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纪念日散记
笑言 1226字 2012-11-19 09:24:13
  我醒来了,自然醒,闹钟今天沉默。看看时间,早晨八点半,比平日多睡了一个多小时。今天是11月11日,加拿大阵亡将士纪念日,公务员休假一天。
  九点半。虽说秋风袭人,却是满城阳光。我走进了不算大的学校体育馆。馆顶的主灯关闭了,四周很暗,我的眼睛有点不习惯,耳边是鼎沸的人声。眼睛在适应着,耳朵也在适应着,地板上坐满了孩子,墙边或坐或站的是环绕的家长。
  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胸前佩着罂粟花的儿子,每一个孩子都佩着。大片的红艳艳的罂粟花在昏暗中显现出模糊的温暖色调。儿子看到我们很高兴,冲我们挥挥手。昨晚他一本正经地宣布,今天学校要举行缅怀活动,欢迎家长参加。
  我们站在家长群中,等待仪式开始。眼前的孩子让我回想起自己的少儿时代,回想起清明节站在烈士墓前的誓言,而那罂粟花也仿佛幻化为“用烈士鲜血染红的红领巾”。
  “在我们国家,我们不庆祝胜利,只纪念那些为国捐躯的人们。感谢他们带来和平。”两个黑皮肤的男孩以朗诵的语调揭开了纪念活动的序幕。
  为了戴不戴这朵小红花,渥太华的华人们在网站论坛上整整吵了七年。今年照例有人将这个话题挑起。大家照例又吵个毫无结果。戴不戴的焦点在于要不要纪念516名朝鲜战场上的阵亡官兵。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伊朗人与伊拉克人可能是紧邻,希腊人与土耳其人可能是同事,巴基斯坦女孩可能爱上印度小伙子。民族与民族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如果将仇恨聚集起来,传承下去,那将永无宁日。这种仇恨释放出的能量将极其恐怖。
  就像上面孩子说的,我们不庆祝胜利,只纪念那些为国捐躯的人们。升旗、诵诗、歌唱,没有人鼓掌,完全是葬礼的规格。加拿大将人的生命,国民的生命置于民族与种族之上。加拿大人骄傲,作为一个国家而骄傲,加拿大人自信,作为一个国家而自信。
  戴不戴花华人们还可以再吵个七年八年,而在争吵的过程中,孩子长大了,入学了,有自己的主见了。即便那些持最激烈反对意见的同胞,恐怕也无法阻止他们的后代佩戴那朵罂粟花。孩子没有移民的概念,他们就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这一天,刚刚在渥太华开张的大统华超市违反市政府规定,在中午之前开门营业,被象征性罚款610加元。于是,论坛上又多了一个如何融入主流社会的话题。
  这是晴朗的一天,高尔夫球场照常营业,人满为患。场上至少一半的人,在利用这一天的休假,赶在下雪之前多打一场球。高尔夫球场为什么不在被罚之列?不得而知。
  又一天开始了,闹钟不再沉默。如常的忙碌。渥太华公民报上,登出了大统华的声明,他们为自己的无心之过道歉,并宣布把11月11日上午的所有盈利捐赠加拿大皇家军团罂粟花基金会。大统华果然有自己的经营心得。据报道,11月11日被罚的有四十家商店,而唯有大统华将负面影响转化为积极的商业宣传。我想,不管戴不戴花,只要生活在这个国家,就是其中的一份子。无论做什么事,已经注定要与当下的社会联系在一起。世界永远不会统一为单一模式,一如这座城市人们的肤色与口音。

  2009-11-11
            编辑|已被阅读125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