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见闻游记」河流收窄的地方--魁北克古城
笑言 1635字 2012-11-19 08:45:47
  穿过城墙石拱门,顺着狭窄的街道,我们驶入魁北克老城。六月的阳光,充足但并不灼人。车速很慢,车窗开着,古城的气息和着清爽的微风涌入车内。我的身体仿佛已从车窗飞出,掠过斑驳的石墙与斑斓的招牌,裹挟着久蓄的迫不及待,闯入这开满郁金香的名城。
  魁北克市,加拿大魁北克省首府,位于魁省南部,蒙特利尔市以东250公里处。人口约七十多万,主要使用法语。是墨西哥以北唯一留有古老城墙的美洲城市,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
  我们预订的旅馆是一幢精致的百年小楼。一室一厅,厨房设备齐全。推开卧室窗户,备用楼梯直通后院,颇像电影里夜半敲窗幽会的场景。院中摆着一张圆桌,扯过几把椅子,晚上就可以坐在那里喝啤酒了。
  福隆特纳克城堡(Chateau Frontenac)是魁北克市的标志性建筑。城堡居高临下,右前方蹲着一排填装铁球的老式大炮,炮口直指圣劳伦斯河。现今的河水是平和的,货船在河上驶过,运送着巨大的集装箱。游轮也在河上驶过,承载着泰坦尼克般的奢华。
  圣路易街是进入老城的主要街道,餐馆一家挨一家,偶尔隔断餐馆的,不是旅馆便是纪念品店。黄昏降临,古朴的建筑,亲切的街灯,黑黝黝的卷花铁架钩着描金的红底或蓝底招牌,让人迷恋。沿街缀满鲜花的窗口开着,忙碌的人影透过花影晃动着。餐馆门前排满长队,女招待或男侍者微笑着引领客人落座。结账走出餐馆,我们的车适时驶到身旁,停在逼仄的街边。漂亮的餐馆女招待下车接过小费,灿笑着与上车的我们挥手作别。
  放眼望去,一城灯火。错落有致的城堡酒店在渐渐幽蓝的夜幕下昂然而立,圆柱形的红砖塔楼,圆锥形的果绿色尖顶,大斜顶上嵌着的阁楼窗子以及窗格中透出的晕黄灯光,在聚光灯的映衬下,恍若童话世界。城堡前聚满了人,看夜景的、拍照的、画肖像的、玩杂耍的、兜售纪念品的,熙熙攘攘,节日般热闹。
  沿台阶走下去,便是著名的“小卓别林街”(Petit Champlain)。这是一条筑在大坡上的步行街。长长的石阶,一路露天餐馆。人们在夜幕中,在喧闹的市声中,在同伴响亮的笑声中,慢慢品味着各式各样的杯中酒。一座讲法语的城市,弥漫着法兰西的情调。
  一家服装店别出心裁将套头衫用横竿串起两袖来展示,说不出的韵味,门口爬上屋顶的藤萝与之构成了和谐的风景。一家画店老板用中文向我们问好,陈列的佳作折射着他的艺术素养。
  带着孩子,酒吧不宜。于是,一夜的街头漫步终于在卡布奇诺的泡沫中结束了。
  第二天走出老城,工人正在油漆市政厅门前的雕像,我们拍了几张照片,远远看了一眼新城的高楼大厦,便转身前往魁北克大教堂(The Cathedral,Notre-Dame-de-Quebec Basilica)。大教堂两度被大火焚毁又两度在原址上重建,其装潢之华丽举世闻名,祭坛、天盖和主教的蓬架镀着黄金,窗户镶着彩绘玻璃,墙壁上挂着名画,还有一盏路易十四赠送的长明灯。
  画街离教堂不远,线条和色彩在这里蓬勃。
  街巷之间,大大小小的球形炮弹随处可见,有的堆成金字塔,有的嵌在树洞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魁北克举行过两次重要的军事会议,194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加拿大总理麦肯锡和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在这里会面。次年,罗斯福和丘吉尔再度相晤于此,并制订了诺曼底登陆的大部分计划。难怪老城的城门洞内,立着他俩的塑像。魁北克城是北美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历来为军事重镇。市政厅前面不远,便是战场纪念公园。我不禁感慨,所谓历史,好像就是征服与被征服的记载。
  临行前一天才知道,办公室共事一年多的泰勒居然在魁北克市住过六年,并且就住在著名的星形军营(Citadel)之内,其父时任驻军指挥官。他暑假打工便是为换岗仪式播放音乐。他徒手绘制了魁北克地图,一边画,一边说这家店的咖啡一定要尝尝,那条街的画廊一定要看看,偌大的白板不到十分钟就变得密密麻麻。
  离开魁北克市之前,我们又一次眺望圣劳伦斯河。在原住民语言中,魁北克就是“河流收窄的地方”。宽大的渡轮不紧不慢地往返于两岸之间,左面的远处,是河流的尽头。在那里,河水汇入大海。
            编辑|已被阅读135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