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篇小说」香火 (24/2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笑言 1047字 2012-09-25 21:04:01
《香火》后记

  许多人,比如我,写完一个长篇之后会不知天高地厚地说,很容易嘛,再写一个。正如小说中的萧月英,刚刚娩出一个婴儿,便嚷嚷着要生下一个,把十月怀胎与一朝分娩的艰辛一股脑全忘了。与此相仿,《落地》出版不久,《香火》便开了头。而这次不幸难产,开了头,收不了尾,一写就是很多年。
  加拿大是一个多元文化共存的国家,快速判断一个亚裔面孔是不是中国人,通常有三个简单指标:一、从事计算机行业;二、戴近视眼镜;三、上班带午饭。其实,除此之外至少还有一个指标:家里有年龄相差悬殊的孩子。
  中国移民一般都是典型的三口之家。不管孩子年龄多大,也不管自己年龄多大,很多夫妇都会再要一个。大哥哥大姐姐领着小弟弟小妹妹的情形屡见不鲜,我所知道的最大年龄差竟然有十八岁之多。这背后究竟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驱动?答案千差万别。有一种说法认为,这是由于移民出国后势单力薄,缺乏安全感,希望抓紧时间多生一两个,将来好让孩子们相互之间有个照应。可是,再往深里想想呢?难道与我们的传统文化毫无关联吗?
  我走过的路还算平坦,但也遇到过若干需要选择的“交叉小径”。每一次的选择也许好,也许不好,而选择必须做出。于是,此时此刻我站在了人生轨迹的这个点上。无论先前赴英求学,还是后来移居加拿大,都有意无意地试图逼近西方社会的核心。然而求之弥笃,去之愈远,这个核心周围裹著一层厚厚的膜。不同文化相交容易,相融却总是太难。此在的社会给予我舒适的生活,而故国的印记并没有留在彼岸,它只能永远地存放于贴身的文化手提箱中。
  人生一场戏,我们不可避免地扮演着各种角色,有些我们喜欢,有些不喜欢。写作令我沉迷,有时我又痛恨写作,因为写作必须触及生活的沉重与人性的复杂。
  《香火》写了一个家族六代人的故事。“出仕”、“辞官”、“从军”、“避难”、“求学”、“移民”、“失业”、“庭审”、“婚变”、“新生”等等,看上去热热闹闹,其实无非就是在写丁家这些人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生存状况。他们间或生活在社会的主流,间或生活在社会的边缘。无论如何,他们朴实地生活著。而这朴实,最难落笔。几度搁置,几度拾起,让我终于明白写作也是朴实的。
  小说在美国《新州周报》连载期间,许多朋友来信鼓励并索取全稿,没有他们及身边家人和文友们的不断鼓励与推动,小说还将继续难产。借此机会,衷心感谢所有关心、支持和批评我的人!
  这个长篇又写完了,我又该不知天高地厚地说,很容易嘛,再写一个。

                笑言2008年春天于渥太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编辑|已被阅读1302次