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小说天地」罗医生的床
笑言 6783字 2012-11-19 09:30:10
  1
  
  吴伟朝窗外看看说,晚饭都吃过了,天还这么亮。这夏令时猛一来,还挺别扭。妻子赵丽芳说,这有什么,不就是时钟拨快一小时嘛。大惊小怪。
  吴伟没理会赵丽芳,伸出左手按住右肩,将右臂缓缓抡了两大圈。对餐桌前这样的夸张动作,赵丽芳眼皮都没抬,问,好利索了?吴伟耸耸肩说,还是酸痛,怕是提前五十肩了。
  别乱讲,四十才出头。伤筋动骨一百天,就快好了。
  没觉得。还得针灸。
  前后十来次了吧?我寻思你的医保额度也该用完了。赵丽芳关上水龙头说,你去跟罗琼说一声,以后收据开我的名字。
  罗琼是从中文报上走下来的。两个月前,吴伟铲雪闪了膀子,找洋人推拿师推了两周,骨节被推得嘎嘎乱响,肩膀却照痛不误。他翻开当地中文报纸满坑满谷的广告,找到了照片上身着红衣的罗琼:出国前任某著名医科大学副教授,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嗬,临床经验,这广告词够黄的。吴伟看着乐了。苏小妹曾经开导过苏东坡,说佛印大和尚心中有佛,所以看人皆佛,而他心中有狗屎,所以看到的都是臭狗屎。照这么说,自己有点性饥渴。他不由又看了一眼身着红衣的罗琼。渥太华的广告有个特点,就算只有两吋长,一吋高,业者也一定要把自己的照片印上去。他一直弄不懂这里面的逻辑,是为了摆出童叟无欺的姿态,还是为了方便顾客验明正身,又或仅仅是为了宣称“我是真正的老王麻子”?问题是,老王麻子又是谁啊?
  吴伟打电话约诊,罗琼说第一次来最好做个全面检查。八点吧,你是最后一位,时间从容点。
  冬天的八点,天已黑透。吴伟将车缓缓停在一所单层独立房前。大门外亮着灯,临街窗内挂一个醒目的中国结,并无诊所标牌。他注意到院子很大,这么大的占地面积盖这么小的房子,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事。按中国人的说法,你可以叫它别墅,也可以叫它平房。不管叫什么,这就是诊所了。
  一进屋,吴伟就被扑鼻的香烟味呛得连连咳嗽。罗琼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先生不知道这么晚还有病人来,我刚数落过他。说着便要开窗。吴伟拦住说,算了。天这么冷。我克服吧。
  罗琼没麻子,雀斑都没有。白净的面庞看上去很滋润,皱纹都是疑似的。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偏偏又透着些许沧桑,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她没穿红衣,套一件白大褂,给吴伟依次伸出的双腕把脉,检查舌苔,询问饮食起居及大小便状况。又让他站起来,先向前再向两侧平伸双臂。观察了一番,罗琼摇摇头说不对称,然后示意他躺到针灸专用床上。
  吴伟一看这床又窄又硬,如此临床经验不要也罢,就问,是不是肩膀前后都要扎针?得坐椅子吧?
  罗琼注意地瞅他一眼说,你挺明白哦。不过直直坐一个多小时,太辛苦了。我这不是照顾你嘛,躺四十分钟,趴四十分钟,前后分开扎。你要想坐,那就坐着呗。
  这样子啊,那我还是上床好了。
  哎哟!酒精的清凉中止了吴伟对自己刚才那句答话的无限联想。随着一阵灼痛,银针刺入体内。
