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书评文评」移民:行走与迷失 –读笑言《没有影子的行走》
林童 1371字 2013-02-15 09:25:51
  “落地了!”
  这是加拿大作家笑言在他的长篇移民小说《没有影子的行走》(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开头。它是曹嘉文所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时的情景,但它更多地包含着曹嘉文此时此刻的心情:安全抵达目的地时的兴奋和因对未来的憧憬而踌躇满志,同时它也暗示了曹嘉文的命运。难怪笑言起先会用《落地》作书名,的确有深刻的含义。
  早期的移民小说,大多是描写主人公在异国他乡如何艰苦奋斗。无论其在国内从事何种职业,取得了怎样的成就,只要在陌生的土地上,一切都变得毫无用处。可能那时出去的文化人居多,先前所学东西一点也帮不上忙,他们所面临的首先是生存问题,只好从最简单的工作开始,在餐馆打黑工,是最常见的生活场景和生活内容。我并不怀疑早期移民生活的真实性,但就表达出来的信息,总给人资本家如何残酷地中欺压中国人的印象。在叙事上,并没有脱离落难公子式小说的路子。
  由于全球一体化的步伐正在加快,我们的教育也呈现出与世界接轨的趋势,现在“学好科学技术,走遍天下也不怕”正成为可能。曹嘉文学的是计算机,在国内也称得上专家了,他移民到加拿大,是为了更好地找到发挥自己特长的舞台,而不是像国门刚刚打开时,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曹嘉文已同他的妻子协议离婚,可谓一身轻,完全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所喜爱的事业中去,但他仍然经历着生活的磨难,几乎什么事也没有干成。这就令人感到奇怪了。其实,这正是曹嘉文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所在。
  既然生存已不再是曹嘉文们所要全力解决的难题,还有什么阻碍让他们失魂落魄的呢?这正是《没有影子的行走》所要探索的问题。这些技术移民,虽然落地了,也努力融入到北美的主流社会,但由于在国内生活了多年,无法忘记自己身上中国人的血统:“我们中国人很讲究传统和故土,我们忘不了黄皮肤黑眼睛。不管离开多远,长江黄河永远是老家。”诚如张明敏所唱的“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这就注定了必将成为“他们的洋派终究不能彻底,又已经被国人视为异类”的另类人物,自然会感到双重文化对自己的挤压。那么,生活的压力,异乡的孤独,情感的挫折,文化的无依,理所当然使他们无所适从,无能为力。
  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人的故土观念何以如此强烈?故土情结已成为了民族无意识。这究竟是恋母情结的缘故还是柔弱民族的缘故,总要找一个强有力的背景,才能理直气壮起来。背井离乡往往被描写成十分凄惨的故事,于是就着力渲染光宗耀祖与落叶归根。我不知道美国人会不会将英国视为自己的祖国?看来,这种尴尬还将长期存在下去。对移民来说,他们犹如负重的蜗牛,不是没有影子的行走,而是被影子深深地笼罩着,迈不开步子。
  从移民的价值取向看,也是非常传统的:“大人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同时拥有两种文化。大人的职责是落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是子孙后代的义务。”这与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如出一辙,都是在逃避自己的责任。为什么不是从自己落地后就开始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呢?我们也不难理解曹嘉文在个人情感方面的两难选择,他对何芳与苏南的爱也因为影子太浓而失去。对于曹嘉文这个年龄的人来说,的确是“合适不合适比相爱不相爱更重要”了。但于小说却相当重要,它摆脱了许多移民类小说大团圆式的结局。如此说来,笑言在小说创作方面,已走出了影子。
  对文化的探索,是这部小说最重要的特色。

            编辑|已被阅读99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