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一个人的黄昏
笑言 1358字 2012-11-19 09:40:10
  吃过午饭忽然有了空闲,临时决定去打场高尔夫。事起仓促,又不是周末,自然找不到球友。直接打电话到球场,对方说你一个人的话不如干脆三点以后再来,黄昏价。
  五个小时打下来,让过两拨性急的,我已成了球场中最后一个打球的人。放眼望去,偌大的球场空空荡荡,绿茵茵地延伸着。我于是更加慢慢悠悠,有时还加练几个球。黄昏就在这时悄悄掩来。天光仍然明亮,天色却渐渐转黄,草地也变为饱和度更高的深绿。夕阳西坠,浓烈的橘黄色阳光拖出越来越长的树影、旗影和我的人影,清晰地投射在果岭和球道上。微风吹过,明暗分明的交界处如无数细碎的火焰在跳动。大片大片的火焰,燃烧在黄昏的地平线上,何等壮观!鸭群也变得高贵起来,通体镀上了金色,在同样镀上金色的池塘中安闲地漂浮。大概就是这光与影的交错对比,点亮了当年印象派鼻祖的灵感。
  尼采曾经写过一篇《偶像的黄昏》骂苏格拉底。骂人的和被骂的,都是伟人,离我们已经太遥远,近一些的是那首颇为流行的歌曲《黄昏》: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好一些/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不管是伟人还是歌手,黄昏对于他们都意味着光明的结束,有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觉。我的夏天还没有过完,而且也过了动不动就忧伤的年纪,我眼里的黄昏是美丽的。尽管黄昏之后是黑夜,但黑夜之后终究会有下一个美丽的黄昏。正不着边际地想着,忽听哗啦一声,池塘里一只巴掌大的乌龟挺起身躯,让我看到了它头颈的红线与坚硬的壳。随即,它又潜了下去。苇塘的水面泛起一串金色涟漪,懒洋洋地荡漾开去,漾得人心里发痒。晚霞在芦荡的叶尖上轻抚,四野啾啾的鸣叫时近时远,泥土的芬芳与青草的芬芳混在一起沁人心脾,感觉分外清爽。手上拉着的小车在身后的草地上留下两行辙痕,这在太阳当空的白天是不容易看到的,这时却清清楚楚,好比人到了晚年,对自己走过的路看得格外清晰。
  开球台的石砌矮墙在开始晦暗的天色中坚硬地站着,边上的簇簇鲜花也安静下来,不再摇曳。最后一洞了,球杆击球的刹那,发出清脆的叮响。我仿佛听得到远处的回声,而回声肯定是不存在的,那只是我的错觉。我追踪球的目光在雾霭般柔滑的暮色中已经显得吃力,向前走着,一个人,顺着小球刚刚划过天幕的抛物线,寻找着。四周很静,野鸭已经收起羽翅准备夜宿,想必夜间活动的生物正在慢慢苏醒或蠢蠢欲动。我还记得去年冬天,上一个高尔夫赛季结束的时候,白雪初落,果岭上居然出现了大摇大摆的麋鹿……
  《黄昏》这首歌我不怎么会唱,只记得有这么几句: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爱情进入永夜……
  黄昏的地平线很快就模糊了,它融入了黑暗。可是偶然想到这几句歌词,就不由想到几位熟识的朋友终究不能避免与爱人分手的结局,一时竟伤感起来。黄昏只是一站,从黎明到午夜,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风风雨雨,难免会有许多不如意。这黄昏!毕竟还是要给人忧伤,就如淅淅沥沥的雨天,总不及阳光明媚的日子让人的心情像蓝天一样舒展。或许我不是没有忧伤,而是那忧伤已经沉得太深,我也不是没有离别,而是那离别已被故意忘记。我问自己,在这个黄昏,我将带走什么?夕阳、草地、苇塘、鸭群、乌龟、青蛙、蟋蟀以及高尔夫球在空中划出的优美弧线,还是面对落日的一丝忧伤?
  最后一杆,球漂亮地进洞了,一个人的黄昏也该结束了。明天的太阳依然会照耀这同一片土地。
            编辑|已被阅读131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