  疼还是胀?罗琼问。
  疼!吴伟立刻说,皮疼。我想是酒精还没挥发,蜇了针眼,罗大夫您下手太快了……哎,哎,现在是胀。随着罗琼的提捻搓弹,他顾不上耍嘴皮了。
  他的哎哟并没有获得医生的同情。不止肩膀扎上了针,翻过来和趴下去的时候,肚子、腰、背、小腿和手脚分别扎上了银针。罗琼说,我看你消化不良,睡眠也不足,干脆多送几针,帮你调整调整。
  刺入虎口的一针让吴伟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他嘴里咝着凉气说,谢谢你了,罗大夫。别再送了!
  反正你是今天最后一位病人,再来两针吧。罗琼说着把手中最后一针准确地刺入他头顶的百汇穴。
  许是针刺起了作用,许是一天的疲劳在这一刻彻底松弛了,许是罗医生的轻言曼语在催眠。吴伟昏昏沉沉,很快进入了似睡非睡的境界。他奇怪地听到了自己的鼾声,并听到一个男人从里间走出来,再就是罗琼的挣脱。
  男人低声说,你这病人牛啊,把这儿当家了,睡得真叫踏实。你听这鼾声错落有致,多酣畅啊。
  去!不理你。
  不理我你也别拿病人撒气嘛,看把人家给扎的,整个一刺猬。
  胡说,我是那种人吗?
  别生气了。我难得回来一趟,明天又要飞回去,你说我能不只争朝夕吗?
  嘘!说什么呢你!当着病人。
  不是睡着了吗?
  那也不行!
  声音渐去,吴伟抬了抬眼皮,没能抬起来。睡意像水银一样灌满全身,整个身体钉在床上,没有一个部件可以挪动。他拼命挣扎,终于直起身,眼前出现一部电梯。他不假思索跨了进去……
  身穿红衬衫的刘冬不可思议地站在面前。他瞪大眼睛说,原来你好好的。害我想你这么多年!
  刘冬没理会他的惊讶,因为她自己更加惊讶,但她随即用灿若桃花的笑容迎接了他。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好本事!
  你总是这么处变不惊,八面玲珑。吴伟瞬间的激动被刘冬职业的笑容很快冷却下来。他深吸一口气,知道面对眼前这个女人,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你也还是像以前一样玩世不恭嘛。刘冬继续笑着。
  现在干吗呢?吴伟问。
  想干吗干吗。彻底自由。刘冬答。
  还在唱歌?
  早不唱了,改写歌词了。
  干吗放弃?当年省歌那个谢顶权威怎么说你来着?迟早要成为享誉全球的大歌唱家呢。
  扯淡。刘冬不屑地说,唱歌哪有写歌轻松?我才懒得唱呢。再说唱歌不过是调情,写歌才是做爱。
  嘿嘿。吴伟说,你还是那么口无遮拦,一点淑女样都没有。
  你现在生活怎么样啊?刘冬转了话题。听说出国了?
  对啊,在加拿大。
  在加拿大干吗呢?给人刷盘子吧?刘冬嘻嘻笑着。
  你对我总是没信心。我开了一家旅行社。有空来加拿大玩,你找我,包你满意。
  隐隐约约,不知哪里有些细微而压抑的呻吟传来。刘冬的声音忽然也腻起来,我现在就要找你,我想写歌。
  什么?
  我想跟你写歌嘛,笨死了你……
  吴伟恍然大悟,举步上前。刘冬突然面露惊惧,厉声说,天哪!你怎么浑身都是针?你是来捉我的!臭流氓!
  叮的一声,远红外治疗仪的定时器把吴伟从黄粱美梦中拉了出来。
  一阵风似的,罗琼飘过来,一支一支给他起针。他嗅到一阵淡淡的体味,睁开双目,眼前是一张酡红未退的脸。
  你居然出了一身汗。太夸张了!罗琼轻轻惊呼。你别太紧张啊,没准这次真给你扎太多了。不好意思啊。
  
