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书评文评」落地人飘零 ──读笑言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
黎阳 1170字 2013-02-15 09:27:09
  落地生根也许是大多移民的愿望。然而对於去加国的大陆移民来说,落地能意味着生根吗?笑言的长篇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原名《落地》)就给我们描绘着这样一群人,讲述着这样一个故事,诠释着这样一个概念,回答着这样一个问题。
  小说以离异的计算机专家曹嘉文在加国的工作、生活为主线,以他与苏南、何芳的感情纠葛为主要矛盾冲突,上演了一幕幕看似稀松平常实则动人心弦的精彩戏剧,呈现出一幅幅斑斓多姿的现代加国移民的生活风情画卷。
  “至於世人,他的年日如草一样。他发旺如野地的花,经风一吹,便归无有;它的原处也不再认识它”。小说一开篇即引《圣经》的这一段话正是远离故土的海外游子真实的写照。于异邦来说,他们不可能完全“洋派”,他们的身上有着深深的传统文化的烙印;于故土来说,他们已成为异类,异域文化的耳濡目染使他们于故土的现存文化有着厚厚的隔膜。《圣经》曾说,人类获得智慧的同时就失去了伊甸园,人类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产生非文化(非理性)的思想,这是有较深沉意识的民族所共有的现象,对理性的怀疑本身就是理性的一种自我反思。因此,移民们试图摆脱加在他们身上的束缚,主动融于异邦文化。然而,对於受本土传统文化影响至深的游子们又将是何其的困难。因为传统文化仿佛是他们的影子。试图摆脱影子行走,其艰难与怪异可想而知。落地如果不生根,则意味着飘零。离异的曹嘉文未改现状,独身的苏南依然独身,有夫的何芳却与洋丈夫分居。他们最终都是飘零的。无论从身体上、精神上,抑或是情感上、文化上。从这一点来说,小说除在描绘这一努力融入北美主流社会的特殊群体的生活状态外,更体现出一种深层次的对文化的探索和反思。
  也许正如笑言个人的偏好一样,他喜欢那种含而不露的文字。近乎冷峻的叙述象一根线,撑着一个故事,悠悠荡荡,张力无限。即便是大喜大悲,也被作者极力隐忍着,读者则处在一种被折磨的阅读快感中。读《没有影子的行走》就感觉时时处在一种隐忍着被折磨的阅读快感中。即便是苏南在何芳家大吵大闹这种对平常人来说是惊天动地的场面时,主人公曹嘉文也一直处於隐忍状态,甚至似乎是不愠不火,不骄不燥。对苏南欲言又止,对何芳欲语还住,让人(书中人和读者)倍受折磨。然而,也正是这种含蓄沉稳的笔调,使得整部小说呈现出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含不尽之意于言外的艺术效果,读来使人欲罢不能。
  小说对人物的刻画是相当成功的。心理描写细致而入微,动作描写传神而逼真,这些都将人物的性格特徵表现得淋漓尽致。书中还适时穿插着大量的景物描绘,优美怡人,如诗如画,洋溢着浓郁的异国情调。丰富的百科知识点缀其中,除加大小说的可读性之外,更使它独具魅力,与其它同类的移民小说相比,独树一帜,别具一格。
  《没有影子的行走》就在这含蓄而沉稳的笔墨中,向我们述说着现代加国的移民故事,演绎着海外游子落地的飘零。
            编辑|已被阅读111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