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散文随笔」马背上读书
笑言 699字 2012-11-19 09:10:40
  “马背上读书”是缠绕我很久的意象。残阳如血,大漠孤烟,青袍黄卷,一骑徐来。又或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白面书生,中途歇息,系马于桃花树下,倚鞍闲览,风光旖旎。
  有时见到埋头读书的乘客,就会勾起这些意象。其实我明白,自己也是这意象的一部分。好像是欧阳修说的吧,最佳读书处莫过于“三上”:枕上,马上与厕上。时代演变到今天,枕上被电视和手提电脑占领,厕上匆匆忙忙,基本忽略不计,就剩下马上,也就是车上、船上和机上。
  近十年来都是乘坐公交车上班。而渥太华图书馆借书又不限量,所以林林总总在颠簸的车上读了不少书。读的多忘的也多,到底读了多少,读了那些作品,一时还真说不上来。不过几位文友的大作还记得,周开岳的《散文集》、申慧辉的《文学讲稿》、陈瑞琳的《“蜜月”巴黎》、江岚的《故事中的女人》、为力的《追逐》、范迁的《桃子》以及曾晓文的《梦断德克萨斯》都是在这样的行进中完成阅读的。车上读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断断续续,尤其是那些艰深的著作。有时一本书一两个月都读不完,还得到图书馆网站上办理续借。读书还与身体状况有关,疲倦时读不了几页就昏昏睡去,甚至坐过站。坐车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结识了几位车友,车友一聊天,书也读不成。好在读书本来就是一种消遣,也没有硬指标每天一定要读多少页。
  最近单位搬家,公交车不方便了,改为开车上班。人人都讲环保,我倒加入污染环境的行列,实属无奈。就为了多读几本书,我也宁可乘车上班啊。
  此后,那个马背上读书的意象又会多一个版本。公交车上,人影随着书影晃动,日子在指间与页间滑过,渐渐成为一种记忆。

       笑言
      2009-09-15
       渥太华

            编辑|已被阅读108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