  2
  
  第二次到诊所,天色依然那样黑,中国结依然那样孤悬着,而那张床还是那样硬那样窄。吴伟对正要为他盖上薄毯的罗琼说,罗大夫,这次扎少了吧?扎没扎帮助睡眠的?
  噢?这次不怕疼了?我还怕你真的晕针呢。罗琼说着在内关、神门、三阴交下了几针。
  怕还是怕。不过治病嘛,就算次次扎成刺猬也无所谓啦。事实上,他刚才被扎得直想跳,但他绷紧身子,忍住没叫。
  刺猬?罗琼脑子里电光一闪,微红了脸,问,上次你没睡着?
  我也说不清当时是睡着还是醒着。吴伟含糊地应答着,闭上眼睛想赶紧入睡,可偏偏一点睡意都没有。
  罗琼问,拔个火罐没问题吧?
  没……问题吧。
  罗琼笑了,这么勉强。
  不勉强,你拔吧。
  叮叮当当一阵玻璃器皿的相互碰撞声中,吴伟身上多了几只玻璃罐子。他叫道,不是一只吗,怎么这么多?
  没见过大男人这么喊的。每只都有用啊。罗琼说着,将一只罐子扣在他腰上。比方说这一只,补肾。我看你眼白混浊、指甲凹陷、脉象偏弱,补补好。
  补肾?吴伟茫然。扎肩膀连夫妻生活也捎带了?
  罗琼笑笑说,中医说的肾水亏不完全是指夫妻生活,不过补了肾,对夫妻生活确有帮助。
  那谢谢了。吴伟有点尴尬,说罢紧闭双眼,催自己入睡。谁知催了半天一点效果都没有。无奈之下,对坐在一旁看报的罗琼说,这回怎么睡不着啊?
  你今天不疲倦呗。
  隔了一会,吴伟问,你先生不在渥太华上班吧?
  你这人可不怎么老实啊!罗琼抬起头说。露馅了不是,上次你肯定没睡着。
  哦。吴伟不置可否。
  罗琼抖了抖报纸,埋下头说,他在国内做生意呢,难得回来一次。
  哦。
  你呢?做什么工作?
  开个旅行社。你先生回国买机票办签证可以找我。
  呵呵,怪不得跟我打听他。你们这些生意人,真是连睡觉都不放过做生意呀。
  吴伟又想乐,睡觉还做生意的,那是什么人?这位罗医生可真够逗的,抢占道德制高点啊?他问:
  你自己不是生意人吗?
  我……罗琼语塞了。她从没把自己归为生意人,可吴伟这么一说,她又无可否认。
  这次扎完,吴伟很不爽。因为他连一分钟都没能入睡。刘冬本已在他记忆中消失,至少是很好地潜伏了起来。不料罗琼上次扎下的几根针,又把她从记忆的角落拉到聚光灯下,并重新包装,送到他眼前。持续一星期了,刘冬撩人的笑容冷不丁就会浮现眼前。
  
