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书评文评」从老家走出去──读《没有影子的行走》
艾冬 1254字 2013-02-15 09:29:54
  我们中国人很讲传统和故土,我们忘不了黄皮肤黑眼睛。不管离开多远,长江黄河永远是老家。这是小说的男主人公曹嘉文说的一句话。
  如果把每个人都当着一个小小的存在,那么每个中国人都是中华民族传统的一个个小小的载体,而作为这个载体的人群---他们运载着中国人所具有的美德和背德,载着每个人自己的理想和愿望,走向世界的四面八方。
  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表现了这样一群人。在脱离了某种世俗的艳慕和琐碎提升到某一个思想的高度或进入某一更深思想内核,移民的尴尬就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兼顾两种文化始终是移民美好的愿望,传统文化是游子永远的身影,这艰难而怪异影子啊,是他们痛苦的根源。移民只属于自己。而对于故乡既是他们的思念也是他们的精神捱绊,他们的融入终究不能彻底,他们有异于故乡的人群。在众多的故乡人羡慕的眼光里他们努力生活,努力寻找那种他们今日正在享用的平衡。
  小说之外的笑言是热情的,他是一个在落地生根在加拿大的中国人。他有一个自己的网站,那是一个纯粹的文化网站。我就是在那个网站读了他的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的。读小说用的是读者的融入感悟,那么写小说用的是作者的思想假设和故事的展开技巧。这技巧表现,并不象结构主义那样非要展现的怎么具体,但却有一定的展开可能。故事的力量蕴藏足了,技巧也就在自然而然之中表现了。这种蕴藏量的产生,需要生活。笑言生活了,他在那样的移民社会的人群中生活了近十年,用刚才的话就是他在那个国度里生根开花了笑言的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成功正是他的生活他的小说暗合了这种小说可能和小说意识。因此能得到众多的读者的喜欢。
  文学似乎是一个很高深的概念。写作是文学的一个体现。面对研究文学的理论家们我很朦胧。感觉的距离产生,象对待一个恐高症的患者,一个劲地鼓励他:不要往下看,一个劲地往上走。读每个熟人的小说我都想问,你是怎么写出它的?我问过笑言。感触至深的生活,不想流失的有关生活的思想过程,喷勃欲出的倾诉欲望。我佩服笑言。他曾给我一份他的履历表。在他的本职专业之外,他能静的下心来写作。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移民。他给自己的生活赋予了更多的生命和意义。
  有一种感觉,这感觉跟了我,我读完了《没有影子的行走》这感觉还在。这感觉象一双眼睛。这眼睛我看到了笑言文字后面的痛苦。这种痛苦不可说,或者是难说。它悠长深刻,表现的意味深长。笑言,是什么使你在你如意开心的生活程序之外选择了这样的写作?是那一种痛苦么?是那种由美好的心愿绞结成的故乡的是不计功利报酬的鱼梗在喉的感悟性的倾吐欲望么?是的就是的。我想象他的回答。把对这种痛苦和感悟融到生活的每一丝扣之中,用随时发生的思考提醒生活中的自己,用辅展开来的画面情节让读者一起来感受移民的心思。笑言用心写出了他的第一部长篇《没有影子的行走》,这其中是不是包含了他的另一种迫切呢?他渴望没有影子的行走,慢慢地从故乡走出去,实现兼顾两种甚至于更多种的民族文化……
  期待笑言的另一部长篇《香火》。从香火上看,笑言还走在传统文化的身影下。
            编辑|已被阅读88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