何地面对原本梦想着的现实世界了。
  你看,第一宗劈面而来的便是信用危机,他到蒙特利尔银行和丰业银行存款都被"担心黑道人洗钱"而拒之门外,最后总算在香港汇丰银行好歹开了个户。这种尴尬叫他不得不认识到"腰缠万贯并不总是一件开心的事".租房子时,"房产公司说他没信用,不肯与他签约,一定要找到保人".考车证时,当他到交通部报名的时候,"才发现考取安大略省的驾驶执照异常麻烦",可那些考官们总是以"祝你下次好运"客气口吻将他淘汰出局,后来经过几番折腾,叫他几近失去耐性和信心。如果说这些都是些可以忽略的小事的话,那么他事业发展上也并非一帆风顺的。尽管他的专业很时兴,要比那些没专业或重新学习第二专业的移民少走不少弯路,可却一直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待业状况,连签订一份延期合同都成了他的企盼。后来终于有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请他做项目经理",他却欣然接受了。生活的挫折已经教会他如何更关注现实,"他需要把时间填满,需要鼓起一叶涨满的帆,把自己送上不为日常琐碎烦心的航程。"难道说,他到国外就是为了找一个这样的小差事而安身立命吗?他雄心勃勃地闯荡出来,当然是有他的美妙梦想的,可如今梦想已被现实给湮灭了。相反,他做梦也没想到何芳竟拥有一个上千万元的公司,听说以后使"他有些兴奋,有些沮丧,有些失落,还有些气愤,一天都提不起精神".国内有牵挂着他的父母,有思念着他的妻子和儿子,在多伦多有他爱恋着的何芳,可现实却只造就悲欢离合的故事,却丝毫不给他如愿以偿的机会。"他渴求苏南、渴求何芳的愿望何以那么强烈,他是在为自己寻找一个可以匹配的影子".最叫他饱受折磨和熬煎的是,他的身子可以在地点上离开,却无法在心灵上背弃。由此他的故乡情结,爱国之心不知比在国内时要强烈多少倍。人最看不惯数典忘祖的人。可他又不得不意识到"什么叫爱国?什么叫不爱国?出来的人再说什么国内的人看起来都象唱高调。"这样,他就在"拳拳赤子"和"假洋鬼子"的双重身份的夹缝中挣扎。
  书中的其他人物也是这样的。何芳倒是干出一番大事业,这也是她的梦想和追求,可她偏偏嫁给一个不需要她干事业,只需要她呆在家里照看男人和孩子的洋丈夫。由于生活理念和习俗的不同,她的洋丈夫与她的父母不能同居一隅,和睦相处。苏南明知同曹嘉文厮混在一起,其结果必然是"结婚别想,同居也没门儿,这不明摆着坑人吗".可她却仍然痴情地追求着,且把自己的一切全给了他。老万倒是一个少有梦想讲究实际的人,又会投机钻营,可他也有后步之忧,担心自己的孩子们从此再不说中国话了。凡此种种,"在双重文化影响下,他们临歧徊徨,价值取向飘忽不定,摆脱不了生活的压力、异乡的孤独、情感的挫折和文化的无依".他们既便走红了,发达了,故乡情结仍如影子一般,在他们的现实与梦想之间萦绕。还好,如今恁地冒出个网络来,叫许多人把它同梦想扯在一起,抗拒不了现实的磨难便到那里寻找慰藉。可是,网络毕竟不是避风港,网上甜蜜蜜,网下成编局的悲剧知多少?模拟的感觉终究代替不了现实。于是,笑言便有了最精辟的一段话:"人们抱怨网络虚幻,真人实演又如何?寻觅的过程是彩排,彩排的是不可重复的生活,理想是剧本,生活是演出,可惜这演出常常跑题。导演似乎是自己,自己其实只不过是个见证。"是啊,谁不想把自己生活导演得多姿多彩,可是又有谁能够保证自己的"演出"不"跑题"呢?
  巴尔扎克说:"人类总是爱和自己闹对立的,他用自己目前的痛苦哄骗自己的希望,又用并不属于自己的前程,来哄骗目前的痛苦,人类的一切行为,无不打上自相矛盾和软弱的烙印,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不幸更完整了。"这里面,如果把最后一句话的"完整"换成"真实"可能就更好理解了。现实与梦想,这是一个古老而沉重的话题。它们是矛盾的,冲突的,甚至有时是不可调和的,人类就是在现实与梦想的冲突里张扬人性,显现自身价值而遭遇种种困惑和磨难的。身处异国他乡的游子如此,守居故土的人们也如此,它是人类共同面临的精神困境。如何揭示这种精神苦难和情感世界正是创作应该执著追求的东西。笑言在这方面还是轻车熟路,老到非凡的。
            编辑|已被阅读96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