  3
  
  怎样才能与刘冬再次相会呢?吴伟对两次扎针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对比。第三次躺上罗医生的床,他胸有成竹地说,请按第一次的穴位扎。
  为什么呀?罗琼不解。你的症状有所缓解,行针自然会有所不同。
  总之拜托尽量按第一次扎,感觉比较好。
  你是想睡觉吧?罗琼咯咯笑起来。没问题,该扎的地方我都给你扎上。
  罗琼离开了,可她留下的女人气息还在这狭小而封闭的空间飘来荡去。四周静得连呼吸都被放大了,只有治疗仪发出细微而均匀的噪声。吴伟依然不能入睡,这张床将睡眠与他彻底绝缘。可是如果不是这床,上次又何以会中催眠术的幻招呢?深入肌肤的根根银针,在任督两脉的经络上驻足。他不清楚自身到底有多少潜力,可以发掘出来治愈自身。不是说意念的力量无穷吗?这么想着,意念果然举起了双臂,并且向前方伸出很远。眼前霎时出现一部电梯。他飞奔过去,才看清并不是上次乘的那一部。收住喘息,小心翼翼走进去,他发现自己顶多可以到达十三层,因为十四层以上的按钮,他踮起脚尖也够不到。这电梯是给什么人设计的?这么高!当然,助跑和弹跳或许还能帮忙多上几层,可他不是浑身带着针嘛。
  刚从十三层走出去,他便后悔了。这数字不吉利,还不如在十二层下呢。
  眼前恍惚是微软公司加拿大总部。前台的接待小姐金发碧眼,春风般的微笑拂面而来。小姐身后的墙上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的字母拼读起来并不是微软。正疑惑着,小姐从办公台后面走出来说,告诉你吧,这是法语版。吴伟皱起眉头,国内正在抵制法国货呢,难道微软被家乐福收购了?不可能啊。再说这又不是在魁省,干吗非要搞成法语版呢。走了几步,越想越不对,微软的名称哪有什么法语版?分明都是一样的Microsoft嘛。他不由对金发女郎心生警惕。
  吴先生请在这里等。女郎把他留在一个会议室门口,转身离去。房间中央摆着一张会议桌,可是门口莫名其妙露出一个下水道一样的黑洞。他绕过黑洞,坐进一把扶手椅。室内没有自然光,从落地玻璃墙望出去,走廊拐角休息区的沙发上,一红一黑两个漂亮女人正起劲地谈论着什么。面孔看上去像中国人,却又不能肯定。其实中国人又怎么样,如今的加拿大遍地中国人。
  隔着玻璃,距离又远,听不到她们在谈什么。吴伟心念甫动,她们的声音立刻抵达他的耳膜。只听黑衣女人说,你这个小包包暂时别用了,现在到处都在抵制路易维登。红衣女人说,没那么夸张,国内才搞抵制。对了,这个周末华人要去国会山集会,抗议西方媒体歪曲西藏事件。黑衣女人问,你准备去吗?红衣女人说,想去,可还要送孩子上钢琴课。吴伟不由想,这么年轻,居然有可以弹钢琴的孩子,不简单。
  两个女子一眨眼就不见了。吴伟有些惆怅也有些烦躁,他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才醒悟过来那红衣女人就是刘冬,急步向外追去。不料一脚踩空,跌入门口那个黑洞。耳边是呼啸的劲风,他在风中大喊,心提到嗓子眼,浑身的血液涌向头部,手脚冰凉。电光火石之间,他忽然明白这不过是个梦,不必当真。果然,这么一想,身体不再坠落了。
  对不起,先生,你压着我脚了。黑暗里一个处于变声期的嗓音用英语向他抱怨。他赶紧向旁边挪了挪。适应了黑暗之后,他发觉自己站在一张病床边,床上躺着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华人男孩。
  生病了?吴伟问。
  胳膊摔折了。
  今年这雪下的,真混帐!
  小学生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问,你是新来的医生吗?接替乔治大夫?
  不,我不是医生。
  那你来干什么?噢,我知道了,你是自愿者,来帮我的,对不对?
  吴伟怔了一下,弯下腰柔声问,我可以帮你什么呢?
  什么都可以啊!小学生说,至少你可以说英语。我摔伤以后,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911的人嫌我小,不肯跟我说话,要我叫家长。我说我妈不会说英语,才让我自己给你们打电话的。
  小伙子你真棒!吴伟望着流出眼泪的孩子,心中一阵酸楚,豪不犹豫地赞扬了他。
  还不是给逼的。男孩谦逊地说,显得少年老成。
  你弹钢琴吗?吴伟突然问。
  你怎么知道?
  你妈叫刘冬?
  你是谁?
  你爸呢?
  我爸在我们需要他的时候总不在身边。
  叮的一声,远红外治疗仪又定时叫醒了他。
  
  4
  
  哎,跟你说话哪。听到没有?赵丽芳不满地对吴伟嚷嚷。下次再去扎针,记得让罗琼把收据开成我的名字。
  这不好吧?违反规定。吴伟说。
  你先去试试呀。她不肯开有人肯开,换一家就是了。
  她扎得好好的,干吗要换?
  一小时后,吴伟又一次躺在罗医生的床上。刚才在家里用右臂画圆圈的时候,肩膀的感觉好极了,一点都不痛,甚至比受伤以前还要好,画的圈子更圆更大。扎了这么长时间,要一点功效都没有,罗琼也别开诊所了。他只是习惯于每次成为她最后一个病人,习惯于夜的黑,习惯于指尖触摸门铃的冰冷,更习惯于远红外灯下的温暖……
  他照例合上双眼。往事像资料片一样被随机调出,记忆深处隐藏的很多东西并不可靠,不停地改变为讨好人的版本。一旦看穿记忆的把戏,吴伟觉得回味过去真无聊。
  屋子里回旋着一首流行歌曲,仔细听了听,是刀郎在唱《冲动的惩罚》:
  
  ……
  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
  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
  我也不会相信第一次看见你
  就爱你爱的那么干脆
  可是我相信我心中的感觉
  它来的那么快来的那么直接
  就算我心狂野
  无法将火熄灭
  我依然相信是老天让你我相约
  如果说没有闻到残留手中你的香水
  我绝对不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就想着你的美
  闻着你的香味
  在冰与火的情欲中挣扎徘徊
  如果说不是老天让缘分把我捉弄
  想到你我就不会那么心痛
  就把你忘记吧
  应该把你忘了
  这是对冲动最好的惩罚
  ……
  
  跟刘冬在一起时,刀郎还没在歌坛露头。刘冬的哥哥叫刘春,小学和他一个班。刘冬高中毕业后唱流行歌曲,经常到各地演出。吴伟得空就混在他们乐队里,鞍前马后伺候着。刘冬喜欢在火车卧铺上躺在他腿上唱节拍,哒,哒哒哒,哒哒,哒……一边唱,一边敲打床板。
  唱点歌词好不好?老唱哒哒哒,跟机关枪似的。
  你不懂,节拍比歌词重要。
  在刘冬熏陶下,吴伟唱熟了所有的男女声对唱,可惜刘冬不爱跟他唱,嫌他跑调。后来每逢卡拉OK,别人一跑调,他就想起刘冬。刘冬离开他之后,他几乎没学过新歌。这首“惩罚”,也是被歌词触动,才多留了点心。
  罗琼写收据的时候,吴伟犹豫着问,我的医保超额了,你能不能分一些写成我太太的名字?
  哦,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请你等一下,让我算算看。罗琼忙乎了一阵说,其实也就多一次半的钱。不如这样吧,这次我就不收费了。
  这哪行!吴伟说着把罗琼递过来的钱推回去。
  这钱还是你收着。罗琼说。说起来我也有责任,我该早点了解你的医保情况。
  那……就谢谢罗医生了,还有……你这张床。
  什么?
  对不起,没别的意思。我是说我在上面睡得很好。
  
  5
  
  回家一阵翻腾,吴伟从一个旧通讯录上找出刘春的电话。第二天上午,也就是刘春的晚上,他到办公大楼外面拨通了这个号码。
  是我,吴伟。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然后传来刘春的声音,你有什么事?不是说好了不再联系吗?
  小明怎么样?
  他很好。刘春立刻回答。
  我梦到他了。吴伟说。摔折了胳膊。
  什么梦到的,骗鬼去吧。刘春冷冷地说。他已经痊愈了,不劳你操心。等等……伤的明明是腿,你怎么说是胳膊?到底谁告诉你的?
  这不重要。他没事就好。吴伟松了一口气。
  哼。
  你还在工商局给人发营业执照?吴伟不理会他的冷淡。
  最近调经委了。
  升官了吧?恭喜啊。
  谢谢。还有事吗?
  能不能麻烦你替我去看看刘冬?
  干吗?良心发现了?
  最近总是梦到她,还有孩子。
  你别打孩子的主意。刘春警觉地说。
  不会。我就是想念他们。
  太晚了吧?
  其实她的死也不能全怪我。
  刘春的语气缓和了一点,说,我知道。否则我绝饶不了你。
  合上手机,吴伟返回办公楼。在电梯里,他想,记忆是最靠不住的。不过记忆中有样东西不会变,那就是死亡。是的,只有死亡不变。
            编辑|已被阅读115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